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美国华人口述实录93】智勇双全 华警传奇 方子源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93】智勇双全 华警传奇 方子源

May 2, 2017, 02:10 AM
  1981年,方子源与悍匪驳火的英勇事迹上了主流媒
 9·11发生后纽约证券交易所停摆,19日重开时,在废墟执勤的方子源与同袍应邀敲钟。(照片均由方子源提供)

  前警察总局长凯利向方子源颁奖,旁为方太廖巧珍。

方子源升警务副总监的定装
方子源的警务副总监章。
“夫唱妇随”。有方子源唱粤曲的场合,少不了廖巧珍。

  方子源,一个社区民众很熟悉的名字。他在纽约市当差23年,曾与歹徒单对单驳火,勇战受伤。退休前的官衔是华人警察中最高的--警务副总监。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精通虎爪派功夫,曾任美东国术联谊会会长。同时,又醉心粤剧粤曲,通晓二胡、秦琴等多种乐器。

  ■ 侨报记者 叶永康

  我是方子源,英文名为Dewey Fong,1949年在广东开平出生。我的祖父很早就在美国谋生,而父亲回乡跟妈妈结婚后不久就返回美国,继续经营餐馆,也开过洗衣馆。我两岁的时候,母亲带着我来到香港定居,等候父亲申请我们移民赴美。

 

  自修中文 随师习武

  1958年,移民申请终获批准。来到美国之后,一家人居住在布朗士。接受西方教育之余,仍不忘中国文化。幼小的心灵仍没有忘记在香港读书时的中文,觉得自己是中国人,不应该忘本,因此经常自修中文。大约16岁的时候还每个周日到唐人街华侨学校上课,时常拿著中文书问老师。

  当年的华埠虽然没有现在的多彩多姿,但对居住在“穷乡僻壤”的我来说,也是很吸引人的。于是,我又迷上功夫,跟随虎爪派伍伟康师傅习武,也得到过多位武林前辈的指点。此外,因为在香港时常常听电台的粤曲节目,对粤曲也有浓厚兴趣。机缘巧合,我在华埠的音乐社也开始学习粤乐。

  我一面读书,一面学习自己喜爱的文娱活动,惬意又有满足感。到了1971年,我还在念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兴起投考警队的念头。想就要去做,笔试、面试都过关了,原本1973年就可以入警校受训的了。但因为纽约市经济出现逆差,市府各部门都要裁员,保护市民的警队也不能幸免。在这种艰难情况下,只有等待。

  1979年,我接到通知,可以报到入警察学堂了。经过魔鬼式的训练,我毕了业。当年警察分三个部门,包括:房屋警察、捷运警察及纽约市警察。我被分配到房屋警察部门去,在此后数年间,我尽其职责,很多次受到上级的赞赏。

  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是1981年7月31日下午3时左右,当时我是便衣巡逻,防止罪案的发生。当天我经过下东城七分局辖区时,接到无线电通知,我们的警车在哥伦比亚街截停一部可疑车辆。我三步并作两步,前往支援。那时,可疑车辆的三名非裔男子已被请下车。警装同袍准备带他们到警局协助调查。

 

  追捕罪犯 驳火受伤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名嫌犯突然拔足飞奔,朝北边政府楼方向逃去。这人离我比较近,我立即追去,在距离十多呎时,我已拔枪在手,大喝对方朿手就擒。但嫌犯却不理,并反手从身上拿出武器,接著转身面对著我,这时我才看清他手中拿的原来是一支火力颇猛的枪械,连环射出四发子弹,幸而没有打中我。我不甘示弱,也回敬数弹,就这样在街上枪战起来,街上途人纷纷走避。

  因为我的前冲力很猛,枪战较吃亏。这时,我学的功夫派上用场了:首先把左腿提起踏下,稳住前冲势头,再把右腿提起,保护要害,左手拿著无线电掩护心房,使用太极功夫中“金鸡独立”跟嫌犯驳火。打到第六枪时,我发觉自己中了枪,因为我的大腿有疼痛感。我可以感到,对方是个有枪战经验的人,因为他逃走时走“之”字形,在走到右方时,有一个妇女在旁,我不能开火,要等他走去左边时才可以射击。嫌犯这时冲进一条横巷,我负伤追进去时,右半身开始麻痹,整个人扑跌在地。这时,我的支援赶到,嫌犯也逃进政府楼内。

  同袍赶到后,立即将我送到表维医院治疗,医生证明我中了一枪,子弹从我右腿入,背部出,情况相当危险的。嫌犯是个对枪械了解,有丰富作战经验的人,用的是半自动手枪,向我射击了8弹,而我也是6弹全部射出。

 

  悍匪中枪 同一病房

  此时,警方知道嫌犯进入了政府楼,但由于对方是穷凶极恶的悍匪,警方不敢掉以轻心,几乎调派了下东城全部警力围捕,作地毯式搜查。最后知道对方匿藏在天台,乃缩小包围网,喝令悍匪举手投降。但对方负隅顽抗,想作垂死挣扎,竟举枪想射。我的一个同袍手急眼快,先发制人,一枪打中悍匪头部。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嫌犯也被送到表维医院。不知是否巧合或是什么的,悍匪竟被推进我的病房。不久,大家都知道原来是对头人,少不免又来一顿骂战。不过,这名悍匪最终不治,捱不过于翌日凌晨死亡。可见作法自毙,为非作歹没有好下场。

