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22】传授洪拳成效显 广东扬名余志伟(图)

Jan 9, 2018, 00:52 AM

  余师傅授洪家拳技,至今已有40余年,门徒遍布天下,曾任教加拿大蒙特利尔中青社、多伦多洪门民治党、加拿大佐治布朗大学、美国长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更于1973年于美国纽约设立余志伟洪拳国术馆,在台山、美、加及欧洲等地区设有分馆。其门下弟子曾多次荣获世界武术比赛冠军,其金牌总数已超过千枚。

  ■ 侨报记者 叶永康

国际余志伟洪拳总会2016年11月举行段位制仪式后与到贺的武林人士合影。
国际余志伟洪拳总会2016年11月举行段位制仪式后与到贺的武林人士合影。
余志伟(右二)在竹林螳螂派会庆中与龙形、白眉、洪拳三位师傅合影。
余志伟(右二)在竹林螳螂派会庆中与龙形、白眉、洪拳三位师傅合影。
余志伟在竹林螳螂派会庆中表演。(叶永康摄)
余志伟在竹林螳螂派会庆中表演。(叶永康摄)
余志伟虎鹤双形演式。(叶永康摄)
余志伟虎鹤双形演式。(叶永康摄)
国际余志伟洪拳总会2016年11月举行段位制仪式后与到贺的武林人士合影。
国际余志伟洪拳总会2016年11月举行段位制仪式后与到贺的武林人士合影。

 

 

  我姓余名志伟,现年66岁,广东台山人,在香港出生成长,6岁起便随父习武,稍后拜在阮凌师傅门下修学洪拳,自己事师如父,得到师傅倾囊传授。阮师傅乃洪家名宿邓芳前辈之传人,而邓芳师傅则是昔日威震两广的一代宗师黄飞鸿的入室弟子。

  1968年,我自香港移民加拿大蒙特利尔,后赴多伦多著名的佐治布朗理工大学升学,毕业后成为一名机械绘图师,业余教了好几个学生。但做绘图工作实在乏味,最大的兴趣还是功夫。

  1970年,受纽约周敬然师傅之邀,我带领了门徒到纽约表演功夫、舞狮。在纽约的几天里,发觉纽约这个大都会充满魅力,文化艺术气息浓厚,便决定留下来,开启了我的人生事业新篇章。

  在新的地方自然需要新的开始,在纽约的几位师傅帮助下,我招收了一些学生,但仍不足以维持生活,所以,我在长岛一家中餐馆做“礼拜尾”企枱,帮补家庭开销。后来改为开“白牌车”,因为时间有弹性,容易照顾华埠的武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华埠讨生活真的不客易。有华青帮派勒索“白牌车”保护费,虽然后来摆平,我还是觉得很不是味儿,决定全职教拳。

  1988年,我从包厘街狭窄的办公室搬到候活街,有1000呎的空间,在我悉心的教授下,学生日多,加上舞狮表演,武馆有不错的发展。有好几个跟随我逾十年,已有一定功力并有志发扬洪家拳的门徒,经考核后,批准他们设馆授徒,将洪拳推广到各地。

  我的学生以老外为主,因为在美国教功夫讨生活,光靠华人是不大可能的。然而,入我余志伟的门,就得守我的规矩。我要求学生遵守门规,进门后向祖师神位鞠躬行礼,跟师傅和师兄弟打招呼。因无规矩不成方圆,小至学校,大至军队,如果没规没矩,只有失败,绝难成事。

  1994年,我的分馆已遍布曼哈顿、布碌仑、皇后区、史丹顿岛、新泽西州,甚至欧洲。后来,我有将自己的洪拳推广到中国的想法,我是台山人,家乡还有一些亲友,应该会对我提供帮助的。于是,我结朿候活街的武馆,飞往台山故乡。

  在台山站定脚跟之后,我经常到公园练拳,也看到一些老人在练“虎鹤双形”,虽然不怎样,但亦有一点模样。我便上前跟他们聊天,问他们的洪拳从那里学来。老人都说是从书本上练习的,练得不好。他们见我洪拳娴熟,想跟我学。我一口答应,表示自己习惯一大早出外运动,可以免费教他们。

