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特殊时段,我咳嗽了四周

特殊时段,我咳嗽了四周

Mar 26, 2020, 15:18 PM
           
 

  大约1月22号的那一周,因为期中考试,我每天都复习得很晚。有一天,在学校里,我忽然咳嗽了起来。我咳得厉害的时候,觉得气儿都接不上了。还好我只是咳嗽,既不发烧、打喷嚏,也不流鼻涕,就这样一直持续到考试结束。记得上课的时候坐在旁边的一位同学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寒假你有没有去过武汉?”我想他可能担心我会传染病毒。我告诉他,我根本没有去中国,更不用说武汉了。

  咳嗽刚开始的时候,爸爸像以前一样让我多喝水,还按照中国传统的方式,煮冰糖雪梨汤给我喝,还在房间里熏醋,希望杀死空气中的病菌。可能冰糖加多了,我觉得梨汤没那么好喝,而醋又难闻。几天过去了,我的咳嗽毫无改善的迹象,好在每天还是精神满满。妈妈开始着急了,因为新闻里说美国已经有COVID-19新型肺炎患者了,那种肺炎传染性很强。

  去看医生的时候,通常每个诊所门口都有个登记电脑,每位来看病的人都会先回答一些基本问题。有趣的是,我去诊所的那一天,电脑多了一项以前没有的问题:“你最近去过武汉吗?” 我的回答当然是“没有”。

  医生没有戴口罩,他简单地询问了我的情况后开始认真检查我的心脏和呼吸,还让我拍了胸部的X光。结果发现我的肺没有任何问题,只有一点上支气管炎。医生认为我没有什么大问题,给我开了抗生素,还让我继续喝止咳的糖浆。医生的诊断让爸爸妈妈放心了很多。可是,又一周过去了,我的咳嗽还是没有明显改善。医生再次检查后说是过敏,又给我开了抗过敏的药物。就这么吃了抗生素和抗过敏药,到第四个星期,我的咳嗽才终于停止了。

  我的咳嗽是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期间发生的,同学们都知道病毒在蔓延,可是大家并不太担心。学校的护士也不允许任何人戴口罩,她告诉我:“如果你们觉得有发烧就回家。”我的好朋友们还是每天跟我玩,我也告诉同学医生的诊断。我觉得这件事告诉我们,判断一件事情应该依靠证据和科学,而不是猜测。

  侨报小记者丁承昊

  (十年级)写于马里兰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