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复活节岛探秘之五 惊喜尾声

Sept 28, 2016, 16:22 PM
复活节岛市市长SYDNEY

复活节岛市市长SYDNEY LI先生在其办公室热情会见于利祥及其考察团一行。

复活节岛市政府在会议厅举办“世界未解之迷研讨会”,特别邀请于利祥作为主讲人进行专题演讲。

    复活节岛市政府在会议厅举办“世界未解之迷研讨会”,特别邀请于利祥作为主讲人进行专题演讲。

于利祥一行应邀至复活节岛小学访问。

于利祥一行应邀至复活节岛小学访问。

  复活节岛,这个面积只有117平方公里的小岛,经历过外来文化、异域宗教的冲击,也遭遇过种种难忘的劫掠。至今居民不过6000余人,又座落在远离陆地3700公里的南太平洋中,堪称当今世界上最遥远、最孤独的岛屿。

  但由于这座孤零零的小岛自从18世纪初被发现以后,就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太多的谜团,也使得整个世界对它充满了极大的兴趣和关注。因此,智利共和国于20世纪初宣布将这座海岛作为一个海上自治市。

  记得几年前,在中国的一所图书馆里阅读世界地理时,曾经看到过一段文字:“南太平洋中的复活节岛存在许多未知的迷团,因而成为全世界考古研究者渴望抵达的天堂。1914年1月,第一支英国考古队得到智利国允许前往复活节岛进行考古挖掘。他们从秘鲁南下进入智利伊基克后,雇用了三十名劳工,其中有十六名为华人。华工擅长于木匠、瓦匠、石匠等工艺……”

  正因为记忆中储存了这些信息,神秘的复活节岛早就成为一个行者的旅行探考之梦。所以在这次应邀访问智利期间,我一定要实现这个久违的心愿。

  听说我决定去复活节岛调研华人踪迹和探考神秘现象,智利华人华侨界都非常支持。精通西语的智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王卫江会长,南美自然之旅商务公司胡晓清总经理(王卫江夫人),智利中国大酒店董事长、鹤山同乡会副会长何道通先生,智利华商联合总会暨江苏商会副秘书长、影视制片人钱海平先生,以及陪同我访问智利的美籍华人、诗人书法家陈伟区先生都愿意与我同行。嘿!都是著名的华人华侨精英!一个追踪华人踪迹和探考世界未解之迷的团队就这样迅速组成了。临行前,中国驻智利大使馆文化参赞贺踊先生和于洋领事特地对我们提出了一些宝贵的建议。所有这些,都使我从心灵深处感受到莫大的欣慰,从而更增强了自己追求梦想的信心。

  登上复活节岛几天以来,我们既享受着大自然纯净的抚慰,也探考了许多鲜为人知的迷团,但从没有忘记肩负的使命,从没有忘记追寻华人踪迹的主要目的。我们下榻的宾馆主人Lnis Dare Tuki和他的女儿艾丝非常理解我们的心情,表示尽力帮助我们完成心愿。据这位土著老人说,确有一些华人的后代生活在这个小岛上,他的亲妹婿就是其中之一,现虽已过世,但其子即老人的外甥不也是有着中国血统的华裔吗?而且他还是一个五星级大酒店的副总经理呢!然而遗憾的是,老人的这位外甥正在海外出差,不知我们离岛前能否相见。

  也许因为美国纽约《侨报》的率先宣传及其影响力,也许因为国际社会对于我们通过实地追踪、采访、探考海外华人发展之路,从而编撰一部《海外华人发展史》,以填补中国乃至世界移民史空白的期盼和支持,热心的智利侨界和有关旅游文化机构,尤其是王卫江夫妇,事先已经通过相关渠道和复活节岛市政府进行了联系。所以,市长SYDNEY LI先生在百忙中连续两次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考察团一行。并且,特地在市政府会议厅举办了“世界未解之迷研讨会”,邀请我作为主讲人进行专题演讲。

  由此还引申出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通过对复活节岛的考察,鉴于该岛所蕴涵的神秘现象以及对世界所构成的吸引程度,我们正式向复活节岛市政府提出在该岛建立人类第一个“世界未解之迷研究论坛”的倡议,并针对有关“世界神秘现象研究项目”和复活节岛市政府进行了合作洽谈。

