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艺海撷英/张兰:吴问西东——读吴谦近作有感

张兰:吴问西东——读吴谦近作有感

Jun 25, 2019, 13:14 PM
吴问西东—吴谦近作展展览现场

吴问西东—吴谦近作展展览现场

展览作品:2018-4

展览作品:2018-4 布面综合材料绘画 160 X 100 CM

  初识吴谦是2016年在他纽约456画廊的首次个展上。正如他的名字,吴谦温文尔雅、谦逊有礼,完全没有那种当代艺术家常见的张狂和不逊,更无夸张的长发和怪异的服饰。相反,配着光头寸发,和一种罕见的少年老成,他倒有点像个远离尘嚣的道士。而他当时的那批黑白抽象作品也的确有着红尘之外的淡雅和简洁,透出沉静的禅意,出世的风骨,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作品。他谦虚地叫我给他的作品提提意见,我便说抽象绘画一定需要找到个人的艺术语言,形成可识度极高的风格,方可成为真正的艺术家。我当时就好奇他一个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专业的硕士生是如何与艺术结缘的。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们就着手筹备此次“吴问西东”的个展。期间他每次来纽约我们都会聚在一起长谈,我也逐渐熟稔了他的成长道路和艺术理念,理解了为什么他会选择以完全抽象的方式来间接表达东方的哲学和美学。而这一切自然都是从他为什么要画画聊开。

  吴谦的从艺之路既平常又特殊。平常是因为始于同代人流行的少年宫、绘画兴趣小组之类。家人见他从小喜欢画画,小学开始就给他找了当地的国画、书法老师上课,这使他从小就有了坚实的国画基础和传统美学的熏陶。直到初中,因为学业繁重,才逐渐停下了这些兴趣课程。特殊的是埋在他心里的那颗种子等到了美国读高中时又萌发出来。在上了几堂学校的Studio Art(工作室艺术)课程之后,他强烈感受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教学方法和艺术理念,初次接触到了多媒体、西方艺术史和当代艺术的不同流派。于是他对艺术的兴趣重新点燃,甚至代表学校参加了当地很多高中生的艺术比赛并拿到大奖。这逐渐使他对自己的艺术才华有了信心,但那时候的他却完全没有想过要攻读艺术专业。 

  吴谦原本打算在大学本科学习城市规划专业,结果却以社会学专业从纽约大学毕业。出于对艺术的热爱促使他一直坚持利用业余时间在曼哈顿五十七街的Art Students League of New York(纽约艺术学生联盟)学画。到哥伦比亚大学读研究生时他选择了东亚研究专业,主攻方向是艺术史,他和艺术走得越来越近了。在纽约艺术学生联盟里,学习气氛极为宽松和多元化,很多时候老师不是教你怎么画,而是一起讨论,一起作画。所有的学生完全来自于不同的文化和种族背景,但热爱艺术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吴谦印象最深的是他到纽约艺术学生联盟的第一天,他刚画几笔,旁边的一个同学就说:“It is very oriental!”(这非常东方!)。这句话对吴谦的触动很大,他意识到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表达方式而不是内容,所谓的中国画并不是就是画个山水或竹子,而是真正水墨精神的演化,才可以直达东方美学的本质,抽象亦可成为其表现形式之一。

  习画的同时,吴谦逐渐考虑过要走职业艺术家的道路。在哥大学习艺术史的过程中,他领悟到艺术史的中心是围绕艺术家的创作展开的,创作才是艺术史的原动力。出于对艺术原创的渴望,他开始思考自己是否需要成为一名艺术家。吴谦说:“我不是人们所说的那种理论艺术家,我没有那么多的理论。我认为人们不应该以那样的眼光,来看我的作品。只要我忠实于自己,那么我就会拥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而这种风格会通过我的作品显现出来。我从没想过要走向世界,我想要走近的是自己的内心。”

  彼时在纽约结识的两位前辈艺术家对吴谦有着深远的影响,一位是庄喆,一位是杨识宏,皆为早期来美的华人艺术家。他们与吴谦亦师亦友,既有把酒临风的艺术长谈,亦有对其作品的具体点拨,其中不乏对他艺术天赋的肯定。庄喆对他说过,最简单的也是最难表现的,比如黑白两色,能够把这两个色彩处理好了就相当不易。这使吴谦决定使用黑白两色作为基调进行创作。杨识宏在2016年吴谦首次个展的策展人引言中写道:“吴谦的作品,从非具象的形式入手,可见他有放纵不羁的文士性格,因而对道家“无为”的精神心有戚戚焉。在用色上,他也钟爱淡泊的黑白两色,好像隐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况味。初试啼声就已有如此格局,诚属难能可贵。”

  两位老师潜移默化间宛如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使吴谦慢慢理清了自己在艺术上的很多困惑,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的鼓励和肯定,坚定了他成为一个职业艺术家的信念。2016年4月,吴谦的首次个展在纽约456画廊开幕,大获各方好评,特别是很多专业艺术家的肯定。吴谦此刻再无犹豫,毕业后从纽约一回到厦门便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专心作画,正式成为职业艺术家。

  在厦门的近几年里他埋头创作,以饱满的创作状态完成了几十幅作品。他从中精心挑选了十几幅,重返纽约,将于2019年6月在切尔西区的艾格维曼画廊(Elga Wimmer PCC)举办在纽约的第二次个展,并赋予了一个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名字“吴问西东”。这即可理解为他个人并不在乎作品于东西方之间的界限,也可以理解为他对东西方艺术的一个提问。2016年至今的系列作品和之前纽约时期的系列作品无疑有了极大的变化,由含蓄的美感演变为刚韧的力度,由淡雅的线条转换为凌厉的笔触,由静态的画面上升为激烈的动态冲突。画面里有着喷薄而出的强势气魄和动感韵律。

  更为难得的是他以抽象的形式对情绪的成功表达,颇具抽象表现主义风范。虽然色彩上他仍然主要延用黑白两色,但在材料上他更为随心所欲,油彩、丙烯、水墨和水彩都可以随手捻来,只要能够表达出他想要的效果,他都可以使用。使这批作品有了极为丰富的肌理质感和色彩的微妙变化,细节上也呈现出更为细腻的绘画语言。在吴谦看来,当代艺术就应该对材料工具和主题形式不设限,更重要的是带给观者的感受不能设限。抽象艺术的美妙之处就在于留给观者的无限想象空间和持续解读性。

  作为一位非常年轻的艺术家,得益于他早年的扎实训练和对中西方艺术的深入理解,吴谦作品的成熟度已经超越同辈艺术家。他仿佛一个暗中修炼多年的侠者,今日突然爆发功力,一发不可收拾。

  吴谦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作为基本创作理念,其作品始于东方,又早已跨越东方。作为东西方艺术的摆渡人,从首次个展到“吴问西东”,他的作品从东方隐忍的禅意和相对单纯的构图渐变为宏大多维的情绪表达,作品呈现了更为丰富的层次肌理和动感,体现了他近年来不仅是技术上的突破与成熟,更多的是对抽象绘画本身的思考上有了深远的拓展和悟道。

  “吴问西东”,东西勿问,则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