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走进南美伊基克 追踪太平天国残军的传奇(五)

Nov 1, 2016, 16:46 PM
智利伊基克市唐人街上的中华会馆,是太平军先民们运用中华文化的元素所创建,距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

    智利伊基克市唐人街上的中华会馆,是太平军先民们运用中华文化的元素所创建,距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

利伊基克至秘鲁莫克瓜海岸沿线似乎还回响着太平军战斗的号角。

利伊基克至秘鲁莫克瓜海岸沿线似乎还回响着太平军战斗的号角。

壮丽的伊斯卢卡火山国家公园曾经是太平军和秘玻联军激战的战场。

壮丽的伊斯卢卡火山国家公园曾经是太平军和秘玻联军激战的战场。

  由于太平军在历次战役中总是神出鬼没,变幻无常,常常给对方以出其不意的重创,使得秘玻联军闻风丧胆。1872年春季,西拉皮佐总司令命令太平军协同智利军攻取伊基克和阿里卡,占领塔拉帕卡省全境及周边区域。然后向北配合智利军队在帕科查港登陆,并占领莫克瓜。

  然而,就在太平军取得节节胜利继而向帕科查港进军途中,总指挥翁德容因长期积劳成疾,已临病危。他深知自己不久于人世,临终前他将太平军的指挥权交给了陈永碌。并特别叮嘱陈永碌:“太平军逃难至此,得以生存实属万幸,安居乐业才是本份,望能体谅吾心,善待同甘共苦的弟兄们,使之能传宗接代于异邦。”说罢去世。翁德容一贯爱兵如子,视将士们为手足战友,与大家患难与共,威望极高。听说翁总指挥病故之噩耗,三军洒泪,将士们都为失去一位好领导而悲痛万分。

  翁德容逝世后,太平军在陈永碌的指挥下,积极配合智利军队在帕科查港登陆的战役计划。他们采用惊心迷魂阵的战术,不断展开佯攻以牵制敌军。一次最典型的战例是,他们在帕科查港附近引诱大批秘玻联军进入伏击圈后,在射程外摇旗呐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秘鲁、玻利维亚的军队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个个惊慌失措。印第安雇佣兵以为被伏击了,纷纷弃械仓皇逃跑,联军中的其他士兵也跟着溃逃,军官也阻止不了。由于太平军的不断出击和骚扰,给秘玻联军很大的牵制,使其难以顾及帕科查港的战事,从而导致智利军队以极其轻微的伤亡在帕科查港顺利登陆。

  占领了帕科查港后,太平军又配合智利军队迅速展开了莫克瓜战役。莫克瓜城始建于1626年,1823年设市,位于秘鲁南部的安第斯山西麓,西南临太平洋。该城是秘鲁莫克瓜省的首府,也是秘鲁边境上的战略要地。只要攻占莫克瓜,就等于打开了通向秘鲁首都利马的南大门。

  按照军事部署,太平军在这次战役中要和智利军队并肩作战。莫克瓜决战开始前,为了鼓舞太平军的士气,已从少将荣升为中将的智利军队总司令西拉皮佐,特意会见了太平军将领。当得知翁德容总指挥已于两个月前病逝,他代表智利军队追认翁德容为战斗英雄,并任命陈永碌为智利第6边境纵队“褐衣军”总指挥,授予其为上校军衔,其余将领各有提升。

  西拉皮佐总司令还参观了太平军的军队。据西拉皮佐将军当时记载:“这支军队不像西方军队,但却有着自己的纪律和特色。他们配备了许多三角形的旗帜,用螺号代替军号,官兵们拿着各种武器,但每人都配备两把东方式的‘太平刀’。”参观后,西拉皮佐将军授意陈永碌将三角旗上的“太平”二字改换成智利国徽。虽然这是由于总司令看不惯部队旗号上的不统一而授意改换的,但结果却在客观上使得太平军从此成为了智利国家的正式军队。

  莫克瓜战役是十分惨烈的,这些曾与清朝军队长年厮杀而历练出来的太平军将士们,在战斗中果然不负众望。他们总是冲在前面,奋勇杀敌,打得秘玻联军丢盔弃甲。整个战场血流成河,惨不忍睹,留下了近1500多具秘玻联军的尸体。秘玻联军的司令官看到自己的军队被太平军砍杀的场面,惊恐得几乎要发疯。玻利维亚军队的一位军官后来心有余悸地回忆道:“这些带红色头巾的黄种军人勇猛异常,好像从天而降,我们败得很惨。”太平军虽也伤亡400余人,但战果卓著,夺取了4门大炮、200多匹战马和大量的枪支,俘虏了两千多名敌军官兵。

