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小洲村——童年的回忆

Dec 12, 2019, 16:16 PM

  南方航空杯侨报“羊城印象”征文大赛获奖作品:优胜奖【纽约】史成泽

  一年前回广州探望兄長,在闲聊中得知童年生活过的小洲村现在成了广州市的一个旅游景点。冲着对童年的回忆,也冲着对母亲的怀念,我即驱车到了广州市南郊大学城边的小洲村。

  下车一进村口,仿佛进了另外一个世界。村外车水马龙,尘嚣滚滚。村内宁静安逸,古朴素雅,河涌蜿蜒交错。一间间老旧砖屋有的相邻相依,就像几十年的老夫妻一样不离不弃,有的隔涌相望,仅凭一道一米多宽的青石板小拱桥相连。麻石小径沿着一户户人家伸延。巷内的一些屋墙上还留有文革时期的毛主席头像和语录。

  小洲村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水乡。新中国成立后,母亲响应祖国的扫盲运动来到这个只有百户人家的小村落教书育人,我也跟着母亲到了这里。

  50年代的小洲村贫穷,封闭,淳朴。她四面环水,小渡船是与外界连接的唯一工具。母亲教书的学校就在村里的祠堂里,整个学校也只有3,4名老师,课室上面的楼阁就是老师的宿舍,我有时贪睡起床晚了,母亲只能等学生课间下课时才能接我下来。学校的生活单调,无聊。母亲白天上课时,我就在校内独自游荡,有时捉到一只蟋蟀就可以玩半天。和母亲去家访是我最高兴的事,家长们都会拿出很多花生,水果让我吃,临走还一个劲地往我小口袋里塞。母亲有时晚饭后会带我到村的小卖部买上一瓶“沙士”汽水,母亲喝小半瓶,剩下的拿回宿舍,我就一边喝着汽水一边看着母亲备课。今天已经很难再见“沙士”汽水了,但它那独特的气味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阔别半个多世纪,今天又重新踏上这青麻石板路。耳边仿佛又响起木履敲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滴答声。当年作为学校的祠堂依然默默地蹲在小河边,外墙上爬满了藤曼,宛如沧桑老人脸上的道道皱眉。祠堂内简洁干净。当年的课室,楼阁宿舍依旧存在,依稀和幼年的记忆无异,只是除了屋顶角的几张蜘蛛网外已经空无一物,好像特意腾出空间让来访者追忆曾经的过去。

  昔日的小洲村没变。依旧是河涌环绕,古树郁葱,老人树下对弈闲聊,鸡犬脚边觅食依偎,昔日幼儿园小朋友饭前洗手的小码头依旧静静地泡在小河边。

  但小洲村是在变了。尽管依然河涌环绕,但河水已不再满溢清澈。有些小船已经搁浅,老屋之间忽然冒出几栋另类的新楼,光亮的不锈钢在太阳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树下老人依旧在对弈聊天,但聊得大多是村外的事情,城市的变化,土地的开发......

  不论小洲村变了还是没变,她在我心目中依旧是那个树影婆娑,宁静淳朴,邻里相护相助的世外桃源。这里有我童年快乐的记忆,有牵着母亲的手,木履敲在青麻石板上发出清脆滴答声的回响......

  不论小洲村变了还是没变,我都永远不会忘记小洲村。永远不会忘记含辛茹苦养育我的母亲。还有生于斯,长于斯的这土地情。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