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30】戴日基 我把青春献社区(图)

Mar 13, 2018, 00:54 AM

  戴日基,由2004年起任职纽约中华公所主席助理,辅助过7任中华公所主席,期间还曾担任史坦顿岛华人协会会长、史坦顿岛中文学校校长、曼哈顿第三社区委员、美东联成公所财政、美东番禺同乡会秘书等。一直从事健保全职工作的他,仍坚持在侨社与非牟利机构中身兼数职,忙得不可开交,秉持的是一颗为社区服务的热忱。本周,我们来一起听听他的故事——

  ■ 侨报记者 邱莉菲

2017年,戴日基(后)与联邦交通部安排赵小兰访华埠事宜。(图均为戴日基提供)
2009年,戴日基(中)获颁纽约区红十字会“年度义工奖”。
2001年,26岁的戴日基(中)当上史坦顿岛中文学校校长。
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戴日基积极参与中华公所募捐赈灾活动。
2011年,经社区积极争取,孙中山铜像得以在哥伦布公园放置。图为揭幕典礼当日。

  我于1991年3月17日随父母从香港移民来纽约,那时候我16岁。由于早在移民来美前,家人都听说曼哈顿唐人街帮派林立、治安差,年轻人容易学坏,再加上比我们早移民来的我表哥一家就住在史坦顿岛,因此我们一下飞机,就住进了史坦顿岛,不知不觉至今已在岛上居住了27年。

  当时的史坦顿岛华人居民非常少,几乎都互相认识,就是大家聊天时提起某个人,其他人都能说出他家在岛上的位置,甚至具体到住在哪一条街,这亦令我们关系十分密切,时常互通信息,如介绍兼职之类。我亦正是因此而接触到史坦顿岛中文学校的教师工作,然后才会一环扣一环,逐步进入了纽约侨社,这是后话。

  由于当时岛上的华人居民很少,华裔青少年就也是屈指可数。在我所就读的高中Tottenville High School,华裔学生占不到5%,平日里经常一齐玩的华人可能就十来个。在岛上生活的我们,很少会去曼哈顿华埠,可能一年就那么3、4次。每次同学们约去华埠,就像过节一样,那时候又没有电话,就约好周末早上几点在渡轮站等,然后一齐搭船去曼哈顿。到了华埠,我们就去大旺吃烧腊,去影音店挑选CD、DVD,想起来也是相当欢乐有趣的时光。但我那时候绝对想不到,十年后的我竟然会与华埠社区的关系如此密不可分,亦想不到华埠的中华公所会成为培养我事业的摇篮。

  机缘巧合下 进入纽约侨社

  1994年,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有岛上的朋友介绍我到史坦顿岛中文学校教书,教粤语。那时候讲国语的大陆移民还没那么多,粤语班依然占据中文学校的半壁江山。于是,我每周六就到中文学校教粤语。教了大概三、四年之后,纽约中华公所英文班要请教师,有朋友就推荐我去,因为我通晓中英文,又有几年教书经验。

  在中华公所兼职英文班教师一年之后,我又被聘为中华公所暑期工计划(SYEP)的主任,负责监管公所的SYEP计划。当时的中华公所,像现在的华策会、CMP人力中心一样,设有自己的SYEP。从1999年至2003年的5个暑假里,我每天都在中华公所工作,时不时需向当时的中华公所主席伍伯祥、钟侨征、伍廷典汇报SYEP的状况。直到2004年中华公所停办SYEP,我就向当时的主席陈玉驹请辞SYEP主任一职。殊不知,陈玉驹主席竟对我说: “你那么年轻,通晓中英文,又懂电脑,不如继续留在中华,帮侨社做点事” 。

  “中华公所主席助理”一职,最初由钟侨征主席于其2000年那届任期开设,起初由李志潜先生担任。但李志潜当时年纪已经较大,年过八旬。于是,陈玉驹主席就让我与李志潜一起担任“主席助理”一职,协助他处理公所事务。从此,我就开始了中华公所主席助理的生涯,14年来辅助了7任主席,分别是:陈玉驹(2004-2006年),伍锐贤(2006至2008年),于金山(2008至2010年),伍权硕(2010至2012年),吴国基(2012至2014年),伍锐贤(2014至2016年),萧贵源(2016年至2018年),并于本年3月迎来第8任、第3次当选中华公所主席的伍锐贤。

  接待政要 赵小兰最严谨

  作为主席助理,我的工作范畴很广,亦很琐碎,反正就是帮主席处理各种杂务,为其工作做好各项准备。要说具体点的话,我只能列举一些,如创建和维护中华公所的网站、写信寄信、处理公所电子邮件、有政客拜访需筹备接待事宜、中华公所大型活动的筹备、中华公所召开会议及举办活动时充当司仪等等。在职十几年来,有幸见识过很多大场面,学到的东西也十分多,如马英九分别于2006年、2013年以及2017年三次访问纽约中华公所,我都参与了筹备工作。由于他每次前来的身份都不一样,接待的规格和仪式也都不一样,很讲究,很严谨。

