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31]龙荻:细腻画笔 展现纽约华埠

Feb 16, 2016, 02:35 AM

  我的家从外公外婆到爸爸妈妈都是拿画笔的画家,所以说算是生在了艺术之家。我四岁之前的时光是在外公外婆家度过的,那时候外公在作画的时候也会给我一堆的纸和画笔,让我自由的涂抹打发时间。而外公的无心插柳地递给我的画笔,则成为了我绘画爱好的启蒙。

  ■侨报记者 陈辰

  无心插柳拿画笔

  5岁个展画100姿态各异女

  我的父母都供职于四川美院,母亲在版画系,父亲在油画系。尽管他们都是绘画专业出身,但是对于我这样的“野路子”的绘画风格,却没有选择给我专业的约束与制式的创作压力,而是让我自由地感知艺术与开心地创作。

  记得年幼时的夏天,母亲在美院为学生上课,那时正值暑假,而父亲则因为需要潜心作画不想我在家给他捣乱。母亲将我带到学校,安排我在她同事的绘画班上旁听,就这样,我也算是正正经经的学了一个假期的画。

  随后画画成为了我小小的心头好,总是手握画笔涂涂画画。随着时间推移,作品也越来越多。这时四川美院提出为我办一个童趣画展,于是我的30张绘画作品就这样首次亮相。作品当中有一幅画是有着100个姿态各异,穿着不同的女子。她们来自我日常生活中的记忆,有些是身边熟识的人,有些是路上一面之缘的陌生人。5岁时的我可能并不完全知晓每个人身上的故事,但是从那时开始,我用画笔点滴记录我所见。

为朋友画的纽约
祝贺新年作品
华埠公园里跳广场舞的大妈们

 

  美院孩子没学画

  跳出商学院奔冷宫历史系

  在很多人看来,父母是画家并在美院长大的孩子,学画画、成画家、教绘画似乎成为了情理当中按部就班的选择。然而我选择跳出别人对于人生的既定设置,随性且自由地学习和生活。父母也对于我不按常理出牌和爱折腾的个性没有压制,而是选择尊重我,支持我。

  在童年校园生活当中,因为有绘画的陪伴与调剂,所以并不感到乏味。就这样也算是顺风顺水的到了高中。当时大学想去北大读中文或者清华读新闻。谁知就在高考来临之际“非典”在全国范围内拉响警报,我的学校也因为有人因病死亡而停课三个月。最终成绩出了,却没有发挥我最好的水平,在北京外国语小语种与南开大学热门的管理系当中,我选择了后者。

  在就读于南开国际商学院的第一年,学习企业管理与营销等课程的时候我就开始想,我们这十八九岁年纪学习这样的课程,的确有些空泛。在大一就读期间我选修了历史系的中华文明史选修课,当时的任课老师胡先生以精彩的授课内容唤起了我对历史的兴趣。期间我曾与老师交流,胡先生告诉说,南开大学的历史系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优秀,如果英文好的话,建议我学习世界史。

  因此在进入大二有转系的机会时,我在商学院同学与老师惊讶的目光中选择了不热门的历史系。还记得我去商学院秘书办公室办理转系手续的时候,老师得知我要从热门的专业转去不能发家致富的历史系的时候,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是对我来说,相较于大一入学时便计划着毕业以后去大公司做白领与管理者的商学院,我更喜欢在历史系读自己喜欢的书,走自己喜欢的学术研究。

  给美国大学生讲美国历史

  从十分紧张到游刃有余

  我在南开大学获得研究生报送的机会,然而在自行考虑和父母沟通后,我选择了美国留学这条路。谈及其中原因,我在历史系就读期间学习世界史,我的研究方向为美国史,毕业论文关注的是性别史。尽管研究生也曾想攻读国际关系,但是相较于大国博弈,我更喜欢有“人味”的专业。学美国史当然是美国最好,于是我便背起行囊,只身踏上美国留学之路。

  来到美国之后,我进入了乔治亚大学历史系攻读硕士。在入学之前就有学姐告诉我,选择在美国学习历史不是一件易事。不仅需要庞大的阅读量,还需要面临论文以及担任助教的压力。尽管我选择研究的性别史和婚姻史在不少人看来是冷门,但是出于对于历史的喜爱,这一切在他人眼中看似辛苦,而我自己却乐在其中。