 

  表现英勇 获颁奖章

  我养伤期间,上司认为我表现英勇,颁发了一个最高荣誉奖章给我。伤好之后,继续警察生涯。一年后考升级试,成绩不错。1983年升警佐,1985年升巡官,然后升局长、副督察、正督察。1996年获擢升为警务副总监,接掌行政工作,到过多个地区担任指挥官,例如曼哈顿南区、皇后区南区和北区等。

 

  身处纽约 心系祖国

  在任期间,经常与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地区的警界联系沟通,他们组团访问美国时,我也一定尽地主之谊,带他们观光拜会。例如2004年陈玉驹担任中华公所主席时,我接待过大陆和台湾的高级警界访美团,带他们拜会中华公所,让他们了解纽约华人社区的历史和环境。大约十年前,世界警消奥运会在纽约举行,香港警界派队参赛,我虽然已经退休,但还亲自接待,在华埠设庆功宴。粗略计算,当差期间我招呼过五六十个警界访团。

  当然,我自己有时也组团到大陆和港、台访问,与当地警界交流沟通,增进双方友谊。我身处美国,但也心系祖国,到过中国多个地方访问。有一年在贵州,与当地警界座谈,面对逾千公安,我向他们介绍了美国的警务情况及自己的经历,受到大家的欢迎。

 

  钟情粤曲 夫唱妇随

  我是一个醉心中国文化艺术的人,尤其钟情粤曲艺术,古筝、二胡、秦琴等中乐都稍有研究。可喜的是,我的太太廖巧珍和我都有共同喜好,经常两人同台合唱,特别是敬老活动、喜庆场合,只要我们有时间,一叫即到,永不“托手踭”。

  我爱上粤乐之后,发现好处多多。粤剧戏曲的故事内容很好,特别强调隐恶扬善的美德和善恶有报的结果,是起教化世人的作用。日子有功,我们会受到潜移默化令到个人素质更加善美。唱曲,更可藉以抒发感情,有益健康。因为曲情里有喜怒哀乐的变化,我们可随着曲情尽量抒发自己的感情,把心中的不快尽寄曲中,得以舒解;又或者从唱曲中得到其它的欢愉和满足感。

  功夫,也是我自小喜欢的运动。我只有几岁的时候,就经常看关德兴、石坚主演的“黄飞鸿”电影。来到美国后,有机会学习虎爪国术,对我的职业有莫大的好处。好像那次枪战,如果我没有学过功夫,便缺乏应变能力,中枪部位便可能是要害。

 

  遭遇歧视 勇敢抗争

  很多人问我,少数族裔人士当警察,会否受到歧视,我觉得在所难免。特别是在二、三十年前,主流社会往往认为华人是外来者,不属于这个地方。其实这是极大的错误,因为我们来到这里,跟其他移民一样,都是来到我们想要生活的地方。华人对美国都有贡献,如果有人对我们说“这里不欢迎你们”,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2000年3月底的一天,纽约警察局皇后区104分局局长库波特,在警车上通过电话向我汇报工作。但汇报之后,库波特便和同车的两个下属一起嘲笑起我,说我笨,像个中餐馆送外卖的。但这位白人局长一时间竟忘记自己汇报工作后还没有关掉电话,于是他和同伴的讲话全部被我的留言机录制下来。我将录音带交给上司,上司后来将其送到警察局“平等就业机会部”,等该部门处理。

  纽约市白人警察嘲笑华裔上司事件被新闻界披露后,立即引发华裔社区关注,不少社区领袖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的种族歧视案件。“平等就业机会部”作出决定,将库波特调离皇后区,到布碌仑的警察分局夜班工作,没再升职,另外两个当事人也受惩处。

 

  勇气智慧 市长称赞

  当时的市长朱利安尼认为我是一个出色的高级警官,在办理疑难危险案件时尤其显示出特殊的勇气和智慧,令人尊敬。

  我呼吁华人假若受到不公平对待,一定要站出来发声,为自己争取权益。举例说,我们抓到专以华人为打劫对象的嫌犯时,问他们为什么选择性打劫?通常他们会给出三大理由:一,华人有钱;二,华人不反抗;三,就算华人报了案,也不会出来指证。我恍然而悟,原来正是侨胞的懦弱,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最大的受害者。所以很多时上庭时,我都会登门拜会受害人,陪他们一起出庭,要求他们指证,将嫌犯绳之于法。

  我2003年6月退休,做了23年警政工作。退休不久又有新的任务,当了美国联邦国土安全部安全总监,在纽瓦克机场上班,其后又调往国务院做礼宾司,工作至2010年,才宣告正式全退,只担任Fraternal Order of Police(简称FOP)Lodge 997之会务主席。这是警察工会的组织,属联谊会性质,每个州市都有分会,有现任和退休的警务人员参加。平时主要服务社区,做公益事业。

  最后,我鼓励华裔年青一代参加每一项对社会有贡献的行业,包括警队。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行业,“儆恶惩奸,维护治安,保护民众”,有什么行业比当警察更有满足感的呢!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