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八友集/八妻逝矣 相濡以沫四十載

八妻逝矣 相濡以沫四十載

July 10, 2017, 02:06 AM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八友中學時讀蘇東坡這首詞,只覺詞句淒婉清美,動人肺腑,催人淚下。這首詞就一直在腦海中。今天憶起重諗,竟然不能自己,肝腸寸斷,淚下如雨。因為八妻走了,走到另一個沒有痛苦的世界。奪走她的性命的病叫做神經線系統退化症,俗稱“漸凍人”。英文學名更簡單,叫ALS。世界著名科學家霍金,就是患這種病。真是開玩笑。所以八妻帶淚自嘲苦笑:“樂透又唔見我中。這種唐人罕見的病卻找到我的頭上來。”

  你三月發病之初衹是講話有歪音,後來卻越來越嚴重,兒子替你找到哥倫比亞大學醫院的一個頂尖神經科日裔醫生診治,也束手無策,衹能自求多福。那一天,你病發,首次進了NYU醫院,即晚回來,那知沒隔兩天,你又去了下城醫院,住了三天,勉強出院。當晚,夜涼如水,你披衣而起,出房到廳休息前,怕我著涼,還替我加了一張薄被。我是知道的,怕打擾你,衹能忍著淚水。翌日清早,你已是呼吸困難,將你急送哥大醫院。那時,你講話已模糊不清。由可以勉強走路到要人攙扶才可緩步,病勢越來越不行了。那天我和女兒從醫院回來,很久沒喫你煲的湯水,我買了一個節瓜,用瘦肉煮好湯,端出飯桌時,女兒哭問:“爸爸,媽咪係咪以後返唔到屋企?”我當場淚崩。

  後來,你被轉移到上城一間療養院,幾次看見你遭受ALS攻擊神經系統時,顫抖著病軀,陷入昏迷狀態,我的心也在抽搐,難為你啊!不久,你漸漸失語,要靠大量氧氣呼吸,已經難再呑嚥,衹能給你注營養水,你的身體無力再移動。再將你送到西奈山醫院。你在手寫版寫下:“很久沒有喫東西,很久發不出聲音。放棄我,不要救我。”我怎能放棄你,衹有祈求上天給你奇跡 。到了國慶日,你日漸虛弱,最終送你前往末期療養院。8號那天,兒媳帶著小孫子、小孫女去探你,他們握著你的手,可以看到你久違的透點光亮的眼神。喫完飯後,我再到醫院,你的狀態再明顯下沈,手已無力抬起來寫字,散亂的目光望著我,又頹然閉上。我叫你好好休息,明天再來看來。翌日一早,醫院來了電話,說你走了。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八妻一直以來極少病痛,每說這不是好事,最怕病起來大件事。果不然,這場大病就要了你的命。“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我結婚40年,原本和你今秋到張家界、香港旅遊後共同慶祝紅寶石婚,給你買顆紅色寶石。誰知道你命薄如斯。病中,你對兒子說我也算是個好老公,顧家,很捨不得離開我。其實你謬讚了。我見到前挺後翹的靚女也會心動多望幾眼;打麻將有時亦會多打四圈,遲了回家讓你生氣的。

  我倆40載相濡以沫,結婚之初,我捱三份工作,你也在衣廠努力。兒女出生後,你說要親自教育他們成材,做全職主婦。現在,兒女早已長大成人,你我也到退休之年。今年三月我們一起申領退休金,滿以為可以一起遊山玩水,頤養天年。如今卻是事與願違,留下我隻影孤身,卿何其忍心。“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但願能在夢中見到你,看你梳妝打扮,准備與八友外出飲茶。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