  莫克瓜战役不仅以智利大获全胜而告终,而且也进一步树立了太平军的军威。紧接着,太平军又在占领塔克纳后,帮助智利军队占领了秘玻两国在太平洋沿岸的全部硝石产地。而秘鲁军队却节节败退,玻利维亚更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公开宣布退出这场战争,秘玻联军正式宣告解体。

  至此,太平军申请在依基克休整,实际上是主动脱离了军队,因为他们不愿意进一步参与侵略别国的战争。

  智利军队仍然乘胜挺进,于1881年1月17日攻占秘鲁首都利马。1883年10月20日,秘鲁被迫与智利在利马北部安孔城签订条约,结束了南美太平洋战争。根据《安孔条约》,秘鲁将塔拉帕卡省割让给智利,并将塔克纳地区交给智利管辖10年。玻利维亚也被迫于1884年与智利签订了《瓦尔帕莱索协定》,同意将已被智利实际占领的安第斯山脉与太平洋沿岸之间的全部领土划归智利所有,使得玻利维亚从此变成了一个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国。

智利著名的旅游城市瓦尔帕莱索。1884年玻利维亚曾被迫在此与智利签署协定,同意割让安第斯山脉与太平洋沿岸之间的全部领土。
智利著名的旅游城市瓦尔帕莱索。1884年玻利维亚曾被迫在此与智利签署协定,同意割让安第斯山脉与太平洋沿岸之间的全部领土。

  为了表彰太平军的丰功伟绩,总司令西拉皮佐代表国家授予陈永碌等人智利国会勋章,并给予阵亡太平军家属以抚恤。智利政府还决定履行先前的承诺,将伊基克交给太平军所部管理,让他们成立一个自治区,并允许自由选择居住地安居乐业。同时承诺对不愿离开军队者,仍可以继续留在部队服役以建功立业。

  陈永碌等太平军将士们全部选择了隐退,选择了定居依基克,选择了安居乐业。因为他们已经厮杀了一生,真的很累了。他们原本就是老实本份的百姓,什么帝王政治,什么改朝换代,根本不感兴趣。只是由于苛捐杂税林立,官府压迫深重,实在活不下去,官逼民反,才不得不揭竿而起。建立太平天国政权后,又因高层腐败、内讧而战败。他们为躲避清廷捕杀,逃离祖国,流亡到南美,饱尝了血泪艰辛。他们从没有掠夺别人的邪念,也没有在异域割据的野心,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百姓,今后能让一家人平平安安地生活。因此,他们既没有留在军队去做建功升迁的美梦,也没有成立什么自治区占地为王。而是放下了刀枪,甘愿成为智利的普通民众,全身心地融入当地社会,构筑属于自己的家园。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一百多年过去了。今天,当我们站在伊基克的港口、海湾或沙漠上,巡望着这片传奇的土地,依然可以听到太平军将士们喋血沙场、金戈铁马的历史回响;依然可以听到那段难忘的岁月中,中华民族特殊移民那苍凉而悲壮的足音。今天,当我们走在伊基克的大街小巷,依然可以搜寻到许许多多的中国原素;依然可以从一些混血居民的身上,感受到那种只有中国人才具有的特殊感觉;依然可以看到太平军先民们遗留下的中华会馆等中式建筑,历经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仍顽强挺立在市中心的唐人街上。

  由此使笔者联想到,在伊基克这个地方,为什么无论是沙漠还是大海,总显得坦坦荡荡、壮丽辽阔?为什么面对它,人们总是从心底涌起深深的敬意?至少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中国太平天国流亡者心底的那份刚勇、坚韧、大气和高贵!

  有意思的是,2008年2月20日,智利伊基克市与太平天国的发源地——中国广西南宁市正式缔约为友好城市。这是乾坤万象的偶然,还是历史演化的必然?但无论如何,伊基克的太平军后裔们终于可以再度感受到大洋彼岸祖国的温暖,终于可以和华夏大地的血脉紧紧联系在一起。

  当然,我们更不能忘记,正是漂泊海外的太平军将士用其丰功伟绩和中国精神书写的传奇,不仅使得伊基克这座城市增添了独特的文化魅力,而且还树立起中智两国血脉相连、世代友好的历史丰碑。

伊基克南太平洋战争胜利纪念碑。
伊基克南太平洋战争胜利纪念碑。
智利伊基克市唐人街,是19世纪90年代由当年太平军先民们所创建,后经三次大地震和几番改建仍基本保持原样。
智利伊基克市唐人街,是19世纪90年代由当年太平军先民们所创建,后经三次大地震和几番改建仍基本保持原样。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