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走进南美伊基克 追踪太平天国残军的传奇(二)

Oct 13, 2016, 18:33 PM
图片依次为:太平天国使用的货币;太平天国起义纲领——资政新篇;天京沦陷,曾国藩亲率湘军奸淫烧杀、屠城三日,整座南京城血流成河、尸体遍布。

    图片依次为:太平天国使用的货币;太平天国起义纲领——资政新篇;天京沦陷,曾国藩亲率湘军奸淫烧杀、屠城三日,整座南京城血流成河、尸体遍布。

  翻开中国近代史,公元1851年(清朝咸丰元年),由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韦昌辉、石达开组成的领导集团从广西金田村率先发起了反对清朝封建统治和外国资本主义侵略的太平天国起义。起义迅速扩展成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人数最多、时间最长的一次农民战争,并建立了与清王朝对峙的政权,史称太平天国运动。这场起义沉重地打击了清王朝中央集权君主专制统治秩序,冲击了封建思想文化,大大削弱了清廷对地方的控制能力。但由于农民阶级的先天局限性,终究没有摆脱起义失败的命运。

太平天国起义发起地——中国广西南宁市金田村
太平天国起义发起地——中国广西南宁市金田村

  1864年7月19日(同治三年),在清军和外国列强的联合攻击下,太平天国首都南京(时称天京)沦陷。20日凌晨,李秀成带幼主洪天贵福(天王洪秀全长子)突围出城。突围中,章王林绍璋战死,李秀成、洪仁达相继被俘,惨遭凌迟杀害。至21日,城内太平军将士连同守城百姓近三万余人,全部阵亡,无一降者。留在天京各府、衙、馆里的太平天国官员及其家属,还有众女兵集体自焚。据史载,天京被攻破后,两江总督曾国藩率清军屠城三日,肆意焚掠,“秦淮长河,尸首如麻,而十之八九为老幼妇孺”。繁华的古都南京一片废墟,惨不忍睹。

  天京陷落,标志着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落下了锥幕。但分散在长江以南各个战场上的数十万太平军,仍在英勇顽强抗击清军的围剿。

  洪天贵福逃出天京到达浙江湖州,8月末率当地太平军一起从湖州向西游击,打算与江西的太平军会合后再图北上中原。部队沿途被清军追剿,于10月9日抵江西后被包围。洪天贵福突围后流浪多日,至10月25日在江西石城境内一处荒山中被清军俘获。11月18日被凌迟处死于南昌,年仅十六岁。

  期间,侍王李世贤率汪海洋、陆顺德等经广东进军福建后,在漳州一带坚持斗争。1865年春,左宗棠率军分路并进,围攻漳州。李世贤力战不敌,撤至永定,后在前往广东蕉岭会合汪海洋部时途中被杀害。汪海洋独领余部,仍转战于闽、赣、粤边界。1866年1月28日,由于已暗中降清成为内奸的奉王黄十四和叛将丁太洋的出卖,致汪海洋在嘉应战斗中被敌军射杀。汪海洋牺牲后,清军再度围困嘉应州城。太平军诸将推举偕王谭体元继主军事,几番击退清军的进攻。终因孤军难继,遂乘胜连夜弃城分两路突围。其中一路往南撤退入闽,而偕王谭体元亲率一路往东南退走黄沙嶂。由于在丛山密林中迷路,将士皆饥疲不堪。待清军追上时,谭体元率余军奋战力竭跳崖被捕就义,其余将士以及康王夫人张氏等全部壮烈牺牲。史学家范文澜认为,至此即标志着“太平天国彻底地失败”。

位于中国南京的太平天国天王府,后来成为国父孙中山大总统府。
位于中国南京的太平天国天王府,后来成为国父孙中山大总统府。
这是太平天国皇宫。起义尚未成功,头领们就做起了帝王梦。
这是太平天国皇宫。起义尚未成功,头领们就做起了帝王梦。

  而中国所谓清朝正史上,却忽略了一个事实。这就是在侍王李士贤遇害后,其部将翁德容怀疑是汪海洋所杀,即率本部1万8千余名将士出走,独立和清军作战。至康王汪海洋战死、所部被围剿追杀,约有6千多名汪部残军突围后与翁德容部汇合。

  其后,翁德容仍率领2万4千多名残军与追剿的清军在福建沿海山区游击周旋了近两个月。直到1866年3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为保太平军余脉,翁德容才率众逃亡海外。1869年南美“三国战争”爆发后,正是这些太平军将士帮助智利军队战胜了秘鲁和玻利维亚联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后经智利政府批准全部正式移民,并定居在依基克。

