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削苹果

削苹果

Jun 10, 2020, 18:07 PM
           
 

我正在削苹果(赵锦摄)

我正在削苹果(赵锦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生活悄悄地发生了很多变化。每天被要求洗无数次手,有时候我刚洗好不久,不知道碰了什么东西又被妈妈要求去洗手。

  家里的壁橱里存满了东西:清洁剂、罐头、大米、面粉,连妈妈不常买的我最喜欢的方便面都有不少。

  每天从学校回家的时候必须喷酒精消毒。后来学校也停课了。疫情下我的生活,无聊却很平静。

  有一天,我看完电视,对妈妈说:“妈妈,我吃个苹果哦。” 妈妈一边做饭一边说:“削皮吃。”我吃了一惊,说:“什么,吃苹果还要削皮!” 妈妈回答说:“疫情期间,安全第一。”

  好吧!我洗完手,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水果刀发愣。想了一下,拿起刀贴着苹果皮刮了两下,但是苹果“纹丝不动”。我看了妈妈一眼,发现她也在看我,就不好意思的问:“你可以帮我一下吗?”妈妈笑了笑,擦干净手,走过来,握着我的手说,“首先,你要把刀这样子拿好,在苹果上斜着一点切,慢慢来,控制好距离,不要太深,一开始也不要太薄,会削到自己的手。”我抽回手说,“你等一下,我再拿一个,跟着你做。”可水果刀在我的手里,就像泥鳅一样不听话。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个苹果削好了,看着“满身”都是坑的苹果,一点食欲都没了,妈妈笑了笑说,“多削几次就可以了,看着丑,吃起来是一样的。”

  从那天以后,削苹果变成了我的“作业”,不仅削自己吃的,爸爸妈妈、哥哥吃的也是我削。过了几天,果然进步不少,有一次我居然从头到尾皮没断,虽然牺牲了不少果肉,我兴奋地到处炫耀,妈妈也说:“你都可以教哥哥了!”

  这次削苹果的经历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做一件事情只要态度认真,反复练习就能做得好,而且无论什么事不要看表面上很简单,只有自己做了才知道。

  侨报小记者赵铮

  (六年级)写于北卡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