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17】王璁珑:从私人画廊到拍卖行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17】王璁珑:从私人画廊到拍卖行

Nov 21, 2017, 14:00 PM

         -侨报记者 陈辰

  谈到艺术圈,也许大家会想到画廊主身着华服拿着酒杯和宾客在画廊开幕式上谈笑风生的样子,或者在拍卖场上艺术家代理人与金融巨鳄竞相举牌的样子。是的,确实是这样的,但这不是它完整的样子。佳士得艺术学院毕业,曾任职上东区画廊,现以策展人身份加入拍卖行,北京女孩王璁珑分享她的真实经历,讲述艺术圈的侧面的故事。

  告别北京安逸生活,纽约实现艺术梦

  我出生于北京,未满一岁时就随父母从北京搬到了广东珠海。在经济特区长大,父亲又从事外贸生意,因此我自小便有机会接触许多海外的事物,包括进口的零食和西方的文化。

  我从小喜欢看漫画,也喜欢画漫画 。慢慢长大了,我不再满足于漫画,我开始看美术馆的画展。2009年我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中国美术馆开了一个英国画家威廉·透纳的油画展,我买票去看了三次。

  大学毕业后,当我顺利申请到了有着250年历史的艺术品拍卖行佳士得旗下的艺术学院(Christie's Education)的艺术史专业的时候,我犹豫过要不要去,不知道是否应该离开我熟悉的地方,离开我的家人和朋友,还有当时我一份收入很高很轻松的教英语的工作。但是我想去看看美国的博物馆,想知道西方艺术圈的样子。也许我身为一个中国人根本无法融入这个圈子,但是我知道如果不去我会后悔一辈子。

  手拿马蒂斯作品走在街头,上东区画廊声色犬马

  我进入佳士得艺术学院,学习现代和当代艺术史与艺术市场(History of Art and the Art Market: Modern and Contemporary)专业。全班40个同学个个都十分优秀,其中有画廊经验丰富的总监、有藤校本科艺术史专业的精英,也有来自上流社会的权贵子弟,家里的收藏都在纽约各大博物馆里展览,而我则有幸成为当中仅有的两名来自中国内地的学生之一。

  我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一家位于上东区的画廊当助理,和切尔西区(Chelsea)的画廊不同的是,我们更偏向做二级市场,也就是从各种渠道买到作品再转手,而不是直接代理某个艺术家。

王璁珑展示藏品。 (图均为王璁珑提供)

  工作第一天,我被要求去熟悉画廊联络人的信息,里面有几千个来自世界各地在艺术圈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人名看得眼花缭乱,只记得Damien Hirst。工作初期,一天的工作常常就只发一封邮件,一封修改过无数遍的邮件。在艺术品买卖的行业里,语言艺术往往是一笔生意成交的关键。因此即使是一封简单的邮件,都不能掉以轻心,不仅要提供信息,还要用文字打动藏家。

  在画廊工作中,我曾手里拿着大师马蒂斯的作品走在纽约街头,经过灰尘弥漫的施工现场和路人擦身而过,大师的作品就安安静静的在我的手中,有着奇妙的亲密感。也曾拿着毕加索的雕塑,穿过x光安检,进入一个藏家在曼哈顿一个摩天大楼的顶层办公室。

  我人生第一次卖画的经历让我仍然记忆犹新。那是2014年3月的一天,那天一个穿着十分普通的男子进我们画廊看展览,既不像搞艺术的人也不像有钱的人。他问了我一些关于我们展览的问题,我便很认真地给他介绍那个艺术家和作品。说完以后,这个男人看着我的眼睛以十分平淡的语气说这幅画他想要,甚至没有询问价格。我愣了一下,跟他确认他是要买吗,他似乎倒被我弄得愣了,仿佛在说难道他买画有什么奇怪的吗?我赶紧找来我老板,让他们交涉后来的细节。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外表平凡的人是Bed Bath & Beyond的老总,也是一个有名的艺术品藏家。

王璁珑展示藏品。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两周后这个人又回来了。他说之前买的画他很喜欢,但他妻子却看上另外一幅,因此希望可以换一下。听完他的想法后,我告诉他你有自己喜欢的,妻子有她喜欢的,那为何不两幅都买下来,皆大欢喜。他想了一下,然后买下了另一幅。

