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印加古国亲历记(之五)雄奇圣谷忆沧桑

Feb 24, 2017, 15:57 PM
作者在比萨克要塞古堡考察

作者在比萨克要塞古堡考察

饱经沧桑的比萨克要塞,历经千年,仍不减当年的威伟雄势

饱经沧桑的比萨克要塞,历经千年,仍不减当年的威伟雄势

  壮观遗址·比萨克要塞

  在圣谷参观考察古印加帝国的遗迹,最不可错过的景点,首推比萨克(Pisac)要塞遗址。该要塞下边也有一个古时的广场,广场上遗留着几座宫殿的残垣断壁,还有很多巨石散落在这里。一些欧美游客正聚集在城堡遗址大门前,听导游讲解该要塞遗址的历史和现状。比萨克要塞建在山顶,居高临下,俯瞰圣谷,扼守王朝咽喉要道,易守难攻,可见当年印加帝国选择这里的险要地势建筑要塞城堡是何等的眼光。

遗存在比萨克要塞广场上的印加帝国宫殿的残垣断壁
遗存在比萨克要塞广场上的印加帝国宫殿的残垣断壁

  我们在山下往上看,只见要塞下面是一层层壮观的梯田,梯田旁有条石阶路一直通向山顶的要塞城堡,在山顶古城堡上走动的游客身影都变得很小。我们沿着石阶一直攀登到山顶古堡遗址前,在这里我再一次被古代印加人建筑的功力所震惊。那四百年前的城堡要塞,不管是石头围墙还是古堡残垣,巨石垒建得严丝合缝,一块块石头之间没有任何充填物和粘合剂,直接堆砌成石墙。我试了一下,石缝间居然真的连纸片都插不进。而且,那几吨乃至几十吨重的巨石是怎么运到山顶上来的?这些至今都是未解之谜的奇迹,让人不得不钦佩印加人的智慧。

  这座古代要塞工程巨大、功能全面。各种设施都分布在海拔3300多米的山上,有独立的军事城堡,有宗教祭祀的太阳神殿,还有住宅、仓库、墓地和大片农业种植的梯田。当初建设这种雄伟坚固的城堡兼综合功能居住区,其战略意义恐怕不仅在于抵御侵犯之敌,保护离它不远的印加帝国首都库斯科的安全,而且还建立了一个保证印加帝国战时需要的粮食基地和军事储备中心。看得出当时西班牙占领者对这里并没有进行人地破坏,才留下这座基本保存完好的军事要塞遗址,现在倒成了圣谷乃至秘鲁国家人气很旺的热门旅游胜地。

饱经沧桑的印加梯田正在蓝天下追思历史
饱经沧桑的印加梯田正在蓝天下追思历史

  智慧结晶·大型梯田

  其实,在比萨克城堡要塞中最令人惊叹的还是那无比壮观的层层梯田。虽然这些梯田现在已成旅游景点,不再种植庄稼,但无论如何你都会为眼前这一层层浩大的梯田格局所震憾!几十层高大陡峭、排列均匀、整齐坚固的石垒梯田,从山脚下一直延伸到山顶,像一座巨型金字塔拔地而起,横亘在人间天宇。几十层梯田间还保留着完整的人行通道。更令人称奇的是几百年前印加人创造的先进独特的梯田排水系统,历经风雨沧桑至今仍然保持完好。

  圣谷的人普遍认为印加梯田是大地之母“帕查妈妈”智慧的结晶。印加人的祖先在数千年前就是种田的农业高手。后来他们又开垦出这样成片的巨大梯田,利用高度和温度变化种植玉米、土豆、高原谷米等不同的农作物。考古学家曾在秘鲁发现过6700年前的玉米,据考正是秘鲁安第斯山高原古印加人培育的玉米。如今秘鲁已有多达50多个优质品种的玉米。印加民族为解决全世界的粮食问题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此时此刻,犹如时光倒流,我仿佛看到五百年前的印加人,正在这片古老的梯田上头顶烈日辛勤劳作,那古铜色的皮肤上流淌着的滚烫汗水,渐渐化作丰收的图景。印加帝国时期,农业梯田的修建水平如此之高,简直让人不可思议。回想起当年名噪一时的中国山西的大寨梯田,即使是专供人们学习参观的几处梯田,其造型和建设水平也很难与这里的印加古代梯田相比。

要塞中印加歌手正在吹奏古代印加排萧
要塞中印加歌手正在吹奏古代印加排萧

  历史之谜·印加祖先

  令人想不到的是,在皮萨克要塞遗址的山坡上居然还能看到曾经用来保存木乃伊的石洞。向导带着我登上一处陡峭的山崖,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岩洞,有些洞前还垒着不同高度的石头,向导介绍说这就是古印加人修建的墓穴。我仔细观察这些墓穴竟然和中国古代羌藏民族一些支系的丧葬习俗极为类似。

