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艺海撷英/正大气象 海外传承——中医学者俞尔科教授书法作品展暨俞教授书法艺术哥大研讨会

正大气象 海外传承——中医学者俞尔科教授书法作品展暨俞教授书法艺术哥大研讨会

Oct 26, 2018, 19:07 PM

 

 

   《侨报》和北美书法协会主办的俞尔科书法作品展于201810月下旬纽约曼哈顿中城开展。俞尔科为中医学者,沉酣书法五十余年,为海上书界后起之秀,以草书擅名书坛。工真、行、草书。笔力雄便,线条凝炼,以沉厚而纵逸的清新书风为其书艺特色。

  俞尔科,字怀旭。斋名“积跬步轩”、“竹·书屋”。1941年生于上海。江苏无锡人。上世纪60年代初,他奉父命学习中医,先后师从沪上名医丁筱兰、陈道隆、刘树农诸公。同时,在父亲的指导下学习毛笔字。

  1962年,俞尔科进入沉尹默先生为首的上海诸书法名家指导的青年宫书法学习班。后在沈尹默提议、王壮弘先生引荐下拜沈老弟子胡问遂先生为师。他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理事。俞尔科先生沉酣书法五十余年。居上海期间,得诸前辈的指点。为海上书界后起之秀。以草书擅名书坛。工真、行、草书。尤得力于初唐四家、颜真卿、米芾、张旭、怀素及二王父子。笔力雄便,线条凝炼,以沉厚而纵逸的清新书风为其书艺特色。

  俞尔科书法曾入选全国第一届书法篆刻展览全国第一,二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览,历届上海书法篆刻展览,上海大坂书法篆刻展览,艺林春草书法展览,中国现代中青年书法展览,第二届上海国际书法展,纽约怀古堂书画展,上海正大气象——胡问遂师生联展等。

  作为中医学教授,俞尔科撰有《草书基础知识》《灵兰养生掇英》《学书屐痕》《海上名医方桉存真》,参加编写《中国书法大辞典》,并参加编写《中医大百科全书传统医学卷》等七部中医着作。发表中医及书法文章数十篇。

  正大气象  海外传承

中医学者俞尔科教授书法作品展暨俞教授书法艺术哥大研讨会

  宗旨:继承晋唐两宋,发扬沈尹默和胡问遂正大书法艺术

  展览时间:20181026272930日,上午10:00 - 下午6:00(备注:1028日(周日)闭馆)。

  开幕式:1026日晚上6:00-8:00

  展览地点:15 E. 40th Street12th FloorNew YorkNY 10016

  俞尔科教授书法艺术哥大研讨会

  时间:1027日(周六)下午2:00-5:00

  地点:Faculty HouseColumbia University64 Morningside Dr.New YorkNY

白居易九老诗 (100X50cm)
白居易九老诗 (100X50cm)

 

 草书团扇

草书团扇
临杨凝式《韭花帖》(40X44cm)
临杨凝式《韭花帖》(40X44cm)
陆游学书诗(110X 50cm)
陆游学书诗(110X 50cm)
临沈尹老楷书(105X39cm)
临沈尹老楷书(105X39cm)
草书孙思邈语
草书孙思邈语

 

俞尔科先生书道问答

陈飞鹏 采访

  问:请问俞老师,您学书法是出于兴趣还是受家庭影响?

  答:上世纪60年代初,奉父命拜师学习中医。家父俞恩培教导我:一名好的医生固然要有精湛的医术和割股之心,而一手整洁美观的字,也是获得病家信赖不可缺少的。在家父的指导下,我临写唐代柳公权《玄秘塔》。随着学习的深入,兴趣逐渐增加,并开始追求写毛笔字的知识。适逢上海青年宫开办书法学习班。书法班的举办,由沈尹默先生倡导,上海书法篆刻研究会主导。聘请了沪上最着名的书法家执教。如白蕉、拱德邻、潘学固、胡问遂、任政、翁闿运、王壮弘、徐伯清、许宝驯等。沈尹默先生亲临青年宫讲课,并当众挥毫。令我辈莘莘学子深受鼓励,兴趣倍增。上海书法篆刻研究会和上海市青年宫联合举办的书法班,首开国内书法学习的热潮。现今上海书坛的老一辈书家,不少都是当年学习班的学员。

  问:您学书法受影响最大的老师有哪几位?从他们身上各学到哪些最有益的技法?

