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艺海撷英/世界著名美籍华裔男高音歌唱家蔡伟民的歌唱人生

世界著名美籍华裔男高音歌唱家蔡伟民的歌唱人生

Mar 19, 2019, 11:43 AM

 

 

  上世纪90年代初,在纽约中医界前辈丁景源先生创立的纽约执照针灸医师公会的年庆会上,压台戏一定是蔡伟民男高音独唱,意大利名曲《啊!我的太阳》。那时,年轻的蔡伟民音色优美,声音洪亮,音域宽广,如雏凤初啼。医界同仁无不报以热烈的掌声,也对他的音乐背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分明是专业歌唱家的水准啊!

  丁景源会长是海派中医的代表人物丁甘仁的谪孙,上海、香港名中医丁济万先生的三公子。三十年前,初来乍到的国内中医师皆仰慕其名,而投其门下。一如中国画家都聚集在著名画家、收藏家王己千先生的溪岸草堂。景源先生为人厚道,乐善好施,提携后进不遗余力。颇有古君子之风范。我初抵纽约也是先生家常客。由此,与蔡伟民相识,相熟而相知。

  我年轻时因内人痴迷古典音乐,浸淫于唱歌,使我对美声唱法平添几分爱好。深知此中之甘苦,曲高和寡,成就之难!

  当我在公会年会上聆听到一位中医师唱出一首难度颇高的意大利名歌,直觉告诉我,蔡伟民不是一般的票友。常言道“名师出高徒”。闲聊中逐渐对他有了深入了解。蔡伟民曾得到中国著名声乐家、歌唱家的悉心指导,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一、上海学艺,得周小燕教唱

  蔡伟民先生回忆,在上海继光中学读书时,音乐课是他最喜欢的一堂课。他笑说他性格有点内向,惟独在音乐课上颇为活跃,似有一种本能想唱的欲望。音乐老师注意到他的嗓音不同一般,腔正音甜,具备唱歌的条件。因此,也时时引导他,纠正他一些唱法上的错误。回忆那段时光,蔡伟民满怀感恩的心情说,这位音乐老师是他歌唱生涯的启蒙老师。十四岁那年,参加上海声乐比赛,他从四千多名学生中脱颖而出,成为独唱歌手。那份荣誉感着实让他兴奋不已。更有幸的是和他同台演出的是,日后成为国际影星的陈冲女士。陈冲朗诵,蔡伟民独唱。青春年少时的吉光片羽,弥足珍贵。

  年仅十五岁,蔡伟民考取兰州军区空政文工团。遂与声乐结缘。部队严格的军事训练和文艺排演,使蔡伟民在德智体三方面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二年后,他进入兰州军区司令部直属擒拿格斗队。可以想见,今日他在海外,丁景源医师为他选择以针灸、推拿为业,是量身裁衣之举。然而始料所不及的是,冥冥之中针灸推拿之术,却为他日后歌唱生涯创造了一个梦寐难求的机缘。这是后话了。

  音乐是一门高深的艺术和学问。音乐家要接受严格的专业训练方可造就。强烈的求知愿望促使他寻觅老师,命运也眷顾了他。他曾得到两位音乐前辈的指导。林俊卿医生和周小燕教授。

  1976年他师从中国著名声乐家林俊卿先生。林俊卿既精于医,又长于声。曾随意大利歌唱家学声乐。对咽音发声情有独钟,且多阐发。建国后,任中国声乐研究所所长。跟随林老师,使蔡伟民在发声时放下了喉结,小嗓门变大嗓门。

  1978年,蔡伟民遂愿拜师周小燕教授。周小燕,上海音乐学院终身教授。中国著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在这个领域里是被公认的权威。回忆当年经人引荐苐一次见到心仪已久的周小燕老师,蔡伟民唱了一首《北京颂歌》。一曲方罢,周教授让他再唱一首意大利著名作曲家贾利莫·普契尼的《今夜无人入睡》。蔡伟民意识到这是对他的肯定和鼓励。由此,开启了蔡伟民和周教授之间数十年的,难以忘怀的师生情谊。

  周老师温馨的音乐会客室,蔡伟民已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在这里,周老师一次又一次给蔡伟民讲授唱歌的乐理和技巧。他保存了一套老师给他上课的录像。周教授右手以铅笔作指挥棒,打著节拍,口中轻轻哼唱。随著节奏抑扬顿挫,时而低吟,时而高亢,带著蔡伟民练声。周教授治学极其严谨,一个词一个句扣。还亲自为他伴奏。在指导他唱《啊!我的太阳》《我爱你中国》《今夜无人入睡》等曲时,并授以如何在舞台上倾注歌唱家感情的经验。1987年蔡伟民出国后,每年回沪必去周老师家请益。周小燕教授也深为他对歌唱的执著和勤奋所感动。她说:她知道国外生活之不易,还能坚持唱歌让她心慰。因此,蔡伟民每次回沪趋访,周老师必倾心点拨。她不无感慨的说,蔡伟民能把气功的运气和唱歌的呼吸结合起来,很自然就把胸腔和腹腔打通,运用腹部扩张,把声音发出去。而在教其他学生时,遇到他们达不到此要求而备感焦急。周教授爱才,惜才,为培养歌唱人才不遗余力,令蔡伟民深受感动。在每堂课结束后,必用气功推拿为老师舒筋活络一番。师徒情深为歌唱界留下一段佳话。