  这时,山顶上突然传来阵阵悠扬的乐曲声,我抬眼望去,有一位穿着印加传统服装的小伙子站在要塞城堡门前的一块巨石上,正用南美的排箫长笛动情地演奏着印第安风情的曲调。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位印加人,装扮成印第安人武士的风貌,头戴插着羽毛的皮帽,身披黑红相间、色彩鲜艳的毛皮大氅,手拿古代兵器,威武雄壮,几乎和电影里的中国古代西南羌藏民族的武士一模一样。许多游客驻足观看,并不时有人和他们合影,然后往他们摆在旁边的陶瓷罐里放点钱币。我欣赏这种优雅的讨钱方式,同时也被美妙的音乐带入了古老历史的时空。

  中国殷商时代的甲骨文中,曾记载着一个最早的中国少数民族的称号“羌”。传说羌是炎帝的古老部落,于5000年前与黄帝部落大战而败后,炎帝率其大部与黄帝部落融合而形成华夏民族。少部分向西方和南方迁徙,与青藏高原、川西、滇北高原的原住民融合,形成了今天的藏族、羌族等少数民族。古羌没有文字,喜欢“依山居止,垒石为屋”,擅长石垒建筑和修建索桥、水利渠堰等。

  话说当初一部分古羌氏族至西部后演变为土蕃藏族,历经一千余年直到唐代,逐渐形成强大的世袭王国。然而,传至朗达玛时期,因灭佛导致奴隶起义和王室争斗。公元843年朗达玛被刺杀后,吐蕃王朝崩溃。朗达玛长孙吉德尼玛衮见大势已去,便带着几位大臣和1700多人,投奔阿里,娶了当地头人的女儿为妻。后来吉德尼玛衮将阿里一分为三,分封给3个儿子,古格王国分给了他的小儿子德祖衮。又过了约四百余年,古格因盛产黄金日益强大,传说当时那里每条山沟都有金矿,有时低头便能拾到很大的金块。同时古格王国也以精于冶炼制造金器而闻名于世。当年阿里托林寺为主寺的下属24座寺院,黄金佛像与法器,全是纯金打造,或用金、银、铜等不同的原料合炼而成,而且工艺清湛,通体没有接缝。后来,古格王朝发生内乱,原老二封地的族人争抢古格地盘,两个封地之间相互博杀。老大封地的族人与古格相睦,又不想卷入兄弟之间争斗,便于15世纪中期,带着很多黄金和冶炼制造技术,跟着在阿里经商的南美殷人后裔,经中亚、地中海出大西洋,集体迁徙到南美印加帝国境内的库斯科和圣谷一带。

  至公元1630年,原老二封地的族人联合西面一些部落发动了叛乱战争,历经四个多月,古格王朝灭亡。但让考古学家们震惊的是,破城之日,除消灭了王国卫队,抓捕了国王全家,以及屠杀了几百号老弱妇幼民众之外,还有数万之众的古格人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些古格人到哪里去了呢?至今还是藏史学界的一个迷团。不过有一种假想不无道理,有人推断他们是循着前辈的足迹,也到了库斯科和圣谷地区。只是当时印加帝国已经物是人非,于1572年,就已被西班牙殖民者占领。

  说到这里,我们就不难想象印加人的石头建筑和黄金冶炼技术为什么在四百多年前就非常先进,而库斯科尤其是圣谷地区的印加人为什么与中国藏羌民族的长相、服饰、民俗、建筑特色都极为相似,也就可想而知了。当然,这些目前毕竟仍属于一种假说,真正解开印加人的历史之谜,还要依靠各相关学科的专家学者们通力合作探索才能破译。

  穿越过历史长河,又是黄昏时间。我站在山顶古城堡的最高处俯瞰云烟缭绕的圣谷,满目沧桑的夕阳中,依然可以看出印加帝国当年的强盛。远处的森林、村庄、河流隐约可见,大片梯田、雄伟要塞、山下的奥扬泰坦博古城历历在目。不难想象,当年印加人的兵士站在这里守卫着自己的田园是何等的威武豪迈。

  此时此刻,我不由想起晚唐时期李商隐的一首诗:“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印加帝国虽然早已落下帷幕,但如今的安第斯高原却豪情未减,仍在不断鼓动行者张开探索的双臂,去拥抱千载历史,拥抱山水天地,拥抱明天将会升起的一轮朝阳。

天涯寻梦专栏之19 ■ 文图/于利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