您的位置:

我对羊城的印象

Dec 12, 2019, 16:22 PM
/

  南方航空杯侨报“羊城印象”征文大赛获奖作品:优胜奖【马里兰州】刘忠

  (乔治梅森大学教授和美国国家航天航空管理局资深科学家)

  我这辈子在羊城只住过11年,但羊城给我的印象胜过任何一个地方,包括现在居住了三十年的美国。我现在在美国已经基本不外出吃中餐,等着回广州品尝正宗的广式美味。吃在广州,名不虚传。

  我是62年生于居住在广州东山,也算是“东山少爷。”我妈妈是西关小姐,是位于文昌路的广州酒家创办人之一关乐民的女儿,十三妹。

  当时家住在东山银行大院,有坐厕抽水马桶,是广州军区政治部的宿舍。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口音很杂。广州军区是四野,解放军中的王牌,从东北打到海南岛,傲气得很。

  文革期间的广州,食品供应比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有所改进,但还是非常紧张。记得大院食堂一个星期才卖一次肉,半夜就要占位,早上5点就要去排队。等喝上妈妈熬煮的美味排骨花生粥加油炸鬼和姜葱酱油已经是中午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肉的滋味是能产生非常永久的记忆。

  十年动乱,军队也不例外。68年,老爸因得罪领导,被下放到广西玉林,一个只有几条街的小县城。还记得我对广州一饭店印象特别深,盐焗鸡,酿豆腐。老爸后来说那是北京路的东江饭店,是我们去广西前吃的最后一顿饭。虽然老爸精神上不爽,但玉林可是鱼米之乡。那里的人常唱,千州万州不如我的玉林州。广州人到玉林,可以说是提前进入了共产主义:敞开吃肉。广州的工资比当地高出几个量级。玉林物美价廉,广州人可以随便吃。这里也有些广州下放的,常听到的是,好便宜啊。对于吃货老广,有什么比这更好更重要的?亲戚每次到玉林出差都要带回不少肉类水产等等。在广州,卖肉需要票,有钱也买不到。

  79年老爸得到平反,家搬回了广州,我考上了北方的一所重点大学。这时离开广州有十一年了,广州似乎变化不大,只有走时正在建的人民桥,广州宾馆,和新建白云宾馆,时光像是凝固了。整个广州人很少,很安静。热闹的地方只有火车站,上下九和高第街。对我比较震惊的是,广州的女人比玉林的漂亮时髦。我的表姐表妹都住在西关,个个都是如花似玉,西关小姐果然名不虚传。对于青春期的我,又来对地方了。大学毕业之后,我被分到了广州中心气象台,成为了人民预报员。气象台位于东山,离银行大院只有数百米的距离。可以说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80年代,正逢搞改革开放,广州也开始发生了巨变。首先,农产品非常丰富,肉票粮票都悄悄地退出时代。牛仔裤,太空喽,收录机,女人化妆,烫发,邓丽君,刘德华到处都是。人民路的高架桥是广州第一个。记得通车的前几天还让市民自由上去参观游览。我也骑车从头到尾转了一遍。人少车少空气也好,蓝天不是新鲜的事情。坦白地说,我还真怀念那个时代的广州。

  88年我离开广州到美利坚洋插队。由于多种原因,我二十年后在2008年才第一次带全家回到广州。前几晚我失眠了,不是倒时差的原因,而是太震惊了。原来到处都是矮小楼房的广州一下子变成了几个曼哈顿,你说能不震惊吗?我每天骑车上班的东风路两边都是高楼耸立,骑车的人流不见了,满街都是私家车。珠江原来只有两座桥。现在多了好几座。江面也被整治的很好,很干净,很安静。机场也搬迁了,从过去矮小的候机楼变成了国际型的大机场。广州面积也比过去大了很多。过去骑车十来分钟就能见到农田菜地。我去外语学院考托福纪阿姨,从小北的家里出发,有一半路都是农村。现在骑车一个小时恐怕都见不到农田。 广州的外地人也比过去多了很多。街上讲普通话的比讲广州话的多。小北成了非洲人的天下。亲戚朋友的生活条件远比过去好,有车有房。广州也开始有干净明亮的地铁了。广州酒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分店已经开到全市以及全国其它地方。

  这些年来,广州发生了巨变,显示出政府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但同时也有一些迫切问题需要政府来解决,也是对能否继续办大事的一个巨大挑战,比如雾霾,污染,医疗,养老,产业升级等等。此外广州应该发现发挥自己的特长,比如气候适合老年人,在养老方面值得大力发展。希望广州再接再厉,早日跟国际接轨。

  广州,我的故乡,天佑你。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