  起初只有几个老人跟我学,免费学功夫的消息传开去之后,学生越来越多,一下子有60多人,年龄从60岁至80岁都有。长者记性不佳,我教他们打“虎鹤双形”,每日只教一招,让他们容易消化,半年之后,他们一套“虎鹤双形”练完,而且似模似样。我自然有满足感。

  其后,我开始找寻开武馆的地方。从朋友口中知道市政府有一个叫司令台的地方,可以容纳100多人。征得政府的同意,我在司令台免费教授乡亲,因为在九十年代,人们没有多少闲钱学武的。而我最大目的是推广正宗洪家拳术和传统狮艺,所以学费收不收,并不重要。

  我在司令台教了约十年,培养出一批洪拳精英,有些小孩子十岁八岁时跟我学拳,十年后已是精壮小伙子,可以帮手照顾师弟妹了。

  有了一定的基础后,我于2000年中找馆址,终于在通济路找到地方,价钱双方都满意,我便把它购置下来,现在由门徒负责传功。在中国廿多年,我已有不少门徒已经满师,肩起发扬洪拳的责任。

  很多人都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广东电视体育台有我的访问及功夫系列节目。怎样被他们看中的呢?是这样的:有一年我带队前往佛山祖庙表演功夫和舞狮,因为我舞的是传统狮,在新派狮当道的现在,让很多人惊讶,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又看到他们小时候记忆中的狮艺,表演完后掌声和喝彩声响彻全场。在这里我强调一下,现在一窝蜂舞新派高庄狮而忽视传统狮是不对的。传统狮有它的一定观赏性、艺术性,锣鼓千变万化。记得有一年我的狮队表演“沙煲青”,隔壁的则是梅花椿狮,起初是观众多,渐渐地,观众走过来看“沙煲青”,可见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在2003年举行的广东省第一届传统武术比赛中,我在家乡台山创办的“黄飞鸿三传余志伟醒狮队”,在有1000多人参加的肇庆区比赛中,荣获7个一等奖,15个二等奖,成为全省荣获最多一等奖的队伍。

  有一年,广东体育台到祖庙找“庙祝公”,表示想找一个正宗的洪家师傅。负责人对我馆的洪拳、狮艺,印象深刻,向电视台推荐了我,便叫他们到台山找余志伟。联系上后,原来体育台每朝早六七点有一个教人做运动的节目,其中包括太极、功夫等。这跟我推广功夫的意念一样,我便一口答应。就这样,我为该台拍了系列洪拳健身套路,一招一式,清楚演练,并教人怎样应用实战、又讲述中国功夫的文化背景等知识。

  洪拳以龙、蛇、虎、豹、鹤、狮、象、马、猴、貂的象形及其特点创编而成。台山洪拳注重腰马,马有四平大马、子午马,前弓后箭,以四平为正,子午为副,落地生根,并有吊马、麒麟马、八分马等。习洪拳,既要腰马扎实,更讲究手、眼、身、步、法,所谓身形手法,眼观六路,步法灵活及法门。代表性拳套有工字伏虎、虎鹤双形、铁钱拳。其中“铁线拳”是洪拳至宝,以锻炼五脏六腑,强健体魄为主,手法刚柔并济,为外家拳中之内家手法,专为锻炼内脏,桥手,腰马与内劲使用,以十二字诀为用,即刚,柔,逼,直,分。定,寸,提,留,运,制,订等十二支桥手。练铁线拳除了要注重十二桥手外,以发劲及七情声息为要诀,每一式的发音都以调节五脏六腑为要领,脏腑得调,气血运行有序,能力达内外,强筋健骨,明智护心。

  最初拍摄时出现一些问题,副导演要求我表演一些好看的花式,例如空翻、跟斗等。我告诉他,正宗的洪家功夫没有这些不实用的招数。如果你要这些,去找武术好了。后来正导演打圆场,叫副导跟著我的动作拍摄便是。老实讲,起初他们对传统功夫能不能被观众接受,也是没有底的。

  幸好一般广东人对传统功夫还是有印象,因此剧集越来越受欢迎,我就这样为广东体育台拍了五六年,观众都很认同。

  有些人问我,功夫和新派武术有什么区别。我个人认为,创造新派武术、太极的目的是想进军奥运,但时至今日,仍然望门兴叹。唉!日本的柔道、韩国的跆拳道,均已成为奥运的比赛项目,唯独有14亿人口的中国武术跨不过奥运门槛,实在令我们婉惜。话说回来,新派武术混合了杂技、体操、武术而创造,注重美态和观赏性。而传统功夫则注重搏斗,观赏方面不及新派武术的。

