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最忆羊城木棉红

Dec 12, 2019, 16:19 PM
/

  南方航空杯侨报“羊城印象”征文大赛获奖作品:优胜奖【新泽西州】梓樱

  如果问我,在羊城居住了十几年,最难忘怀的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木棉花开”。

  木棉情结起源于大学, 起源于舒婷的《致橡树》。读着它,把自己想象成一株木棉,期盼一株齐肩并立的橡树。

  然而,当锁定心目中的橡树,却浑然不知那时的自己,即不具备木棉树高大坚强的枝干,也不具备木棉花厚实红硕的花朵,更不具备她落英后不屈不靡的品格。

  毕业分配到木棉花盛开的羊城广州,远远离开情殇之地。每当三、四月,绵绵雨雾把羊城裹在阴冷潮湿中,只有木棉花像一团团火焰,带来喜悦和温暖。

  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然而,婚后的日子越来越平庸,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与孩子的哭闹声,交织成一波又一波的噪音。不久,改革大潮从深圳向广州涌来,人心渐骚动,集市渐热闹,叮叮咚咚的城市改造也拉开了序幕,落实到我们家的现实,却是入不敷出的经济战开始。

  那时我常与先生制气,气他情愿闲坐经济效益越来越差的科研单位,把时光消耗在闲聊看报喝茶中,而不思为家庭建设多做贡献。女儿渐渐长大,学着学那开销不菲,心想,难道这辈子要自己抗起这个家,成为顶梁柱?鲁迅《伤逝》中的一对璧人,终究抵不过现实的残酷,分道扬镳是不是也将成为我的选择?

作者90年代摄于越秀公园五羊石雕前

  尤其得知曾经的恋人已奋斗至院长高位,回看身边这位,更觉落差千丈。好在我有个“驼鸟自救法”,就是把自己埋进报刊杂志书籍,每每阅读,心情就会好起来。这天,收到新一期《读者》,扫过目录,立即被一个《独翅难飞》的标题吸引。

  作者艾斯蒂·劳达是一位身居高位的成功女士,她开门见山写道:“ 在我的一生中,曾一度面临极度的痛苦和可怕的失败,这段往事令我难以启齿。”立即吸引我往下读。原来作者因自己的幸运和勇敢,使得事业蒸蒸日上;相反,喜欢安静、乐于享受天伦之乐的丈夫却落后于她,令她越来越不满意。尤其那些生意场上头脑灵敏、风度翩翩、颇具魅力的异性,对艾斯蒂产生着强大的吸引力,在朋友的挑唆下她便执意离了婚。

  离婚后,艾斯蒂感觉获得了自由和释放,她可以自由地参加聚会和社交,那种刺激、浪漫的生活曾一度令她兴奋。然而,兴奋之后回到家,她却反倒越发感到孤独和空虚,不禁怀念起以往的家庭温馨,尤其是年幼的儿子,每次与前来探望的父亲分别时,都表现得那么依依不舍,令她揪心。

  艾斯蒂渐渐发现,她心里真正爱着的、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其实正是被自己离弃的前夫,才猛然醒悟,自己犯了个多么大的错误。最后他们复婚了,从此恩恩爱爱直到丈夫离世。艾斯蒂在文章中告诫读者:不要轻易离婚。她说: “太多的离异朋友发现她们的第二任或第三任丈夫比第一任丈夫缺点更多,而她的结发丈夫在别人的臂弯里却显得越来越好。”

  这篇文章醍醐灌顶般把我浇醒,让我认真审视起自己的婚姻。回头望去,先生一直踏实地守护着这个家,从每日接送、陪伴孩子,到日复一日地准备可口的饭菜,再到任由我参加各种兴趣班与无节制地花钱……。

  怀着感慨的心情把这篇文章裁剪下来,与其他珍藏放在一起。每当为婚姻琐事烦恼,便找出来复习,它有一种熄灭我怒火,疏解我怨气的魔力。

  20年前,一家人飞来美国,再也见不到木棉花开,可每到春天,她高大的枝桠与红硕的花朵便在心头萦绕。想起羊城就想起木棉花,想起木棉花就想起我在那个城市经历的婚姻懵懂期,想起那篇教育了我的文章。

  不时翻阅自己的珍藏,仍会把《独翅难飞》重读一遍,里面的教诲从不过时:“如果你希望婚姻成功,无论你丈夫在事业上成功与否,你都必须努力地使他感到自己体格健壮、在妻子心目中占重要地位,这样他会变得坚强并且能发挥自己在家庭中的重要作用。”

  我爱羊城,更爱羊城的木棉花开。作为女人,我无法要求先生如何成长,但可以要求自己不断成熟、成长,最终长成年年开花、高大坚强的木棉树。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