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印加古国亲历记(之七)神秘的空中之城(下)

Mar 22, 2017, 14:55 PM
马丘比丘古城纵览。

马丘比丘古城纵览。

美女映衬着马丘比丘古城,似乎使古老的遗更添美感

美女映衬着马丘比丘古城,似乎使古老的遗更添美感

马丘比丘古城中的祭台遗址

马丘比丘古城中的祭台遗址

  岁月沧桑  建筑神秘

  马丘比丘这座“空中之城”可谓规划井然,大致有三个部分组成。一是位于古城北部的神圣区,均为宫殿、寺院和祭台等建筑,至今仍充满庄严神圣的气氛;二是位于古城南边的通俗区,由作坊、平民住宅和公共活动场所组成;三是位于古城中部的祭司和贵族居住区。古城内又以中央广场为界,分为上城和下城,上城略高于下城。放眼望去,大约300多座由巨石垒砌的的建筑各具特色、布局严谨;100多条连接古城各处的阶梯石道纵横交错、规划有序,简直就是一份完美的城市规划。在这座印加帝国“最后的归宿地”中,你可以不经意的找到许多古代建筑学和建筑美学的重要例证,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我捧着马丘比丘的标示地图追踪考察,法国美女索菲一直陪伴着我。古城中在巨石垒砌的一幢幢宫殿、城堡、神庙旁边,还有许多高低不一的花园和浴池。而在贵族居住区和位于南边的通俗区,狭窄的街道、稠密的住宅,以及当时的设计结构依然可见。一个个建筑之间,均有石阶通道相连。我顺着这些石道走进各种遗址实地考察,更加领略了古代印加人的不同凡响。

  无论是从建筑位置、建筑难度还是从建筑工艺来看,按照印加古国当时的生产力水平来修建这座“空中城市”都是无法想象的。尤其是那些几吨、几十吨重的石块,甚至是大到一百多吨的长方形花岗岩巨石,在没有钢铁、车轮、切割、机械起重等设备的情况下,不仅从山下将巨石沿着崎岖狭窄且十分险峻的山脊运上山巅几乎没有可能。即使如考古学家想象的那样,认为是印加人在古城遗址处就地取材制作石块,然后在悬崖峭壁上垒筑了这座空中古城……显然,这种推测也是缺乏科学依据的。那时,印加人还处于石器时代,即使在山顶就地取材,要达到开凿、搬运、砌筑几十吨乃至一百多吨巨石的工艺水平也是不可能的。而且,通过什么样的原始切割方法,巧妙而又精确地将一块块不同形状的巨石相互拼接垒砌成各具特色的建筑,却又不使用砂浆等粘合物。所垒筑的石墙,大小石块之间严丝合缝,连刀片都插不进去。如此不使用铁器的超凡的切割技术、建筑工艺,即使在现代也未必能够做到。

  然而,这一切在1500年前的马丘比丘却如此神奇地实现了。所以,不仅当年那个美国探险家在这座新发现的古城中,对着这些石头建筑大声赞叹。直到今天,一个个科考队面对这些巨石建筑也在惊呼:不可思议的奇迹!

  这时我不由想到了埃及金字塔,想到了中国的万里长城、古罗马的废墟……虽然同样是古文明的神奇建筑,但它们给世界更多的感觉是苍凉、博大和历史的厚重,而马丘比丘似乎更适合于“神秘”这个字眼。这种“神秘”会让人更加渴望解读,会让追踪探考的旅行更加回味无穷。

古城北部高高在上的神圣区,均为皇家宫殿、寺院和祭台等建筑,至今仍充满庄严神圣的气氛。
古城北部高高在上的神圣区,均为皇家宫殿、寺院和祭台等建筑,至今仍充满庄严神圣的气氛。
位于古城中部的祭司和贵族居住区。
位于古城中部的祭司和贵族居住区。

  古城往事  令人唏嘘

  从宫殿遗址穿过一片巨大的石墙,我们沿着古城北部的石阶来到神圣区中最著名的祭祀台遗址。只见游客们都围在一个大石头平台旁听导游用英文讲解。导游指着面前两处石砌的建筑遗址告诉大家:这里有两个主要遗迹,一是“太阳庙”,二是“三窗之屋”。这是当时印加帝国臣民们观察天象和祭祀太阳神的场所,因而具有重大的考古价值。“三窗之屋”,亦称“三窗寺”。石墙上三扇排成一条直线的窗户,以及屋子中央那块笔直的长方形石块,都有着特殊的天文学意义。那座“太阳庙”的结构非常奇妙,据科学考证,这是一个复杂的天文装置,是用来计算重要日历的,如夏至、冬至等。而且这个马蹄形的太阳庙和“三窗之屋”,可能是当时专门观察与研究太阳系的地方。

