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洪都拉斯旅行记(之二)

Apr 20, 2017, 16:56 PM
洪都拉斯皮卡乔山上(海拔1300米)的基督像

洪都拉斯皮卡乔山上(海拔1300米)的基督像

世界著名的苏亚巴圣母院被誉为洪都拉斯的艺术圣地

世界著名的苏亚巴圣母院被誉为洪都拉斯的艺术圣地

  在洪都拉斯首都期间,当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领导为了让我更好地完成《海外华人发展史》的采访任务,特地请了一位老侨民沈炳威先生陪同我在首都的新老城区进行考察走访。沈炳威先生移民洪都拉斯已经四十多年,现在是洪都拉斯工商文化协会的顾问。有了沈老先生的帮助,我搜集到不少关于洪都拉斯华人华侨的资料,而且还对该国的历史文化和现实状况进行了深入的考察采访。

洪都拉斯科马亚瓜市是中西部的商业中心,19世纪曾为洪都拉斯共和国首都,这是市区的一座街心公园
洪都拉斯科马亚瓜市是中西部的商业中心,19世纪曾为洪都拉斯共和国首都,这是市区的一座街心公园
建于殖民统治时期的圣米格尔大教堂,位于洪都拉斯首都老城中心
建于殖民统治时期的圣米格尔大教堂,位于洪都拉斯首都老城中心

  淳朴自在风情独特

  洪都拉斯的首都特古西加尔巴在印第安语中是“银山”的意思。该市人口中50%以上为梅兹提索人,其它为印第安人、穆拉托人和桑波人。市民基本都信奉天主教,都讲西班牙语。这座城市也是世界上极少数至今还不通铁路的首都之一。

  由于特古西加尔巴四周群山环抱,地形十分险要,几次修筑铁路的尝试都未成功,因此,主要依靠首都特古西加尔巴、圣佩德罗苏拉、拉塞瓦、塔兰卡4个国际机场和泛美公路与国际国内的联接交通。

  沈炳威先生陪同我一起游览了古西加尔巴的新老城区,洪都拉斯首都在我心中勾勒出的印象是:老城区街道比较狭窄,但各种建筑色彩柔和,尤其是一座座哥特式和巴洛克风格的大教堂很有特色,悬挂式的居民阳台随着山坡的起伏十分醒目。而位于河左岸的新城,则地势平坦,议会大厦、中央银行、总统府等现代化高楼大厦多集中在这里。

  市中心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中央的“莫拉桑公园”内矗立着民族英雄、中美洲独立运动时期的杰出活动家弗朗西斯科·莫拉桑的塑像。公园后面是中央政府大厦;左面是建于殖民统治时期的圣米格尔大教堂,教堂塔顶上有一座古老的西班牙大钟;右面是国家博物馆,里面保存着各种历史文物和动植物标本。圣米格尔大教堂和国家博物馆现已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

  我们还考察了世界著名的苏亚巴圣母院,这座宏大的宗教建筑被誉为洪都拉斯的艺术圣地。进入圣母院的教堂,你就会沉浸在一种浓郁的宗教氛围当中。大教堂里保存着一座精雕细刻、价值连城的圣母像,人称“苏亚巴圣母保护神”。在这座圣母院中,还汇集了各种雕塑和印第安人的手工艺术品等民族艺术精华。

  在特古西加尔巴这座城市中,处处都展示着淳朴的民风。人们友好的举止,善良的笑容,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我们走在街道上,时常会遇到当地人很友善地向我们挥手致意。那份热情和尊重,让我这个远方来客倍感亲切。

  洪都拉斯的首都和其它城市一样,贫富不均,房屋新旧大小也不一样,但都是民间留传下来的个人房产。贫穷的街区有,环境良好的富人居住区也有。平民的房子虽说破旧一些,但却属于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更不会被强拆强迁。穷人所享受的良好生态环境,呼吸的清新空气,包括所吃的食品、海鲜肉类、蔬菜水果,与富人、政要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在洪都拉斯这些国家,腐败肯定也是存在的,但国民的权利是平等的,即使是总统也没有任何“特供”。所以你不要光从表面上看所谓的经济落后和贫富差别,这里的人基本都过得怡然快活,自由自在。

  大街上不时驶过一辆辆被涂得五颜六色的车辆,里面密密麻麻地挤满了皮肤黝黑的当地人。路上跑的这些汽车,多是其它发达国家淘汰的二手货。这些老爷车一路上播撒着流行音乐的噪音和玛雅民族遗留下来的原始风情。而这些街景又与闲情逸致、色彩柔和的风光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警察与保镖是这个国家的一道特殊风景线。在洪都拉斯的每个城市,只要你出门,就会看到一些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伫立在银行、饭店和各种商业店铺门口昼夜执守,以防不测。在街头或马路上,也都有手持各种枪械甚至抱着冲锋枪或轻机枪的军警,他们或站在街头,或在人群里巡逻。看得出洪都拉斯人对这种情形已经习以为常。而对于来自异国他乡又不熟悉当地情况的人来说,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怎能不感到毛骨悚然。

科潘玛雅酒店为欧洲古典风格,文化高雅独特
科潘玛雅酒店为欧洲古典风格,文化高雅独特
于利祥和德裔咖啡庄园主(右)Raúl Welchez 先生在调味实验室合影
于利祥和德裔咖啡庄园主(右)Raúl Welchez 先生在调味实验室合影