  为了表扬黄飞鸿宗师对中国武术界的贡献,把中国武术推向世界,我自1996年开始,每年在美国举办“纪念黄飞鸿宗师中国武术锦标赛”,最初几年在曼哈顿举办,后来因为我的老外入室弟子余披祖在新泽西州的武馆越来越兴旺,因此转往新州一所大学举办,每年都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500多名武林高手参加,成为了美国武坛的一大盛事。不过,后来由于场地问题及各方面原因,数年已经暂时停办,我会找寻时机复办的。

  功夫很少设立段位制度,但我们国际余志伟洪拳国术率先走出这一步。2016年11月,我从中国大陆返回纽约,在新州武馆举行了段位制仪式。我邀请多位师傅到场观礼,以作见证,他们包括虎鹤派温志明、竹林螳螂派陈金耀、鹰爪派岑亮、形意拳陈艳、龙形派叶永康等。会中,宣布世界各地分馆议决我晋升最高的十段。此外,五大入室弟子承传发扬武术武德的责任,出任总会的会长和主席职位。

  我馆的段位制度之哲学思想和基础性,是来自周文王六十四卦中的乾卦,以及孔子终其一生所画之卦为参考,并以人类一生中不同年龄阶段所要注意的事项作为启示。这是已故“黄飞鸿”饰演者关德兴曾亲授的这门学问。

  特别要注意的是创立师傅段位制度的目的,在于不想同门之间产生误会或争执,避免像以往一样,单凭辈份或没有经过考升级试、颁发证书而产生的种种矛盾。我馆的段位制度并非是与世界其它门派来做比较。经过多年实践,我觉得如果武术要发展,必须先要把内部做好。孔子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中修身是指自身的修养,齐家除了自己的家庭外,对武林界来说还包括功夫的大家庭。我多年来的亲身经历让其感受到,在中国武林界内部斗争比门派间的斗争更多。

  武林界很常见的一种情况是当师傅或掌门人过世后,其门下弟子有不少号称自己才是最正宗的,真假难辨,死无对证,并因此产生利益上或名誉上的种种矛盾。有了段位制度后,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级数和位置在哪里。

  有人说我教徒甚严,传统师徒之礼十足。是的,每当我带学生到各地表演,吃饭的时候,我没有坐下,数十个门徒还得站著,我未扒饭,谁也不敢动筷。这是我的规矩,入得我们,就得遵守。起初是有些学生不习惯,但看见其他师兄弟都这样,便逐渐融入我们这个大家庭。渐渐地,他们会发觉有一种成就感,并且发现自己去到哪一个阶段,还有什么不足之处。

  由洗国林师傅搞起的洪拳国术总会也觉得我这一套很管用,认为要向我看齐,将古礼带回现代。此外,世界洪拳总会也接纳我这种师徒制度。

  我觉得,学武之人除了本身的武学修为之外,还要自身的修养,待人接物应有之道。要成为一个武术家,必须俱备文武医道的资格,如果只知搏斗,只是一头武牛而已。中国武术博大精深,是中国文化重要的一部份。有些人质疑中国功夫能否搏斗?我可以说,一定能打,否则过往怎样保卫自己的国家。当然,不否认也有鱼目混珠之辈,总之是“同台吃饭,各自修行”。

  中国门派林立,北方的武术,南派的功夫,多不胜数,如何去团结各门各派,非常困难。只有靠国家有关方面出面管理。但现在国家提出的段位制度,我并不认同。例如考南派的段位,应考者要打咏春拳,这是匪夷所思的事,咏春拳只不过是众多南派中的一门拳术,何以要独厚咏春?只不过是“叶问”电影火了。所以,我认为管理阶层要用有资历,懂功夫的人去担任审核委员。可惜,我暂时还未看到。现在我馆首先走出第一步,希望能收到抛砖引玉之效。我们做得好不好,外界自有评价,首先是自己做好。

  中国功夫源远流长,海内外的师傅应该抛弃门户之见,团结合作,全力发扬。特别是在欧美各国传艺授业的功夫师傅,将来继承传统国术的责任,就要落在大家身上了。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