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19】黄凌钦:做社区与警局沟通桥梁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19】黄凌钦:做社区与警局沟通桥梁

Dec 19, 2017, 01:44 AM

  侨报记者 王伊琳

  在纽约市警的队伍中,华裔警员的数量并不多,根据市警截止今年10月底的数据统计,亚裔警员的数量为2755名,不到总数36382名的8%,因此一名优秀的华裔警员则格外亮眼,最重要的是,这名华裔警员多年来勤勤恳恳,在法拉盛社区为民众服务,现在他是109分局首位会讲普通话的社区联络官,真正搭起了社区与警局之间沟通的桥梁。

  我的名字是黄凌钦,今年31岁,现在担任纽约市警109分局的社区联络官,是第一名会讲普通话的华人社区联络官,通过多样形式搭建社区与警局桥梁。不过,一开始,我并不是准备做警察的。

  我出生和长大在上海,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我父母从上海移民到美国,第一代移民的生活压力都比较大,所以那时我就一个人先在上海待着,父母在美国辛苦打拼,到了04年,父母和我说身份已经办出来了,我还未高中毕业就来到了美国。

  初来美国苦攻语言关

  来美后原本准备读大学,但是朋友建议先去高中读书扎实一下英语和其他知识的能力,我那时读的高中是位于长岛市的William Cullen Bryant High School,因为英语不是我的母语,在国内学的英语还很不够,我当时每天写作业写到很晚,英语本身还不算,其他课程也需要用英文来学习,则是难度加大不少,除了上课时在笔记本上记下很多内容,还随身带了本英文字典,看到新词就查,我还利用每一个可以把握的机会和别人说英文。学习英文的过程被我定义起来就是“牙牙学语”,重新以零姿态去学习这门语言,当时也没人会帮我,所有都得靠我自己,有时还会流泪觉得太难了,但最后还是靠毅力突破了,我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攻克了语言关,自己的成绩在学校中也可排名百分之前十。

  因缘巧合被市警招募为学员

  在06年,我开始在纽约州立大学老韦斯特伯里校区 (SUNY Old Westbury) 就读,专业是会计,但之后一次偶然的经历让我踏上了做警察的道路。在08年的某一天,我看到纽约市警招募项目(NYPD CADET) 在学校设了一个摊位招募想在市警系统中学习的大学生。我当时一看,工资挺吸引人的,好像一个小时14元,就想可以试一试填了申请表。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打电话叫我参加新人培训,我本来还是想继续从事金融工作就婉拒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又打电话过来让我去看看项目的具体内容感受一下,我这次就去了。没想到,到了那,他们直接就发申请表格,我当时想我还没有准备好呢。但后来还是填了表,再进行体能和心理测试等,又没想到,过了一会,他们打电话和我说恭喜我通过所有测试,成为纽约市警学员,08年1月22日是正式招募日。

从纽约市警警察学院毕业。(黄凌钦提供)

  初尝滋味:原来警察也是身边人

  在成为市警学员后,我第一个工作的地方是位于阿斯托利亚的114分局,当时刚来到警局的时候,我特别紧张,想着要向老板敬礼,同事们都开玩笑地说,这是分局,大家都是家人,让我放轻松一点。他们都对我很照顾,我当时就像个“十万个为什么”,同事也尽量回答我的各种问题。我那个时候要坐在前台接电话,都搞不太清楚应该怎么回复别人,我的同事就坐在我的旁边也接电话,手把手教我怎么回答。后来,领导让我开始学习做犯罪分析的文书工作以及写案件报告,告诉我以后如果要做警察,这些都是要学会的基本功课。我在114分局工作了约两年左右,得到的最大感受是警察并不是我以前想的那么威严和高高在上,在做警察之前,我对警察有点恐惧,现在亲身经历了之后,感觉他们也和每一个普通的人一样,过着自己的生活,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性格脾气,有的搞笑,有的比较友善,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嘛,我们都是纽约市警蓝色家庭(NYPD Blue Family)的一员!

黄凌钦与109分局辅警在天景豪苑作犯罪预防宣导。

  到了09年10月左右,因当时全国范围的经济衰退和纽约市经费的预期减少等原因,纽约市警的经费也被削减,我从114分局调到了纽约市警公共信息办公室 (DCPI)工作。我当时主要还是负责文书工作,每天要把当天英文主流媒体的报纸上有关执法的消息摘录下来,再扫描进电脑系统中,上司都要阅读这些新闻。

  我在DCPI工作差不多到了11年的7月份,我就宣誓进入纽约市警察学院入职了,到了年底,我从警校毕业,也标志了正式成为纽约市警警察。

  调入高犯罪率区工作,作出人生第一次逮捕

  我正式成为警察的那段时期正值纽约市犯罪率的高发期,时任的纽约市警局长凯利 (Raymond Kelly) 推出了“冲击行动” (Operation Impact Program) 项目,我就作为刚从警察学院出来的“菜鸟”级警察被安排到犯罪率较高的位于牙买加的113分局和法洛克威 (Far Rockaway)的101分局工作。在那里工作,说实话心里面是有些慌的,父母一开始也有些担心,毕竟治安不好,而且我又是唯一的亚裔,但压力化为动力,我在两个分局工作的逾一年的时间内,学习到了许多东西,也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