  不过要说到最严谨,当属联邦交通部部长赵小兰在2017年回访华埠那次。每次有政府要员来访,我们都需预先与纽约市警及其他部门协商安排好安保措施,制定行程时间表。去年赵小兰回访华埠,其行程时间表精确到以分钟安排,如“1:12pm到达中华公所;1:14pm开始演讲”,一点儿都不能耽误,亦令我对专业团队管理及安排事情的严谨性大开眼界。

  避免会议出意外 顾不上礼节阻止彭博登台

  多年来跟在中华公所主席身后,令我与不少政府要员都有过直接接触,亦发生过不少趣事。彭博(Bloomberg)担任纽约市长的12年间,经常造访华埠,仅仅是农历新年庆祝会,我印象中他大概也参加过4、5次,但每次来中华公所,他从来不走勿街正门,可能因为安保原因,他必定从伊丽莎白街的后门进,然后从后台绕道进入礼堂。有一年,庆祝大会已经开始,但彭博迟到了,已经有其他官员在台上发言,作为大会司仪的我,离远就看见他与一众保镖大摇大摆地从过道走过来,并未意识到台上有人,正要走出台前。因当时我跟他相距一段距离,无法跟他讲话,一时着急,亦顾不上礼节,立即瞪眼用手指着他,然后做出“停下来”的手势,示意他台上有人。彭博与他的保镖们显然被吓到了,顿了一下。彭博领会了,笑着点头,向我打出“OK”的手势。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斗胆,竟敢手指市长,还勒令他停下来。

  因为加入中华公所 接触到更广阔的慈善服务空间

  在中华公所的工作,令我有机会参与很多慈善公益事务,例如2004年南亚海啸及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华公所均发动侨胞捐款赈灾,公所内各职员及义工们皆日以继夜,竭力募捐。此外,因中华公所与红十字会合作关系密切,受红十字会“博爱、人道、志愿服务”宗旨的感染,我亦参与了到了红十字会的义工行列。当时,我除了要代表伍锐贤主席参加红十字会董事会外,亦参与协助出现天灾人祸时纽约亚裔社区民众的安置工作。有好几次半夜一两点,突然接到红十字会的电话,我便立即披上红十字会的外套,出门前往意外地点。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是2007年龙卷风吹袭布碌仑日落公园。那次,我到达作为临时安置中心的学校,才得知急切需要被安排临时住处的华人竟有逾百人。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频繁奔波往返于日落公园的临时安置点以及位于红勾区(Red Hook)及羊头湾的酒店,帮助翻译及安排灾民短期住宿。

  此外,作为主席助理,我亦有幸参与到很多华埠的发展及改善工作。我经常代表中华公所及主席,向各级政府机构反映、商讨及研究华埠的社区议题,如交通泊车、行人安全、环境清洁、孙中山铜像放置哥伦布公园等。后来,为了能更加直接地参与社区发展及改革议题的讨论和落实,我还加入了曼哈顿第三社区委员会。此外,我还热衷于参加很多非牟利社区团体所开展的在健康、教育、选民推广等领域的公益活动,除了能够帮助社区之余,自己亦获益匪浅。

  中华公所于我而言,是第二个家。他给我提供了各种机会,让我有发挥才能、服务社会的空间。由于我在中华公所任职的经历,令我的简历增色不少,使我在年纪尚轻时,就当上了史坦顿岛中文学校校长、史丹顿岛华人协会会长等职位。以上这些都是无薪的义工职位,但所积累的人脉资源及名声,对我的发展,则是无价之宝。

  投身中华公所和华埠侨社十四载

  以中华公所为中心的传统侨社,日常运作规矩繁多。中华公所主席助理一职,有一个很重大的责任,就是向每两年换一届的主席,传递并解释这些规矩该如何运作,然后帮助主席去贯彻执行,诸如七大或常务会议召开的时间议程事项、会议或宴会列席排位次序、问候或介绍嘉宾的次序之类。一个新主席上任后,可能对中华公所的事务比较陌生,我就要帮助其熟悉,当然,我只负责解释程序规矩,作重大抉择和做决定的人依然是主席。

  经历7任中华主席,我最感激的有两位。第一位是提携我、给予我机会,于我亦师亦父的陈玉驹主席。他就像我的亲人一样,我们推心置腹、无所不谈。他与我分析侨社人际关系,教会我很多做人的道理,最强调是要“诚恳”,我一直铭记于心。而另一位则是伍锐贤主席,与陈玉驹教我“做人”不同,伍锐贤主要教我“做事”。他通晓华埠历史、风俗常识、派别渊源、侨社规矩,就像是华埠活字典,公事上有任何不解,他都能帮我详细解答。此外,他严谨公正的办事作风,亦令我深感佩服。

  担任中华公所主席助理一职,还令我有机会接触到华埠传统侨社的很多侨团领袖,亦因此获得担任其他侨团职务的机会,如美东番禺同乡会秘书、联成公所财政等,我亦尽心尽力服务。有时偶尔会被误解,我亦一直秉承“诚恳”和“问心无愧”的宗旨,不去纠结,一笑置之而罢。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