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洪都拉斯旅行记(之三)

Apr 20, 2017, 17:35 PM
庙宇的台阶上这个硕大的人头石像,据说是太阳神的化身

庙宇的台阶上这个硕大的人头石像,据说是太阳神的化身

科潘小城自古以来就是玛雅人的居住地

科潘小城自古以来就是玛雅人的居住地

  科潘的清晨是美丽而宁静的,在这个到处被郁郁葱葱覆盖着的天地中,梦幻也是浓稠的,就连那雨水也能体贴你的心思。听说这里自古以来,每天早晨都会洒些带着花香的毛毛细雨,悄悄地把漫山遍野都清洗一遍,让整个古城内外更加充满绿色的风情。

  按照预定计划,Raúl Welchez 先生和他的弟弟,于早晨8时准时来到我们的房间,带领我们前往parque arqueológico copan ruinas玛雅遗迹发掘现场。

  我们知道,玛雅文明是世界上唯一诞生在热带丛林并非大河流域的文明,它与印加帝国及阿兹特克帝国并列为美洲三大文明。玛雅文明诞生于公元前1000年,分为前古典期、古典期和后古典期3个阶段,主要分布于现今的墨西哥东南部、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伯利兹等5个国家。而洪都拉斯的科潘玛雅遗址,是属于玛雅文明古典期的科潘王国都城遗址,也是玛雅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其坐落在13公里长、2.5公里宽的峡谷地带,平均海拔约600余米。遗址范围非常庞大,现在已经发掘出土供人参观的是该古城遗址的中心区域,仅占遗址总面积的五分之一,而许多深藏在地下的玛雅古城遗址,还有待于人们进一步发掘和研究。我们今天要去会见中国考古专家的地方,就是科潘玛雅遗址中一处新的发掘考古基地。

于利祥一行同中国专家以及洪都拉斯的几位考古研究员在考古发掘现场合影留念
于利祥一行同中国专家以及洪都拉斯的几位考古研究员在考古发掘现场合影留念

  玛雅遗址  相遇中国专家

  车行40分钟,我们一行来到parque arqueológico copan ruinas,这里距供游客参观的古城遗址约9公里。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专家张文先生(化名)。说实话,无论是来到中南美洲已经三个半月的本人,还是一直侨居海外的柯林峰、周锦标二位会长,能够在异国的偏远山区见到中国专家同胞,大家心中都感到特別高兴。

  我坦诚地告诉中国专家张文先生和洪都拉斯的几位考古研究员:多年来自己一直对中美洲玛雅文明和南美洲的印加文明有着浓厚的兴趣。去年在南美曾深入到秘鲁安第斯山区的库斯科、圣谷、的的喀喀湖、马丘比丘,以及到玻利维亚、智利北部、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等地追踪探访了印加文明的发展和历史演变,撰写了一部《印加古国亲历记》,并已在美国《侨报》“天涯寻梦专栏”予以陆续发表。这一次我想趁到中美进行《海外华人发展史》的采访之机,实现另一个目标,就是要亲自跨越洪都拉斯、伯利兹、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墨西哥等五个国家,完成对玛雅文明史的系统考察。然后从一个文化行者的追踪经历和不同视角,将所见所闻,所思所悟,写成一部介绍整个玛雅文明发展和消亡的历史文化游记。大家听了以后,尤其是在得知我此前已经到过墨西哥国的几处玛雅古城,现在又专程从很远的特古西加尔巴来到这里,准备对科潘玛雅遗址进行追踪考察时,感到既惊讶又倍感亲切,都愿意帮助我实现这个史无前例的计划。

  于是,他们和我合影并交流尚未向世界公布的考古新发现。有位洪都拉斯的考古专家还告诉我关于他们村上的神秘现象和玛雅传说。接着,中国考古专家张文先生和洪都拉斯的专家一起领着我们走进尚处于保密状态的发掘现场。在这里我看到了几百件刚出土的石刻石器,大的石刻竟有十多米长。他们告诉我,其中有十几件属于玛雅文化中极为罕见的珍贵文物。面对中外专家的无比热情,我们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能够在洪都拉斯玛雅文明的发源地,同中外考古专家进行关于玛雅文化的坦诚交流,真是三生有幸!

  想想中国建国之前一直到20世纪末期,由于国家的经济基础薄弱,科技水平有限,不要说援助外国,就连国内一些重要的历史遗址的考古研究都不得不依靠外国专家、外国技术的帮助。现在国家强盛了,经济科技都发达了,不仅国内的考古研究可以独立自主的完成,还经常援助其它国家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怎能不使中华儿女感到万分地自豪和骄傲!

进入科潘玛雅遗址,首先欢迎于利祥一行的是灵美神奇的,俗称大金钢的中美鹦鹉
进入科潘玛雅遗址,首先欢迎于利祥一行的是灵美神奇的,俗称“大金钢”的中美鹦鹉

  探访古城  追踪神秘文明

  告别了中国的专家同胞,告别了热心的Raúl Welchez先生和他的弟弟,我们迅速赶到闻名遐迩的科潘玛雅古城的中心遗址。这里如今已成为洪都拉斯最重要的旅游胜地,每天都有国际旅行者和历史文化学者络绎不绝地前来游览和考察研究。

  进入科潘玛雅遗址后,首先欢迎我们的竟然是上百只可人的鹦鹉。这种鹦鹉体型很大,羽毛艳丽,灵美神奇,俗称“大金钢”,其中蓝色羽毛的尤为珍贵。这种鹦鹉为中美洪都拉斯、危地马拉等国所特有,它们不怕人,对游客的挑逗懂得配合且非常热情。遗憾的是这些鹦鹉学舌的都是西班牙语,对中国话一窍不通。