  远方寻梦庄园采风

  结束了对洪都拉斯首都及周边一些地区的考察后,柯林峰、周锦标二位会长在和我的交流中,得知我正在对中美洲的玛雅文明和南美洲的印加文明进行研究,并对洪都拉斯的科潘玛雅遗址有着浓厚的兴趣。于是,他们决定放下手中的一切事务,亲自驾车陪同我前往科潘玛雅古城遗址进行实地追踪探考。

  科潘玛雅古城遗址,是玛雅文明中最古老且非常庞大的科潘古国早期都城。位于距首都特古西加尔巴西北部485公里处,临近危地马拉国边境。将近500公里的崎岖山路,听说大部分都要在群山中行走,还要经过几处毒枭领地,有许许多多说不清的危险。但是,由于远方的诱惑和执著的信念,我们三人于清晨6时在相互鼓励中踏上了去科潘玛雅遗址的征程。

  途中我们经过科马亚瓜(Comayagua),这是该国中西部的商业中心,始建于1537年,曾为西班牙洪都拉斯殖民地的首府。公元1825-1880年曾为洪都拉斯共和国首都。科马亚瓜有许多保存完好的殖民时期建筑,还有一座建于1632年的中美洲最古老的大学。游览了科马亚瓜后又走了几小时,即进入了群山环绕的高原。由于这里的海拔、气候等自然条件适合咖啡的生长,是中美洲远近闻名的优质咖啡产区,并拥有中美洲第一个“原产地名称保护”的咖啡种植园。

  因为柯林峰先生的公司还是洪都拉斯咖啡的出口代理机构,所以对这一带非常熟悉。为了能够使我多了解一些洪都拉斯的咖啡种植和生产加工情况,他在出发前一天就和这里的一位德裔咖啡庄园主Raúl Welchez先生进行了联系。当然,还有一个其他的原因:这位咖啡庄园主还是科潘玛雅(Hotel Marina)高级酒店的董事长,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我们一行于下午3时抵达Finca Santa Isabel咖啡庄园(cafe),并应邀参观了加工制作的各道工序和调味实验室。德裔庄园主还亲自开着山地吉普车,带我们到山上游览了他的咖啡种植园。这个种植园简直就是一座森林公园,有千百种奇花异草,珍贵树木,还有随处可见的珍奇动物。上山的石阶和沿途供人休息的欧式亭屋也都很别致。满山的咖啡树,满山的醉人风光,令人大开眼界。

  许多喝咖啡的人,对于洪都拉斯的咖啡似乎有些陌生。其实,洪都拉斯生产咖啡的地理条件非常优越,平均栽种的高度均为海拔1,100公尺以上,这是咖啡生长最理想的海拔高度。洪都拉斯境内有28万公顷的咖啡园,均以3.5公顷以下的小型咖啡园为主。在这些咖啡园里,人们收获咖啡豆后,依照市场的需求分别进行加工制作,以满足消费者不同的口味。可以说,这里的咖啡不仅味道丰富、香气独特,而且能将酸苦两者之间平衡得很好,还有明显回甘的特点。因此,洪都拉斯现已成为中美洲第二大、世界第十大的咖啡出口国。

Raúl Welchez 先生邀请我们住到他的 Hotel marina酒店,并为我们举行欢迎晚宴
Raúl Welchez 先生邀请我们住到他的 Hotel marina酒店,并为我们举行欢迎晚宴

  小城丽质山乡美韵

  在咖啡庄园参观结束后天已渐渐昏暗,这位庄园主开着自己的轿车和我们一起前往科潘。我当时觉得很奇怪,柯先生告诉我:这位Raúl Welchez先生邀请我们住到他的Hotel Marina酒店。我明白这都是二位会长良好的人际关系使然。

  我们的车一路向着西北方向疾驶,终于抵达Copan Ruinas市,也就是科潘玛雅古城遗址所在地。一看表已是晚间7时30分,在Raúl Welchez先生的亲自安排下,我们住进了Hotel Marina酒店。

  入住后,我们里里外外参观游览了一番,竟被这座酒店独特的文化、高雅的层次惊呆了。哪怕国际上最高档的星级酒店也未必能赶上这座酒店!从客房、酒吧、餐厅、走廊、门庭到花园、游泳池等设置都是欧式古典风格;从器具设施、雕塑小品、花草树木到装修布局,整个就是一座玛雅文化博物馆!

  晚上八点30分,Raúl Welchez先生和酒店总裁,即他的亲弟弟Juan Angel Welchez一起为我们举行欢迎晚宴。晚宴上我看到,所有男女服务生都很帅很靓,真想不到这个西北边远山区小城的人竟会如此出众。柯先生似乎觉察到我惊奇的心里,便悄悄告诉我:“Copan Ruinas市不仅自古以来就是玛雅人的居住地,而且也是一个欧州移民城市,这里的人基本都是德国、意大利等欧州血统和玛雅人的混血后裔。”怪不得,男人帅气而有绅士风度,女生都很姣美妩媚,透发出一种靓丽动感的气质。

  更令人令人惊喜的是,Raúl Welchez先生和他的弟弟还带来一个好消息:有中国专家正在科潘遗址帮助考古发掘和研究,这兄弟两明天早上将带我们一起去发掘现场和中国以及洪都拉斯的考古专家见面。这真是上帝赐予的运气!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感到兴奋不已。

  天涯寻梦专栏之25 文图/于利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