  为探信息化身间谍,商人之间无间道

  在很多画廊,不是简简单单给钱就可以买画。我老板喜欢说,艺术品也要挑人的。如果他觉得这个客人不适合这件作品,那么多少钱也不会卖。

  有一次另一个画廊老板的客人想看我们一幅安迪沃霍的画。为了避免我们和他的客人联系上,这个老板专门嘱咐我们把画送到一个第三方的地方给他的客人展示。这个展示的地方选得非常用心,它在纽约中城一栋完全没有窗户的高楼里面。许多人经过都不知道这一栋方方正正的像保险柜一样密不透风的楼是干什么用的,其实它就是个保险柜,许多有钱人,明星,甚至黑道集团都在里面存放贵重的东西,这连里警察都进不去。为了保证画能安全展示,我要先简单布展。我和前台说明我的意图,并且说一个暗号,才能进去。等我进去顺利布置好之后,这家画廊的老板来了,他客气地催促我在他客人到来之前离开,我便假意离开,但随后走进这栋大楼对面的一家快餐店,按我老板指示的,拿出手机开始给他直播进入大楼的人们,直到我们确认了对方客人的身份,我才离开。了解买家,对于我们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

  辞职不等于离开 懂得享受生活才是正经事

  这份画廊的工作带给我很多珍贵的机会,比如在佳士得和苏富比的印象派艺术和战后艺术拍卖场上,和全世界超级藏家共坐一席,参与价值上千万的艺术品的拍卖。场上常常只有我一个年轻的中国女孩,坐在许多顶级画廊主之间。有的时候,我一天能见到奥斯卡影帝小李两次,早上在画廊里见和晚上在拍卖场上见——他不光演戏很认真,买艺术品也很认真。

王璁珑生活照。

  在画廊三年的时间,我工作渐入佳境,以至于某天我突然回顾,发现我很长一段时间什么事都没有为自己做,所有事都是围绕我工作和我的老板,生活渐渐被工作吞噬了,这也一瞬间让我意识到这个职业太可怕了,可以得到很多,也会失去很多。有的人做好工作就实现了自我的价值,但是有的工作你要是做好了就失去了自我。于是我像那个《穿Prada的恶魔》书中的特别助理Andy一样最终证明了自己能胜任后,也离开了老板Miranda。

  过手即拥有,拍卖行工作悟出人生感悟

  加入拍卖行后发现,和画廊不同,拍卖行的工作量非常大,常年都有大量的买卖在发生,一天可以同时和几十个客人联络不同的事宜。工作初期我依旧按照以前画廊的标准,把每一件事情做到完美,后来发现这样一来工作永远不可能按时完成,随后我便改变步调,从完美主义逐渐变成效率至上。

  在一场老板让我组织的拍卖中,我需要和同事们整理出一个已经离世老人数十年的收藏,屋子的混乱程度几乎没有拍卖行愿意处理。我们一进门的时候,空气中都是淡淡的陈旧与腐朽的味道。在他所居住的三层公寓中,每一个房间都堆满了物件,不见天日。我小心爬到窗口把窗帘打开,阳光射进钢琴上的钟上,在飞舞的灰尘中,钟表还在嘀嗒走,可是房子的主人早已不在。我们从连落脚点都没有的入口开始,一点点的清理。期间通过他的遗物渐渐了解老人的人生轨迹——抑郁症资料,冰箱里冻满的快餐店汉堡,还有已经和他断绝联络的儿女们童年的照片。因为抑郁症,有些人需要用某些特定方式来对抗自己的情绪,他则通过购买艺术品来填补内心的空洞和不安,仿佛只要买了拿回家就可以短暂缓解情绪,即使这些箱子他从来没打开过。尘封的箱子满满的一直堆叠到天花板,有许多甚至超过30年。

为文中离世老人整理毕生收藏。

  这是我经历的最艰难的拍卖,我们5个同事,从早到晚在他家里连续整理遗物,一个星期才把他的藏品和垃圾区分开来。也在过程中让我对生活和艺术产生唏嘘。东西不是越多越好,拥有得太多反而成为负担。因此在回家之后,我进行了一次“断舍离”的大清理,扔掉了所有我家中大部分的杂物。

  通过拍卖行的工作,我得以经手许多古董和珍贵的物件。我开始发现其实并非人在收藏物,而是物在收藏人。东西被委托到拍卖行不外乎三个原因,离婚,债务及死亡。在这一行见证了许多悲欢离合。也常常见到老一辈精心收藏一辈子的东西,被下一代当做垃圾一样处理掉。

  因此尽管这个行业并不轻松,但是我觉得自己所在经历的一切都很值得。我每天都感谢当初自己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行业。即使收入相比其他许多行业并不算高,但是收藏界有一句话,“过手即拥有”。我虽然没有拥有这些东西本身,但是每天都可以学习和欣赏每件东西和它们背后的故事,我觉得比拥有更加重要和有意义。我将继续做下去,感受艺术品的美与收集背后的故事。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