告知缅街小商家如何正确摆摊。

  我在那做的主要是上街巡逻、开罚单和逮捕人,刚开始开罚单的时候还畏畏缩缩不敢开,主要是自己的角色还没有转换过来,想要不就给个警告算了,但同事和他说,如果都只是给警告,起不到震慑作用,如果执法要有效果,需要一定程度的执行。

  我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人生第一次逮捕。那天快要下班的时候,我和搭档看见一个女的冲过来,说她老公打了她还抢她钱包,我们问她老公在哪里,她说就在那边跑而且只穿了短裤,我们就马上追着她老公跑,我们跑了两个街区后,终于逮捕了这个男的,这时,很多警察也冲了过来。我那时还是挺有成就感的,毕竟是第一次成功逮捕,当时心里也没时间去考虑怕不怕的问题,就是一种本能。第一次逮捕倒没太大问题,写逮捕报告可花了九牛二虎的功夫,其实也没多少字,但就是写不太好,后来花了太多时间,我的老板还跑过来帮助我一起写;第二天,检察官办公室打电话过来问具体的控罪,我当时也挺紧张的,就和他们说自己是菜鸟,他们人都挺好的,就说不要紧张,也帮助了我完成工作。

  109分局社区联络官:搭建社区与警局沟通桥梁

  我在12年的10月份后被调到109分局,来到这里的感觉是亲切,这里有许多华人。我刚开始做的是街道上的巡逻,到了13年的10月份左右,加入了109分局的商业区域小组,管理法拉盛的商业区。这个工作包括教育小商家遵守经营的一些规章制度,也包括执法,当然是先礼后兵。我感觉我能说普通话,还是可以给小商家很多便利,他们很多时候因为语言的障碍感到无法和执法机构沟通,自己的诉求不可以表达很是郁闷,如果有人愿意听他们讲一些想法他们会开始信任,所以,我把自己的手机号也告诉了他们。

罗斯福发生大火时,与搭档一起想办法救助。

  差不多过了一年的时间,市警的“社区警务计划” (NCO) 在109分局启动,许多特别小组都被打散,我就继续做巡逻和911接警。去年10月份左右,局长哈里森问我要不要做社区联络官,她说我会普通话,也是华人,应该会了解社区的诉求,我当时就答应了。在我看来,社区联络官就是社区与警局的桥梁,促进双方的理解,拉近警民关系。社区联络官也是局长的左膀右臂,及时告知社区动态,让她掌握第一手信息以更好地服务民众。

  我的工作分为几类,包括在一年中策划几百个社区大大小小的活动维护治安,比如游行;也需要在一些节日诸如黑五等在购物中心安排足够警力以确保购物秩序的正常进行。警局的一些融洽社区关系的活动,比如家庭同乐日、全国打击犯罪夜和感恩节发糖等活动也是需要我和我的搭档一起策划的。在这些之余,如果我还有余力,我也会去街头巡逻,看看小商家的动态进行规章制度宣导等工作。

  在这些工作中,策划活动维护治安工作量最大难度不小。比如一个游行,我和我的搭档要想封路计划、在哪个点部署多少名警员、考虑是否派设反恐力量以面对突袭,我们要写出一个策划报告给皇后区北区(NYPD Queens North),他们再上交给纽约市警,一旦被批准,市警则会安排相应警力部署。在每一次活动后,我们都会考虑下次的策划需要改进的空间。

  奋斗目标:当109分局局长

  我觉得自己做了社区联络官后,社区与警局的关系的确有拉近很多,毕竟语言和文化沟通比较通畅,法拉盛大部分华人都说普通话,因此这个语言的需求的确比较大。我当警察的这些年,家里人都很支持,我的太太是一个温柔懂事的女孩子,她理解也支持我有时长时间不能在家,只是叫我注意身体和准时吃饭,我的父母也是如此,希望我注意安全就好。其实,我从小就有当警察的愿望,不仅是感觉很威风,而且自己还充满正义感,希望为民除害,也服务于民。做一个好警察需要毅力、决心还有自我牺牲能力,但获得的成就感却很满足。

  我觉得在美国,只要努力、奋斗,梦想都可以实现,我刚来美国时也重新学语言吃了多年的苦,但是却一直抱着初衷朝目标奋进,我的奋斗目标是希望有一天能当109分局局长,用我对社区的了解服务更多人。我也希望自己的例子能够鼓舞更多的年轻华人,只要有想法、勤勤恳恳,都可以参与到市府工作中去,包括成为一名光荣的警察。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