  据说,曾经从太阳庙周围的废墟下挖出过108具头骨,经测定距今已有两千余年,全部是十几岁的女孩。由此,许多考古学家猜测,太阳庙可能还是马丘比丘的宗教活动中心。每当夏至或冬至那天,印加人都要集中在这里举行祭祀太阳神的庆典活动。因而所发现的少女遗骸,很可能就是准备在祭祀仪式上敬献给太阳神的处女们。印加人极其崇拜太阳神,因此,他们将最美丽的处女挑选出来,先隔离在这个地方,然后在祭祀时把她们杀掉作为牺牲贡奉给太阳神。

  听了导游的英语介绍,索菲含着眼泪一连串问了导游几个为什么,导游无言以对。是的,为什么偏要扼杀纯洁的花季少女去贡奉神灵?为什么崇拜太阳非要如此残忍?这一连串的不解使人难以释怀。

  正是由于马丘比丘奇特的环境、不明技术的建筑、古老的宗教特征,以及许许多多的未解之迷,直至今天,印加帝国遗留下来的这座“空中城市”仍然撼动着整个世界。1983年,马丘比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世界自然遗产名录。2007年7月7日,马丘比丘又被选入“全球七大著名奇迹”。从而使得马丘比丘古城遗址成为全世界为数不多的具有自然和历史文化双重遗产身份的旅游胜地。

  然而,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一个能够建造出马丘比丘这样高度文明的国度,为什么竟灭亡得如此迅速?灭亡的过程让人感到特别不可思议?一座不论从天文、建筑到宗教、美学,都堪称为人类发展史上最辉煌的古城,为什么一夜之间全城人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一个国家兴亡盛衰的历史必然,还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历史悲剧?

不论有多少悬案和疑问,有一点是肯定的:马丘比丘这座壮观的“空中之城”是举世无双的,它不仅代表着印加帝国最后的尊严与荣光,也是印加文明史上永垂不朽的千古丰碑。
不论有多少悬案和疑问,有一点是肯定的:马丘比丘这座壮观的“空中之城”是举世无双的,它不仅代表着印加帝国最后的尊严与荣光,也是印加文明史上永垂不朽的千古丰碑。

  悬疑未解  丰碑永存

  我和索菲沿着小石径在古城中穿梭,继续寻找那些曾经失落的故事。忽见十几只羊驼在残垣断壁间悠闲地寻找着新鲜的牧草。这是生活在马丘比丘古城遗址中的一种独特的羊驼,俗称“草泥马”,古印加人心目中的神兽。它可以拉车或作为坐骑,比此前在库斯科看到的羊驼个头大得多,扬起头来比人都高,走路待人似乎还有一种绅士风度。一些游客可能是第一次见到南美的这种羊驼,非常好奇,都围拢过来,边看它们吃草,边和它们一起拍照。看得出,这种高大优雅的羊驼,给这座古老的“空中之城”带来了鲜活的生气。

  转眼间已到傍晚时分,古城中已不见游客的身影。只剩下我和法国美女索菲在暮色苍茫中陪伴着梦幻般的马丘比丘。

  通常到马丘比丘游览的旅游团队或者散客,一般视情况停留三至六个小时就要下山。而我这次是以秘中友好基金会邀请的中国旅行作家、历史学者、美国《侨报》特邀记者兼《海外华人发展史》CEO的四重身份访问古城的,所以得到了古城管理处的热情接待。当晚值勤领导特许我们留宿于古城。

  夜间,明月高悬,我和索菲携手漫步在地球上唯一的“空中之城”,想起我一直以来追踪印加古国的亲身经历,想起马丘比丘这座古城神奇诡异的前世今生,心中不禁涌起无限感慨。

  根据考证,马丘比丘古城一直到十七世纪都有人居住,但这里的居民却在一夜之间全部不见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马丘比丘的印加人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印加人来此避难前这座古城中的原住民来自哪里?当时为什么要在崇山峻岭中的陡峭山顶上建造“空中之城”?1500年前非凡的巨石建筑工艺和农业梯田的种植灌溉技术来源于何处?由于整个印加文化里根本没有关于马丘比丘的任何文字记载,其历史全凭推测和猜想。因此,关于马丘比丘的许多未解之迷始终充满着无穷的吸引力,始终有待于人们去探考,从而获得令人信服的古文明真相。

  然而,不论有多少悬案和疑问,有一点是肯定的:马丘比丘这座壮观的“空中之城”是举世无双的,它是印加帝国最后年月的唯一见证,它不仅代表着印加帝国最后的尊严与荣光,也是印加文明史上永垂不朽的千古丰碑!

  月光下,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凝望并由衷感佩古城四周高矗的神秘峰影,只有它们千年无悔地一直在默默守护着马丘比丘,见证了这座“空中之城”从兴旺时的喧嚣到成为废墟后的博大和平静。也只有它们和马丘比丘一起见证了我和索菲的行者情缘。

  兴亡变幻,岁月沧桑;悬疑未解,丰碑永存。莫道天涯无知己,相逢何必曾相识。啊!马丘比丘,还有索菲,明天我们就要分别了,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想到这里,一种挥之不去的怀古幽思,一种依依不舍的惜别之情油然而生……

天涯寻梦专栏之23 文图/于利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