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印加古国亲历记(之四)印加密码之谜

Jan 25, 2017, 15:16 PM
奥扬泰坦博古城中历经千年的山泉导引石渠

奥扬泰坦博古城中历经千年的山泉导引石渠

奥扬泰坦博古城中商铺女经理

奥扬泰坦博古城中商铺女经理

奥扬泰坦博古城的原住民是不是很像中国的藏族同胞

奥扬泰坦博古城的原住民是不是很像中国的藏族同胞

  昨天傍晚与印加孩童的零距离交流,以及参加了古城的萨姆祭祀仪式之后,返回住地心潮澎湃,夜不能寐。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总是“失落的印加文明”到底还保存在哪里?因而今天一大早,我就赶紧背上相机去古城游览寻找答案。

  这座奥扬泰坦博古城(Ollantaytambo)曾是印加帝国时期的一个尊贵的部落王国,如今是圣谷的主要景区。古城海拔2880米,紧依着乌鲁班巴河,四周群山环绕,历史悠久,风情独特,气候怡人。从库斯科前往马丘比丘的堪称世界上最先进的全景天窗旅游列车,经过这座古城后即进入峡谷,在热带雨林中一路穿行,直至抵达“空中之城”的脚下。实际上,这里也是前往马丘比丘的千年印加古道的重要驿站。

  今天还是那位司机开车带着我,沿着河谷中的一条山路前往古城。途中饱览印加高原的优美风光,只见峡道弯弯,林木葱郁,炊烟袅袅,山鹰飞翔,好一副山乡野趣。

  到了古城之中,即感叹奥扬泰坦博的历史非同一般。这是一座地道的印加古城,城中至今还保留有印加时代的传统风貌,高低不平的石头路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路边古老的石头房子和城堡皇宫一样,让你感到沧桑而厚重。一条条纵深莫测的古街道就象八卦迷魂阵一样,游客独自进来休想摸得出去。就连街道名称、建筑布局、灌溉系统、居民住宅也都铭刻着古老的历史标志。

  据史载,这座古城是印加人在反抗西班牙军队的无数战役中唯一打了几次胜仗的地方。16世纪中叶,西班牙侵略军队占领了首都库斯科后,当时印加帝国的新国王曼科即退到圣谷地区领导土著反抗西班牙侵略军。聪明的印加人利用山地、水道、原始弓弩,依靠周围山上修建的许多城堡要塞抵御外敌,每次都打得西班牙军队落荒而逃。在印加王国历史上,这位曼科国王直到1544年被西班牙人阴谋杀害,一直没有停止反侵略的斗争,他也是印加帝国历史上唯一反抗西班牙侵略的国王。而这座古城也是西班牙人唯一未能征服印加人的地方。

  我们踏着古老的石头路,穿过城中窄小的街道,不一会就来到了古城的中心广场。这是个很质朴的四四方方的广场,广场中央有很多花草,还建了许多让人休息的座位。广场周围没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没有整齐宽阔的马路街道,没有玲琅满目的大型商场,只有一些具有印加风格的店铺。店铺中多是印加土著居民手工编制的背包、毯子、桌布、雨披、服饰、毛衣、羊驼毛围巾、陶瓷和珠画等产品。艳丽的色彩搭配和充满印加风情的特色是古城手工艺品的最大亮点,而且价格也便宜,尤其是羊驼毛毛衣和围巾的价格竟比库斯科的专卖店便宜一半以上。这里的特色美食是炸豚鼠、烤羊驼、烤玉米,还有秘鲁口味的炒牛柳、鸡汤面。

  居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印加血统的后裔,他们穿着传统的民族服装,看上去和中国羌族、藏族人的长相与穿着一模一样。古城的妇女更是特别像中国的藏族妇女,都扎着几根小辫子。不少人还戴着黄色或黑色的圆形大檐太阳帽,不同的服饰会说明她们来自于哪一个部落。

世界上唯一的三维文字:印加奇谱
世界上唯一的三维文字:印加奇谱

  漫步在圣谷古城,仿佛渐渐远离了我们生活的时代,来到了另外一个古老的世界。但见眼前来往的行人,大部分都是游客,而且游客中欧美人士居多,没有看到一位中国同胞。幸好古城的魅力深深地吸引着我,特别是我将要采访的课题,更加激发了我对这座古城的兴致。据说两个世纪以来,十分神秘的一直令科学家们困惑不已的印加“奇谱”,就诞生在圣谷中的这座古城。

