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亚裔学子易崩溃 家长有责

Feb 5, 2018, 16:25 PM
父母的厚望可能转化为孩子的精神重压。网络图片

父母的厚望可能转化为孩子的精神重压。网络图片

  【侨报综合报道】去年底大学考试周死讯频传,12月13日,康乃尔大学21岁大四华裔女生Miaoxiu Tian在公寓中被发现死亡。就在一个星期前的12月5日,多伦多大学牙医学院一初进校华裔女生自杀。今年1月12日,普林斯顿大学19岁的华裔学生Chester Lam在纽约某医院内自杀身亡。许多研究显示,尽管取得了高水平的学业成绩,亚裔美国学生的心理调节能力却表现糟糕,父母对学业成绩的过分关注往往造成年轻人的抑郁和焦虑。

  据报道,1996年至2006年的10年间,康奈尔大学共有21名学生自杀,其中亚裔学生13人,比例高达61.9%。1964年至2000年,麻省理工学院是亚裔比例较高的大学,其本科生的自杀人数是同期美国校园平均自杀人数的3倍。还有统计表明,15岁至24岁的亚裔美国女子是所有种族中自杀率最高的。

  学业优秀心理调节差

  许多研究显示,尽管取得了高水平的学业成绩,美国亚裔学生的心理调节能力却表现糟糕,父母对学业成绩的过分关注会造成年轻人的抑郁和焦虑。

  表面看来,谁不想培养出一个14岁就能实现母亲的梦想——在卡耐基音乐厅演奏的孩子?但问题恰恰出在这里:这是谁的梦想?这又是谁的人生?

  我们做父母的都曾有过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无论结果如何,机会只有一次,而我们已经用掉了那次机会。而通过孩子来实现自己未曾实现的梦想,这对孩子是不公平的。他们是如此弱小,又是如此地信任我们,需要我们用极大的爱意和耐心教会他们了解自己的梦想何在。

  心理学家认为,感觉自己可爱是儿童健康成长的核心。对于毫无经验的儿童而言,那种看重表现的、有条件的爱,不但毒害他们的心灵,还不断吸吮他们生命的活力。那些个性强的孩子会极力反抗,而那些天性顺从的孩子只得按下心中的不快,去满足父母和他人的期望,实现他人代为设计的人生。于是,他们变得郁郁寡欢或感到迷失,不知道自己的使命和生命的意义,他们永远都会感到自己做得不够完美。

  默默忍受失落空虚

  这种失落感或空虚感在教育心理学家梅德林·莱文博士(Madeline Levine)的著作《特权的代价》中有细致描绘。

  作者是一位出色的临床心理学家,在过去25年里一直在帮助那些出现问题的青少年。他表示,更多的孩子是默默地忍受者,他们不敢说出自己的感受,因为那样做就好像是触犯了天条,冒犯了自己的父母,背叛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不惜一切代价的付出。这些人外表看来是如此的成功,而内心深处却可能早已心灰意冷,抑郁和自杀的念头常常折磨着他们。

  虎妈抄近道  事与愿违

  毕业于哈佛和斯坦福的苏珊·宋,是亚裔美国人社会参与促进会的医学主任和青少年心理医师。她指出,尽管“虎妈”的观念——通过在某些事情上的卓越表现而建立孩子的自信心——是正确的,然而通过情感虐待和刻薄的言语方法,只能背离她们的初衷。

  一个在经常受到情感伤害的环境里长大的儿童,成人后很可能会出现人格障碍。

  据苏珊·宋透露,她在诊所里曾接待过许多的亚裔青少年,其中一些孩子在学业上非常出色,却存在着自杀倾向。一些研究显示,许多亚裔青少年都特别容易受到抑郁症的“青睐”,他们成绩优秀,还不断地参加各种各样的课后班,但在发展自我认知和自尊时常常陷入困境。在考虑可能的结果时,他们思路僵化——要么成为一个哈佛打造的律师,要么失败落魄地奔赴“黄泉”。更成问题的是,他们往往病态地抵制外人(非家庭成员)给予的帮助,他们的父母不让孩子去看专业的心理医师,想将所有的问题都保持在家庭范围内。

  父母对学业成绩的过分关注会造成年轻人的抑郁和焦虑,父母对情绪健康的漠不关心,也显著地与抑郁相关联。

  苏珊·宋指出,大量的青年人承受着严重的抑郁和自杀念头的折磨,他们感到自己毫无价值,没有能力处理好生活的压力、现实问题或者人际关系,而这些都直接与他们的父母以学业成功作为爱的前提条件有关。

  父母只有帮助孩子培养自我认知的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帮他们建立起坚韧的品格,并以此作为追求学业和事业成功的基础,才能使孩子成长为一个人生与事业都获得成功的成年人,而这一切其实与人种无关。

  每个孩子都需要一个过程去寻找自己,去发现自己的渴望与动机,并把这些内化为人格的力量。这个过程是漫长而必须的,而“虎妈”恰在此处抄了近道。

  独立孩子才能自我调节

  梅德林·莱文博士在其《特权的代价》一书中还指出:孩子需要不断地变得独立,有能力调动自己内在的力量作为前进的动力。发育良好的自我感觉对一个人至关重要,因为在难以避免的缺乏外界支持时,自我感觉不仅是心灵舒适的港湾,而且是指引人生道路的内在罗盘。

  生活从不完美,但一种健康良好的自我感觉可以让生活变得有趣、美满和可以管理。在鼓励孩子完成从依赖成人到依靠自己的转变时,如果家长态度犹豫,孩子的自我发育往往会陷入困境。

  干预自我感觉的发育过程是危险的,父母对学业成绩的过分追求,会挤压孩子内心对寻求自我管理的努力。

  当所有的成年人都逼迫孩子成为一个擅于社交、精于竞争、注重表现的完美“自我”时,孩子很难成为一个充满自信感的自我。这种逼迫可能会鞭策一些孩子达到更高的水平,但更为重要的是,它造成大多数孩子依赖成性、情绪压抑、感到自己是残缺不全的。

  梅德林·莱文强调,父母常常逼迫孩子表现卓越,但他们却恰恰忽视了培养杰出孩子的过程。从一个心理学家的角度看,杰出的孩子是那些自信、博爱、正直以及富于创造性的孩子。

  成长需有“自我效能感”

  莱文指出,“自我效能感”对青少年的成长相当重要。

  自我效能感不同于自尊,是指相信自己能够对周边的世界产生影响。当孩子的自我效能感很高时,他会发现很容易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从而产生一种个人的控制感。而父母的焦虑心情、过分保护、过分关心、过分干预都会导致孩子自我效能感和自治能力的丧失。

  青春期少年日益需要在健康的或者有害的行为活动中作出选择,能否成功地处理这些问题,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儿时所养成的坚定的自我管理的能力。

  专制的父母容易把孩子看成是自己的下级,发号施令让孩子遵命照办。常在孩子青春期导致严重问题,孩子要么激烈地反抗,要么导致心理崩溃。这样的孩子通常缺乏自尊感和社交技巧,并且患抑郁症的风险很高。

  一粒种子是有无限潜能的,但是它的成长需要良好的土壤、阳光、水,还有用心的耕耘和施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NYC VOTE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