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八友集/新派糖水貴過雞 後生消費

新派糖水貴過雞 後生消費

Mar 22, 2016, 01:25 AM

  “八友,你有冇發覺,最近呢年唐人街、法拉盛、八大道等地區開多咗好多糖水店,而且價錢唔平,普通一個柯打四到五蚊,有啲仲賣到十蚊八蚊一碗,豉油雞半隻咁嘅價錢,真犀利,但又咁鬼死好生意喎。”嗰日喺美東聯成公所見到做電影場務嘅雷珍妮,傾起飲食,佢有感而發,話幾個唐人街嘅糖水鋪越開越多,成行成市,幫襯嘅大多喺後生仔女,少見上咗年紀嘅人買嚟食。八友話亦有同感,即係好似珍珠奶茶店,亦係開到周圍都係,幇襯嘅絕大多數都係年輕人,中老年人可能怕甜到溜喉,珍珠難消化,多數唔敢買嚟飲。我哋呢種年紀比較懷念細個時食嘅糖水。以前唐人街嘅人人冰室嘅紅、綠豆沙、杏仁露,真係好正,依家啲新派糖水店,賣綽頭,冇乜興趣試。

  年紀漸長,糖水少喫為妙。八友喺美國好少買嚟食,因為好多鋪頭好似嫌糖平過頭,搏命落糖,不利健康之至。但返到香港,一定要食幾次糖水,因為佢哋唔會多放糖,啱大人細路。去年年底,八友返香港探親,又到廟街嗰間糖水店,諗住喫番碗“黑白戀”(豆腐花撈芝麻糊),點知大門緊閉,原來係租金難頂,執咗。冇法,只好去幇襯新派糖水鋪,仍然係“黑白戀”,上機返美之前再去,要咗碗“楊枝金露”。八友好懷念少年時代學功夫時,落課之後幾個師兄弟同師傅走去武館隔離嘅大排檔食粥或者食糖水,有海帶嘅紅綠豆沙、蕃薯糖水、白菓腐竹雞蛋糖水,練完功夫,肚皮打鼓,整番碗,補充體力也。聽講依家好難搵返呢種大排檔矣!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