  答:由沉尹默先生提议,王壮弘先生介绍,我和汪谷兴、潘华敏三人拜胡问遂先生为师。我并请益于沉尹默、陈道隆、潘学固、王个簃、陆俨少、申石伽、王己千、王壮弘、任政、郭若愚等前辈。

  首先,在这些前辈身上学到的是人品,是对艺术执着追求而无悔的精神。他们平易近人,毫无大牌的架子。对我们这些无知小辈谆谆善诱,倾心教导。胡问遂老师是沈老的谪传弟子。是一位敦厚和穆,精于用笔的书法家、书法教育家。我受其教诲,获益良多。沈尹默先生是一位学者。他把别人视为“小道”的书法,以做学问的态度来对待之。从沈老和胡老师处,使我懂得书法是一门学问。是要付出毕生的心力和毅力。不可率性而为!我懂得了执笔的方法和用笔的重要。陈道隆先生是我的中医老师,江浙名医,寝馈书法,对我影响至深。他要求我先要做好一名医生,再写好一笔字。字不能俗,要有书卷气。

  问:您在几十年的书法实践中,尤其在草书领域取得的突出成就,您的体悟和经验有哪些可以跟大家分享?

  答:我致力于草书数十年,始知草书之难。初学时真被“草书”二字所误。草书是极为严谨,用笔最为丰富、多变的书体。你看,史上没有称之为楷圣、行圣、隶圣的,唯独有“草圣”之称。唐代张旭被后人尊之为“草圣”。他的草书被唐韩愈称之为“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我学草书,崇拜张旭,受其影响最深。我学张旭草书由学颜真卿三稿入手。尤其对其《争座位稿》所下功夫最多。以此参悟张旭的用笔,强调线条的厚重和韧练。所谓要有“篆籀气”。要学好草书应该先写好楷书。我深信写好楷书是为进一步写好草书必不可少的。

  问:以你在书画界的地位,默默耕耘数十年,这样的书德在当今书坛凤毛麟角。您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您如何评价书法艺术与人品道德的关系?

  答:我很幸运,在我年轻时适当社会重视、振兴中国的书法艺术。我只是因为爱好书法而融入到这一历史潮流,也幸运遇到至今令我尊敬、怀念的老一辈书法家。首先是他们的人品学养。他们从不计较个人的名利、地位。是他们把我带进了书法界。让我窥探到书法的奥秘,培养了我对书法的兴趣。这一爱好迄今是老而弥笃。我也庆幸因为我的书法,知遇了原上海中医药大学校长严世芸教授,和学兄潘华信教授、朱伟常教授等。我们所在的教研室充满学术和艺术的气氛。这样一个环境,无疑于我如鱼得水。一路走来深得师、友的扶持,学到许多为人处世之道。于我该做的是做好我的医务工作,写好我的字。应该也是我的师友所期待的吧!

  我热衷的是书法的本身,深感学如测海深难识。要写好字真的很难。要形成自己的风格也真的很难。学无止境。而你有什么理由自以为是呢?好坏是由后人评的。我只是在享受 写字的乐趣。宋代欧阳修说:“苏子美尝言:明窗净几,笔研纸墨皆极精良,自是人生一乐”。又说“自少所喜事多矣。中年以来渐以废去,或厌而不为,或好之不厌有力不能而止者。其愈久益深而尤不厌者书也”。我深有同感。

  我的老师胡问遂先生自书“诚以待人,严以律己”悬挂壁间。他毕生以此要求自己。他做到了。在他一百周年的书展上,后人评价他的书法是“正大气象”。我认为这是他的人品道德反映在他的书法风格。前人说“字如其人”;“书,心画也”。书法更多的是其人品、道德、学识、感情的流露和表现。对比之下,深感不足。惟自勉而已!谢谢!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