  二、遇恩师丁景源医师

  1987年改革开放的大潮把蔡伟民送到了纽约。他的幸运是他受到丁景源医师的器重而收为弟子。孟河丁氏曩以岐黄之术闻名中国大江南北,垂名医史。丁景源先生克绍箕裘为丁氏四代传人。在纽约中外病患中享有极高的声誉和影响力。他设在曼哈顿帝国大厦的诊所,中外求诊者络绎不绝。他语重心长的对蔡伟民说:在海外苐一必须有谋生之道,要吃饭。唱歌暂且作为爱好吧!鉴于蔡伟民自幼习武,精通气功,擒拿等,故嘱他学习针灸推拿。以后凡是他的病人需要推拿气功辅助治疗,都介绍给他。

  纽约曼哈顿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聚集着世界各地来的各阶层人物。这里文化、艺术,以至传统医学皆兼收并蓄,是个英雄有用武之地。自尼克松总统访华后,中华医术,如针灸、推拿、气功、武术备受青睐。蔡伟民聪颖过人,基础扎实,一经丁景源的推介,很快在曼哈顿开设了自己的诊所,业务也繁忙起来。他曾是宋美龄、张学良将军、贝聿铭母亲蒋淑云、旅美画家陈逸飞的治疗医生。也是纽约第一位女州长Mary AnnKrupa、大法官Edvin Marglis、拳王泰森Mik Tyson、电影《末代皇帝》导演Bernado Berlducci、美国大导演Spike Lee和纽约州前州长David Paterson、天王麦可杰克逊的御用金奖音乐制作人Quincy Jones、好莱坞电影女明星Anne Hathaway、著名英国音乐制作人兼歌手Christopher Martin,以及电影舞台艺术家和导演Kathleen Turner、当红影视明星Kate Walsh等的针灸师、推拿师。笔者例举他的病友之广,无非是想强调,今天他在歌唱事业上的成功,是离不开人缘好,医术精兼擅武术这些看似不相关的因素。

  事业有成,生活安定。但蔡伟民心中对音乐的执著,对歌唱的渴求从未稍息,且越益强烈。

  在海外生活的数十年,从不间断气功与美声日课。在每日往返长岛家中和曼哈顿诊所的途中,车厢是他练声的绝佳场所。他边驾驶边引喉高歌。长期随他工作的助理Linda 感慨地说:蔡医生全身心倾注唱歌的感情和勤奋是外人难以想像的!好学不倦,坚韧不拔。真是“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啊!

  三、缘结帕瓦洛蒂

  世间事是可遇不可求,有一未必有二。蔡伟民与帕瓦洺蒂的故事就属此类。

  1993年蔡伟民随丁景源医师出诊纽约第一位卡迪拉克车行创始人Maurice Polkowiz位于中央公园的家。让他惊喜的是,居然见到帕瓦洛蒂在座。由此相识。这份激动至今令蔡伟民仍有怦然心动之感。事后,丁医师提醒蔡伟民,在美国第一要多赚钱,学唱歌是高消费。蔡伟民有自知之明,兴奋过后生活依旧。毕竟能见到心仪的偶像已让他心中留下丝丝美意。事隔近十年,蔡伟民受邀出诊。病人是一位纽约名媛,法国钢琴家Shirley Liebowitz。为人极为热情友善。经多次治疗后彼此相熟。她得知这位中医师能唱男高音时,艺术家独具的好奇心驱使她想听听他的声音。一曲清唱,Shirley 要求他录制一盘他的歌唱交给她。说起录制这盘录音带还多亏了一位犹太裔的病人。在曼哈顿14街交公园大道他有一间工作室。蔡伟民为他治愈面瘫,犹太裔病人为他录制一盘录音带作为报答。Shirley隔天来电,由蔡伟民的助理Linda接听。钢琴家在电话中激动的说:她听了蔡的唱歌感动得流泪了。不久Shirley告诉蔡伟民已把此录音带送给他的一位邻居去听了。这位邻居正是帕瓦洛蒂!经钢琴家介绍,蔡伟民成为帕瓦洛蒂的中医治疗师。治疗他膝关节病等。彼此作为交换。蔡伟大民一周去他家三次。帕瓦洛蒂欣赏他的音色,称之为“功夫歌剧唱法”。“功夫”一词在海外,尤其是在美国很为流行。想当年李小龙的功夫,使美国民众颇为倾倒。被认为是很了不起的意思。他曾对蔡伟民说:我从不教学生,你是第一个。帕瓦洛蒂教会了蔡伟民高音的秘诀。懂得了如何掌握母音。练音阶唱歌剧,用母啊来代替声带。他要蔡伟民反复练习三点一线,即头腔共鸣,鼻咽腔,鼻翼张开,喉咙打开,直到胸腔,喉结不上去。腹部扩张自己收缩。

