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印加古国亲历记(之三)失落的印加之魂

Jan 25, 2017, 15:06 PM
印加圣谷中的神奇云海

印加圣谷中的神奇云海

作者于利祥在圣谷考察

作者于利祥在圣谷考察

  提起“圣谷”,许多人都很陌生,但它在几百年前的南美,却是典型的国家级地理词汇。圣谷曾是印加王朝的直辖市,也是印加帝国时期从首都库斯科前往马丘比丘的重要驿站。如今是秘鲁国著名文化古镇,代表印加文明的人文风情在这里比比皆是。南美洲鼎鼎大名的亚马逊水系之一的乌鲁班巴河(Urubamba River)流经这段峡谷地区,从而使这里成为风光优美的粮仓和印加国王最喜爱的度假胜地。于是印加人便将王公贵族向往的这座美丽的峡谷称之为“圣谷”。

 

圣谷群山中的印加盐田
圣谷群山中的印加盐田
圣谷群山中的印加盐田
圣谷群山中的印加盐田

  我们乘旅游巴士从库斯科出发,先是在高山上行进,大约两个小时就开始下山前往圣谷地带。车窗外只见乌鲁班巴河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谷间欢快地奔腾,湛蓝的天上飘翔着朵朵白云,秀美的雪峰不时和我们摩肩并行,庄严的安第斯山在这里却凭添了几分妩媚。

  到了圣谷已是上午10点,许多旅行团也是刚来到这里,成群结队的游客呼拉拉一片正前往奥扬泰坦博(Ollantaytambo)古城和皮萨克遗址游览。我决定暂时避开这些游人如织的景区,先沿着印加圣谷那条鲜为人知的“私密之路”,去探寻安第斯山的白色结晶宝库——马拉斯盐田(Maras Salinas)和幽深的印加古村。

  我们的车继续在蜿蜒的山路上驰骋,脚下是厚实深邃的红土地。到路的尽头停下后,这位会讲英文的司机带着我又走了一段山路,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马拉斯盐田。这是印加帝国时期保留下来的,至今仍然运作良好的优质盐田。规模如此之大且藏在高山峻岭之中的盐田,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我想世界上也很难再有第二。走近细看,盐田中的一个个盐池大小不等,但都不小于四至五平方米,成片地连在一起,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犹如彩虹般的特殊景象。我采访了正在盐田劳作的采盐工人,他们在这片由3000多个蒸发池组成的盐田间劳作奔波,循着祖先的智慧,用延续了近2000年的古老方法采制食盐。

  马拉斯出产的盐原料天然,没有任何污染,且味道正统,微量元素含量丰富,是印加大地为子孙留下的一笔宝贵财富。如今圣谷的各个景点都在卖该盐田的盐,很多游客都购买作为纪念。盐田的工人们对祖先的馈赠充满感激,每天从朝霞弥漫的清晨到夕阳西下的傍晚,盐池间始终映照着他们黝黑的面孔。此时此刻,我凝望着工人们忙碌的身影,仿佛有一种精神正在与苍茫博大的安第斯高原交汇融合……

  怪异的是,这个盐田并非取自海水,也不是产自盐矿,而是依靠当地含盐分非常高的天然泉水导引所形成。我试着尝了尝这泉水,果真不同凡响,比通常的盐卤还要咸。盐田工人说,至今都不知道这泉水具体从哪里来,但却永不枯竭。我面对如此壮观而又包藏着未解之迷的马拉斯印加盐田,由衷感叹大自然造物的不可思议。

 

圣谷印染基地
圣谷印染基地
圣谷印染基地中的女技工
圣谷印染基地中的女技工

  离开盐田,接着来到一个叫做Chinchero的印第安山村。这里是印加帝国时期大名鼎鼎的印染基地。一位热心的当地人士带领我们来到一家染坊,实地观看印加人是怎样漂染并用手工纺织布料的。

  进屋后,主人很客气地指着墙边的石凳邀请我坐下。接着由六位印加妇女为我表演,旁边另一位妇女用西班牙语加肢体动作,向我讲解如何将原料进行染色,然后再加工成毛线和布料。只见那六位妇女先将一些植物叶子还有矿物质放在热水中溶化,形成红色、绿色、蓝色染料。接着将白色的毛线放在染料水里浸泡后,再取出来晾干。随后几个人拿着毛线纺锤飞速旋转着搓捻毛线,多股拉长的细绒搓捻在一起渐渐变粗。接着一位妇女坐在古老的木制织布机前,连贯协调地脚踏手动,将刚加工的不同颜色的毛线织成有彩色图案的布料。通过解说,我才知道,各种色彩艳丽的印加民族服饰纯棉布料就是这样加工制成的。