  这时,柯林峰和周锦标二位会长请来了一位资深导游。这位导游已经72岁,但腰板硬朗、精神矍铄。令人感兴趣的是,这位导游祖辈都是玛雅人,而且还会讲几句中国话。他告诉我们:自己的理想就是做一辈子导游,一辈子传播玛雅历史文化,将来死后也要葬在这片玛雅人的土地上。我望着他那执著而充满信念的神态,不由肃然起敬。

  我们随着导游,首先来到该古城遗址的中心广场,这里的核心部分是宗教建筑,主要有金字塔祭坛、6座庙宇、36块石碑、石阶、石碑、雕刻等。还有16组住房遗迹,按照距离宗教建筑的远近,分别是祭司、部落首领、贵族、商人以及一般平民的住房。这是玛雅文明社会等级制度和宗教至高无上地位的反映。 

  科潘玛雅古国向以精美的石碑浮雕和发达的象形文字闻名于世,其石碑浮雕数量之多,象形文字符号蕴涵之独特,在其它玛雅遗址中是少见的。这里有一块多达2500字的铭刻,是世界玛雅文化题铭学上罕见的珍贵文物。

这块石碑上多达2500个象形文字和符号的铭刻,是世界玛雅文化题铭学上罕见的珍贵文物
这块石碑上多达2500个象形文字和符号的铭刻,是世界玛雅文化题铭学上罕见的珍贵文物

  我们首先登上了广场中的金字塔祭坛,这座金字塔高约30米,共有63级台阶。仔细观察发现,这个金字塔是由2500块刻着花纹及象形文字的方石垒成,通往祭坛的石阶两侧都雕刻着倒悬着的花斑大蟒。

  广场的中央,有两座玛雅人祭祀太阳神和月亮神的庙宇,分别有两条地道相通,各长30米,宽10米。庙宇墙壁门框中有丰富多彩的人像浮雕。在一座庙宇的台阶上,立着一个非常硕大并刻有金星配饰的人头石像,据说是太阳神的化身;另一处立有两个非常奇异的狮头人身雕像,雕像的一只手握着一把火炬,另一只手攥着几条蛇,嘴里还叼着一条蛇,导游说这是月亮神和雨神。在两座庙宇之间的空地上,耸立着14块石碑,都是建于613年至783年之间。这些石碑高低不一,均由整块石头雕刻而成,上面刻满了象形文字和具有象征意义的雕像。

  我们看到,山坡和另外几处庙宇的台阶上,还耸立着一些巨大的、表情迥异的人头石像。导游告诉我们:这里原是纪念玛雅人的第一位祭司、象形文字和日历的发明者伊特桑纳的祭台,伊特桑纳死后,被雕刻成众神中的主神供奉在这里。而后凡玛雅人祭司或首领死后,都被雕刻成各种神灵供奉于此。

  在古城遗址中,我们找到了传说中的一个面积约300平方米的长方形足球场。球场铺着石砖,两边各有一个坡度较大的平台,平台上至今仍有建筑物的痕迹。据询问导游得知,科潘的玛雅人每次在举行祭祀仪式时,都要在这里举行一场奇特的球赛来选拔部落中的勇士,胜者成为英雄,输者作为活祭的“牺牲”供奉给神。根据玛雅人对神的狂热崇拜,认为被献祭是一种神圣的荣耀。

  我们一边参观游览,一边听导游滔滔不绝地讲解关于这座玛雅王国都城的传奇故事。玛雅文明的各种历史传说和未解之谜无不让人心驰神往……

于利祥在古城遗址中找到了传说中的长方形足球场,当初科潘的玛雅人在举行祭祀仪式时,都要在这里举行一场奇特的球赛,以选拔部落中的勇士,胜者成为英雄,输者则作为活祭的“牺牲”供奉给神
于利祥在古城遗址中找到了传说中的长方形足球场,当初科潘的玛雅人在举行祭祀仪式时,都要在这里举行一场奇特的球赛,以选拔部落中的勇士,胜者成为英雄,输者则作为活祭的“牺牲”供奉给神

  历史之谜  何故突然消失

  整整8个小时的考察,我收获了许多关于科潘玛雅遗址的历史知识。眼前的这座玛雅古城属于玛雅文明古典期(公元215—900年)的科潘王国的都城。公元5世纪到9世纪,正是科潘玛雅王国的鼎盛时期,这座古城也就成为玛雅文明最古老的学术中心和宗教中心。不少与天文、历法有关的玛雅文明遗迹就诞生在这里,许多金字塔和精美石刻也是那个时期的文明产物。然而公元9世纪后,科潘古城的玛雅人和其他玛雅城邦的人一样,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时,夕阳已将古城遗址染上淡淡的金色,一个行者的灵魂似乎从体内飘出,游荡在这座玛雅故都,在和这个神秘古城积淀的历史相聚,在与那些精美的石碑、雕像、金字塔,以及蕴涵丰富的象形文字诚恳地对话……

  是的,作为一个追踪历史文化的行者,多么迫切地想知道:已经在天文学、数学、农业、艺术及文字等方面都创造了极高成就的科潘玛雅人,在公元900年后,为什么会和其他城邦的玛雅人一样,突然放弃了繁华的城市,放弃了高度发展的文明,一夜之间消失于中美洲的热带丛林,而且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背弃文明的做法,是出于自愿还是别有隐情?

  面对既遥远又近在眼前的一切,神秘的科潘玛雅古城,神秘的玛雅文明,能否告诉我,你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天涯寻梦专栏之26 文图/于利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