  所谓“奇谱”就是印加民族先人们留下的文化遗产——一种用绳索、绳结做为符号载体的三维立体书写方式。它和大多数文明早期曾使用的象形文字或图像一样,用以交流、传递、保存数据信息。因为这种三维立体书写方式很神奇,而且也属于一种谱(事物的编排记录系统),又因为它是印加人所发明,故称为“印加奇谱”。

  印加奇谱是用棉线、骆驼或羊驼毛线制成的。它是根据数据信息量的多少,在一根主绳上串上若干根副绳和若干个绳结组成。主绳通常直径为0.6厘米,副绳通常直径为0.3厘米,每根主绳上面系着的副绳,一般都超过100多条,有的多达3000多条。每根副绳上又结有一串串令人眼花缭乱的绳结,副绳上又系着第二层或更多层的副绳索以及相应多层的绳结。同时,还以材料的类型、绳索的长度与颜色、垂挂穗耳的数量、每股绳的旋转方向与次数来说明事物的不同情况。其编织形式类似古代中国人用于防雨的蓑衣。

  针对印加奇谱,我在古城进行了采访,但这里的土著对奇谱的历史和功用都不太了解。只有3位被采访对象大致知道奇谱是他们的祖先在古城发明的,并且告诉我:二十多年前,许多科学家曾在古城进行了考古研究,发现并带走了许多古代的绳套子,大概就是奇谱。

  奇谱可以当成中国算盘一样来计算和记数,也可以作为特种文字的表现形式,还可以作为日历的记录。根据美国哈佛大学的考古学家格里·乌尔顿和数学家凯利·布热利长期以来通过计算机,对目前所发现的700多个奇谱以及收录的300件奇谱目录所进行的分析、研究、测定,首次成功破译了奇谱所述的印加文字,并寻找到印加的一个宫殿所在地普鲁楚柯城。同时他们认为,大多数奇谱都是公元1400年到1500年期间打的结,仅有小部分有1000多年的历史,但它们却记载着当时5500公里范围内帝国的各种重要信息。乌尔顿认为,印加奇谱应属于如同玛雅文字和中文相类似的“会意文字”,只不过后者为平面书写,而奇谱则是三维立体表示。

  虽然没有获得有价值的信息和突破,但却使我对印加文化中的特种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虽然现在人们对奇谱还非常陌生,但如果能有幸破解印加人在奇谱中保存的信息密码,那么就可以象揭开古埃及象形文字一样,解开16世纪以来地球上最大的神秘现象——印加帝国之谜。由此,使我对这座古城更增添了敬佩之感。

 

印加土著妇女
印加土著妇女
圣谷这里像不像西藏?
圣谷这里像不像西藏?

  采访结束后,我顺着古城中四百年前的山泉导引石渠,行走在大石头铺成的街巷小径上。一边看着土著妇女在清澈见底的河水里洗衣洗菜,一边观赏牛和“草泥马”(大型羊驼别称)在长满鲜花的牧场悠闲地吃草;一只温顺的印加狗正在河谷中游荡,我扔给它一个熏肠,它就一直跑前跑后地跟着我,走了一程又一程。终于寻找到一座印加时代的古桥,我和狗狗来到桥上,四周静寂得能听到流水的潺潺声。高原的阳光下,只留下独自漂泊在异乡的行者和一只流浪狗的身影,还有古城的千载沧桑,惆怅中不禁涌起阵阵感慨。

  这座古城虽然不象其他旅游景区那样热闹,但却代表了一个真正的充满印加民族特色的历史缩影。她清静详和、不争无忧、天人合一。这里的自然生态没有污染,蓝天白云,碧水流淌;花草透发活力,树木茁壮生长,鸟儿自由飞翔。这里的人文环境自由自在,没有政治、主义,没有奴役、禁锢,没有强拆强迁、野蛮规化民众的生活模式。这里的居民洁身自律,性情温和,鸡犬桑麻,夜不闭户,处处都保留着远古时代的自由风貌。这不是贫穷落后,而是一种返璞归真、诗情画意,是印加人世世代代延续下来的古老风情,是一种崇尚传统美学和自然法则的生存境界。真的要感谢秘鲁的民主制度,感谢有文化的管理人,否则我们怎么会有机会看到这些原汁原味的,内涵独特的印第安远古风情!怎么会在心灵深处领悟到一种别样的旅行意境!

  天涯寻梦专栏之18 文图/于利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