  然而,当我看到几位妇女精美地表演,看到印加民族原汁原味的印染纺织过程,在深深感佩印加人勤劳智慧的同时,眼前忽然呈现出中国羌、藏民族千载传承的纺织品制作工艺,两者似乎同出一辙。再看看这些印加妇女和悠闲地站在一边的男人,除了目前使用的语言不同,其相貌、服饰,甚至行为举止,与中国的羌人、藏人基本没有什么区别。这是为什么?一个大大的问号,有待我们去求解。

  当我们返回圣谷的主要景区奥扬泰坦博古城时,已是傍晚时分。这位司机就是古城的,他建议我当晚就住在这座古城。为了深入了解印加人的真实生活,我住进了一户印加土著的庭院。院墙内外涂满了深黄色和赭红色的印加图案。院墙内是一栋印加风格的石基木制小楼,楼道上放着一对据说是镇宅用的胚胎干尸。房东将我安排住进一间条件最好的房间,但那一翻身就咯咯吱吱作响的小木床,尤其是房间外地板上一群到处乱窜的肥大豚鼠,使我感到五味交集。因为我知道,在圣谷地区饲养豚鼠是属于贫困户的专业。

  这时我看到房东家里的4个孩子,都穿着破旧的衣服,正在院中嬉笑打闹。他们见我对豚鼠(当地人叫cuy) 感到陌生和惊奇,老大立即跑去抓了一只要送给我。细看这豚鼠竟是如此温顺、呆萌而惹人喜爱。很难想象,这么可爱的小动物竟是印加人的传统名菜“炸豚鼠”的食物来源。再看这些天真无邪的孩子,在印第安语中都被称为wáwa,其发音和汉语的“娃娃”一样。于是我又想到了“印第安人是殷人后代”的源说。这些孩子可能与华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能源自同样的祖先,我对他们愈发喜爱。当我拿出中国产的两支水笔和几样小礼品送给他们时,几个孩子竟围着我欢呼雀跃。

圣谷中的印加孩童
圣谷中的印加孩童

  这些远离所谓“先进文明”的印加后代,与父母一起坚守在这片祖先长眠的土地上。虽然他们的家庭收入微薄,生活原始艰辛,虽然从未享受过现代发达社会的富裕生活,但他们的脸上总是绽放着天真烂漫的笑容,他们始终有一双最单纯而清澈的眼睛。而正是在这一双双单纯清澈的眼睛里,使我强烈地感受到那种并未消失的印加文明之魂。

  正当我在孩子们身上感受印加文明气息的时候,那位司机先生过来告诉我,今晚镇上有萨满祭祀活动,问我是否参加?我一听非常高兴,当即就跟着他来到古城郊外的一处山脚下。只见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土著,还有一些外籍游客。

  不一会,祭祀仪式开始,只见衣着头饰艳丽、带着面具、手拿法器的萨满,在九个画着白色鬼脸、背着祭品的印加土著的陪同下来到仪式中心。当萨满点燃了祭祀的篝火,人们开始大声祈祷。这时,山谷河流、花草树木和远方洁白的雪山一道,被西下的夕阳镀上了神圣的色彩。萨满缓缓举起法器,用印加独特的吟诵语言一遍遍呼唤着太阳神灵。吟诵后即将碗中的酒泼洒在火焰上,火苗顿时高高蹿起。萨满如进入梦幻之中久久凝视着火焰,突然眼睛一亮,大声呼唤太阳神和大地之母“帕查妈妈”的名字。

  太阳神是印加民族的信仰之神,这一点大家基本都懂,但“帕查妈妈”是什么神灵,却很少有人知道。幸好我之前为探访印加古国做了大量功课,方知“帕查妈妈”是掌管土地,赐予印加人食物、住所和幸福生活的神灵,也是印加人心中最亲切的神灵。萨满不停地赞美“帕查妈妈”的慷慨赐福,表达印加人的感激之情。接着又向人们吟诵传递“帕查妈妈”的嘱告:只有心怀仁义、尊敬自然、同心相助,人类才能充满宇宙能量……

  我望着这位高大的萨满和围绕在一起祈祷的印加民众,望着熊熊燃烧着幸福渴望的火焰,一种崇高的敬意不禁油然升起。这里的人们虽然并不富有,也没有什么伟大的主义和思想,但他们却能远离尘世的喧嚣,摒弃浮躁的妄念,一直保持着谦逊、仁义、互信,虔诚地坚守着一种信仰。难道这就是我要寻找的“印加之魂”?!

天涯寻梦专栏之17 文图/于利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