  中国人的率真热诚和对复活节岛的无私奉献精神,感动了这个神秘的海岛,一时间,我们的倡议传遍了全岛,许多原住民特意向我们表示感谢和支持。

  当我们针对华裔问题在复活节岛市政府采访时,市长告诉我们:复活节岛上确有华裔存在,但由于血统混杂等诸多因素,要落实到具体家庭、具体人员,需要化一定的时间,运用特殊的机制去调查核实。又因为市长先生急于去法国巴黎参加国际海岛环保会议,他答应这件事等他回来后交由相关部门去办理。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离岛之时,却获得了意外的收获。那天早晨,我们正在收拾行装,准备乘下午的班机返回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忽然,宾馆主人将一位华裔带到我们的面前。这位华裔正是他妹妹的儿子,名为Anis Ler,刚从岛外回来。Anis Ler要带我们到他家去做客,我们感到异常惊喜,赶紧随着宾馆主人和Anis Ler来到了他家。

  这是一处居山观海、绿树环绕的好住所,整座山形成了一座天然庄园。Anis Ler带着我们在他的庄园中尽情地参观,那种高兴劲就象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他告诉我们说,自己是第四代华裔,先辈是木匠,也是中国清朝时期流落到南美的太平军战士。太平天国起义失败后,为逃避朝廷捕杀,随着太平军残部集体自卖“猪仔”,飘洋过海来到南美的依基克,成为牛马不如的苦力。后来,有十多名华人苦力被欧洲一支考古队选为劳工,带到复活节岛,从此他们就居住在岛上。现在,像他这样的华裔已是第三代,人数大约有300多人。

  这个信息太令人感到意外了,我们虽然是循着渺茫的线索而来,但按照登岛之前大使馆和我们交流的情况,该岛不可能有华裔。后来,虽然宾馆主人和SYDNEY LI市长证实岛上有华裔存在,我们心想可能也只是个别情况,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座最遥远、最神秘的海岛上竟居住着300多名的华人后代。这真是天大的收获!怎不令人欣喜若狂!我们和SYDNEY LI相约了今后的采访联系方式,中华民族血统中的那份情愫使我们相见恨晚。

  经过一个星期的调研探考,我们对南太平洋中的这个神秘的小岛竟产生了依依不舍的情感。在这个遥远而孤独的海岛上,无论是巨人石像、传奇天书、“鸟人”崇拜,还是远古洞穴、诡谲石屋、火山岩图,都形成了一个个充满神秘色彩的谜团,而正是这些谜团,犹如磁铁一般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探奇者。

  其实,对于复活节岛上的种种神秘现象,一百几十年来,世界上许多科学家和有识之士为破译它倾注了毕生精力,希望得出圆满的结论。然而很遗憾,至今没有人能够如愿以偿。一些人无论是考古、探研,还是在国际会议上侃侃而谈,其结果都是猜测、假想,终究不能得出科学的令人信服的解释。因而,复活节岛至今一直被科学界视为“神秘之岛”,它的许多疑问仍被称为“世界未解之谜”。

  据说,不久前曾有人向联合国有关组织提交过一份秘密研究报告。报告认为:复活节岛土著居民的源生地至今不明,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到底属于人类哪个种族?一直没有定论。而该岛距今不到一百年前仍处于新石器时代,岛民们在历史上根本没有条件创造如此众多的奇迹。

  据此判断,复活节岛上的奇迹应是外星人所为,该岛可能曾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一个基地。

  可是,外星人为什么要选择复活节岛作为基地?他们为什么要制造并遗留下这些巨人石像、文字符号和秘密洞穴?外星人以及岛上的这些未解之迷与来历不明的土著岛民又有着怎样的联系?这正是当今人类科学需要研究解密的课题。

  我们的车载着春风,沿着神秘的海岸驶向机场。透过车窗我们看到,南太平洋的浪花依然围绕着复活节岛无休无止的歌吟,孤寂的海滩依然执著地守护着心中的梦境。我们尽情享受着清新的海风和美丽壮观的海景。

  突然,我从蓝天白云中捕捉到一首七言绝句《复活节岛感吟》,诗曰:

  烟波万顷叹奇缘,多少未知星外连。

  梦里依稀孤岛泪,何时相约赋新篇。

  是的,这次我与这座美丽、神秘而又孤独的海岛因缘而聚,因缘而成为相知。昨夜在梦中,她与我依依不舍、相拥而泣。马上就要离别了,何不就将这首诗作为临别赠言,相送给复活节岛,以表达铭刻在一个行者心灵深处的神交之情。

  再见了,复活节岛!再见了,世外桃源!

天涯寻梦专栏之6 文图/于利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