  就读期间,作为当时系里唯一的华人助教,我负责给历史系的本科学生上通史课。期间教书的经历让我收获很大,刚开始上课,我其实会感到紧张。因为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去给美国的孩子们讲他们国家的历史,担心他们是否会信任我。随着教学的开展与学生的沟通,我的担心很快便烟消云散。

  乔治亚是一个以共和党为主的保守州,在教学期间我发现其实很多美国本土的大学生对于自己国家的历史并不了解,当我在讲到内战时期种族隔离以及3K党的时候,甚至有不少学生都会流露出惊讶的神情。

  完成美国史硕士的深造,对于未来也有两条路摆在我的面前。我可以选择在大学中继续攻读博士,毕业以后留校任教,安静地在这个被大学包围的小城中平静生活。而另一种选择则是放弃这样的安逸生活,走一条自己没有走过的路。在大学所在的小镇继续安静地生活,当老师;还是自己选择一条新出路?尽管被厚重的历史学术熏陶了多年,但我仍是一个贪恋城市烟火的人,所以就在这个人生选择的交叉路口,我选择了继续探险并来到了纽约。

  生活在纽约华埠插画家

  手中线条勾勒日常生活

  说到如何成为插画家,其实也是无心插柳。绘画从小时候开始,就成为我的爱好与消遣的方式。在2009年我大学期间,朋友开始写杂志时尚专栏需要配图,于是我便开始帮他的专栏画时尚主题插画。在此之后,我也陆续开始接到各式各样的约稿,其中包括《美食杂志》、《生活周刊》以及财经杂志,然后就这样慢慢的越画越多,并成为了自由插画家。

华埠德昌超市
小意大利与华埠的变迁与融合
纽约咖啡馆

 

  说到我与纽约以及华埠的情缘,还要从第一次来纽约说起。记得那是一个圣诞节,我在犹太朋友的带领下来到华埠的餐馆喝早茶。饭后朋友提出带我逛一逛华埠,说到这个社区的时候他的眼中写满了兴奋。朋友的工作室曾经就在华埠的南华茶室楼上,他说纽约的华埠在城市中是独一无二且无可取代的存在着。当时朋友极力推荐华埠的德昌超市,说一定要带我去看看比现在的中国还要中国的地方。而传说中的德昌超市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夜店的灯光与处理得当且摆放有序的生肉,再加上店内嘈杂的人群与市井的对话,都让我感到无比的亲切。

  就在这个圣诞节后,我决定搬家纽约,机缘巧合之下,纽约华埠社区就成为了我落脚至今的家。现在我住在爱列治街的一栋公寓当中,房东是早期由香港定居纽约的华裔老移民。居住在华埠让我感到如儿时住大院一样的亲切感,这里比很多地方都多了一份人情味。家中的管道坏了,房东太太会叫相识多年的维修工人帮我处理,修理完后还会顺手帮我整理房间,做了好吃的饭菜也会给我留一份。这些生活的点滴,让我感受到来自华埠这个社区的点滴温情。

  每日生活在下东城,我总是用心观察身边的点滴,街道、商铺、行人、游人,有意思的瞬间和值得记录的细节,这些我都会用手中的画笔去记录。在许多约稿当中,我有一组名为《唐人街》的插画,其中有在罗斯福公园前摆阵打牌的妇女、曼哈顿桥下设残局的老人、德昌超市中准备货物的店员,以及华埠不断吞噬小意大利区域的步伐等等,这些都是我眼中华埠生活的点滴痕迹与灵光。

  现在进行时:播客出书未来计划中:在华埠超市办画展

  我现在正在做“流行通信”播客的主播,这是IT公论创始人李如一邀请我做的一个全新的尝试。在这个播客当中,我与来自国内外的嘉宾围绕艺术主题进行对话与分享,带着听众隔空对话艺术家。与此同时,我也在逐步整理自己在美国创作的插画与文字,在整理后出一本自己的插画书。

  然而我未来计划中的想法在不少人看来可能有些天马行空,2014年我已经在上海举办了名为《日常灵感》画展,未来我希望可以在华埠特色的德昌超市举办自己下东城以及华埠作品的画展,让我的画在我喜欢的地方被更多人看到。

  对于绘画,我并不会为自己设定一个固定的主题。我是个阅读兴趣甚至看电影兴趣都很广的人,所以绘画时候思维也是一样的自由发散。我喜欢观察和发现那些生活中有些奇怪和美好的瞬间和场景,也喜欢好看好吃或者奇怪的食物。而这样的记录方式会一直继续,对于华埠这个存在着旧时代之美的时间胶囊的描绘,也一样会继续。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