  唱歌是把气的运用发挥到极致的艺术。所谓“气者,音之帅也。气弱则音薄;气浊则音滞;气散则音竭”。蔡伟民解释功夫美声,就是把中医气功运用到美声唱法中去。使歌声更有质感,音色丰富厚重。把气功练就的丹田之气和喉哤,头腔共鸣,胸腔共鸣结合起来。歌唱家在发声时应紧扣腹部之气,运用丹田之气,使之直上喉咙发声。他比喻,如老鹰在俯冲时,用它的爪子紧紧攫物。中医认为:“三焦之气通于喉”。所谓“三焦”者,应包括人体之内脏器官。基生理功能是以元气为根本。无论中外歌唱家其发声都离不开呼吸,在掌握了歌唱技巧之后,气之强弱则决定了发声之厚薄、轻重、清浊、远近等。

  四、一展歌喉惊天下

 

 

 

 

 

 

  荀子曰:“水之积也不厚,则其浮大舟也无力”。

  数十年的勤奋终得果报。蔡伟民从最初文革初期的小分队演唱,开始走向中美两地的大舞台。他曾多次在纽约林肯中心、波士顿交响乐大厅和卡内基音乐厅演出,并在一些大赛中夺得第一名。2004年,上海音像公司出版发行了蔡伟民第一张音乐专辑“梦圆—-我爱你中国!”2011年他的“祖国慈祥的母亲”专辑也由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出版发行。2005年应邀在东方卫视主办的中国电影百年音乐大型文艺晚会上引喉高歌《我爱你中国》。演唱声情并茂,台下掌声一片。此节目在中央电视台和其他全国电视台播出多次。诚不负周小燕教授的苦心栽培。2006获邀在世博会演唱《城市足迹馆馆歌》,被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先生赞之为“唱彻世博园区”。

 

 

 

 

  这位集医术、武术、艺术于一身,大隐于纽约的歌唱家,其歌声深获中外观众的好评。紧接著在2016年他回到故乡上海,假座上海大剧院举办独唱音乐会。一口其气演唱了十五首中外名曲,尤以《啊,我的太阳》中最后一句用HIGH C结尾而被誉为“中国的帕瓦罗蒂”。2017年在上海大剧院与魏松先生联袂演唱“华美的乐章,中美两大男高音魏松、蔡伟民独唱音乐会”。演唱视频已在上海电视台“艺术人文”频道播出。2018年9月16日又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举行“2018华美的乐章,蔡伟民和他的朋友们——中外经典名曲音乐会”。国际顶尖女高音歌唱家孙莠苇、著名上海歌剧院男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唐鸿孩、吴波、宋倩、王洪霞作为嘉宾演出。张民权主持,赵晓鸥指挥,演唱了《春风,你为何唤醒我》《穿上那戏袍》《我爱你,中国!》《啊!我的太阳》《今夜无人入眠》《饮酒歌》等,而音乐会上首演的蔡伟民和唐鸿孩自己作词,与爨武新共同谱曲的《月亮下的思念》——一首献礼中华人民共和国华诞70周年的自创歌曲,把演唱会推向了高潮。可谓群星闪耀,艺苑盛会。该曲也被制作成MTV在全国媒体播放。

  卡内基音乐厅座落在纽约五十七街上。是一幢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全砖石结构建筑物。全世界著名的音乐家无不以能来此演出为荣。在这里,我聆听过殷承宗、朗朗、李云迪、倪海燕等华人音乐家的精彩演出。今年2月15日我应邀在此观赏由蔡伟民携手帕瓦洺蒂的朋友,大都会歌剧院著名男高音弗朗西斯科·卡萨诺瓦(Francisco Casanova),中国国家一级演员、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唐鸿孩联袂组合的中美三大男高音,以及其他中美音乐家携手共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华诞和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的中国新年音乐会。也是蔡伟民继2018年2月24日和其他四位国际顶尖艺术家举办音乐会后,第二次登上卡内基殿堂。身为曾任纽约执照医师公会理事长,现任美国中医学会副会长的蔡伟民医师,推荐由他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一支实力强大的,由公会支持的美国中医养生百人合唱团一起演出。此次盛会亦得到了纽约市政府的极大重视,91高龄的第106任市长David Dinkins亲临现场,现任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特派华裔助理胡思源(George Hu)带着他的贺信在舞台上宣读。设有三层观众席的大厅,灯光柔和,座无虚席。洋溢著中国新年的吉祥气氛。整个歌唱节目回肠荡气,扣人心弦。然而一曲意大利名歌《啊!我的太阳》,顿时勾起我恍若二十八年前在公会年会上听蔡伟民唱的同一首歌。令我思潮起伏,不能自已。二十八年来蔡伟民在音乐的路上无怨无悔,坚韧不拔。他的歌声唱出了他的心声,为中外人士所赞叹,亦无愧于“中国的帕瓦罗蒂”称号,而其殉道歌唱的尚艺精神更令人钦佩啊!

 

  美国中医学会理事长

  纽约针灸执照医师联合公会顾问

  上海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

  俞尔科2019年3月6日于纽约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