  而这段历史早在1875年,李鸿章与秘鲁签订通商条约时就已经非常清楚且上报了朝廷。只是这些太平军将士都已加入了智利国籍,而且又是智利功臣,清廷欲想加害已无可能,故只能怀恨在心,将这些中国人弃若敝屣,视而不见。

  写到这里,忽然觉得有必要谈谈对太平天国起义的评价问题。曾记得在上个世纪的几十年里,中国整个史学界对太平天国起义都极力颂扬,进行高度评价。而时至今日,仍是这个堂堂学界对太平天国起义的评价竟作了180度的改变,大肆进行攻击和贬低。将太平天国起义说成是颠覆国家政权的匪患和严重破坏生产力、阻碍社会进步的暴乱;将太平军说成是土匪、反贼、暴民;将太平天国首领洪秀全说成是匪首,肆意泼污抹黑。而将勾结列强、镇压农民起义、屠城滥杀民众的曾国藩、李鸿章等人,从过去心狠手辣的刽子手形象,转而美化成以德为官、勤勉自律、以忠谋政、为国分忧的忠良鸿儒,美化成组建湘军、淮军,力挽狂澜、清剿匪患,攻灭太平天国的民族英雄。前后对比,翻天覆地的史学理论都出自同一个史学界,一些所谓专家学者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评价像小孩“过家家”一样,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这种跟风走、随着政治变幻而图解历史的“学问”,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众所周知,清朝末年是最黑暗、最腐朽、最残暴的封建专制朝代,它对内横征暴敛、残酷剥削;对外屈膝求和,签定了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而人民实在活不下去、被逼到绝路时,揭竿而起,欲推翻这个腐朽没落的专制王朝,有什么不可?有什么不对?就说这个满清,原本是关外的游牧,不也是如匪一般,武装侵略、强行夺取明朝政权而上位的吗?

  再看历史上,从秦以降,许多朝代的更迭不都是靠造反和战争而实现的吗?哪一个新朝代在武装夺取政权时没有被称过匪、反贼或暴民?只不过是胜者王、败者寇罢了。残暴和腐败在中国这样一种历史大环境中,注定是封建专制的共生物。凡欲夺取江山社稷者,哪个不残暴?凡为巩固皇权专制利益,哪个仁慈过?夺取政权后,从帝王将相、有功之臣到整个官场有几个不腐败?而那些“为百姓造福”,“实行天下为公”,“有田同耕、有饭同食、人人平等”等口号,只不过是在夺取政权时为了获得民心所使用的蛊惑、愚弄、欺骗民众的手段而已。只要封建专制制度不变,企盼实现公平、清正、民主、正义,企盼帝王将相、王孙贵族和普通百姓一样平等,无疑是白日做梦。

  然而,无论说太平天国怎么匪或贼、怎么坏和恶,它毕竟能在封建专制条件下提出《天朝田亩制度》、《资政新篇》等平等进步的建国蓝图,应该说还是难能可贵的。尽管由于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洪秀全等起义首领生活腐化,朝政纲纪紊乱,继而发生内讧;尽管由于在清廷和西方列强的联合围剿下,最终导致这次起义归于失败。但从社会进化的角度来看,太平天国起义的历史价值和进步意义是不容抹杀的。它的起义历时14年,转战18个省,并组织了强大的军队,建立了政权,颁布了反帝反封建的纲领,从而有力地促进了封建社会的崩溃,阻止了中国殖民化的进程。同时,它所宣扬的反清思想,倡导的社会变革,已经在民间播下火种,为后来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清王朝奠定了基础。所有这些,必然要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极其重要的一章。

  在此,我不想过多地谈论政治,也不想对太平天国运动的性质和意义下什么结论。但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太平天国起义成功,推翻了满清王朝;如果洪秀全一统中国而成为新的皇帝或什么领袖。到那时,中国的历史将会怎样改写?中国史学界的那些专家学者们,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脸谱和理论腔调呢?

智利、秘鲁、玻利维亚三国交界处的安第斯山脉风光。
智利、秘鲁、玻利维亚三国交界处的安第斯山脉风光。
位于智利北部边境的这一地区曾是三国战争的主战场之一。
位于智利北部边境的这一地区曾是三国战争的主战场之一。
智利北部地热区也曾留下太平军战斗的身影。
智利北部地热区也曾留下太平军战斗的身影。
天涯寻梦专栏之8 文图/于利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