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大白和二丫养鸭子的故事(一)

大白和二丫养鸭子的故事(一)

Nov 19, 2019, 17:06 PM
           
 

鸭子们在盒子里休息(姚睿和摄)

鸭子们在盒子里休息(姚睿和摄)


带着鸭子们在后院玩儿,吃草(姚睿和摄)

带着鸭子们在后院玩儿,吃草(姚睿和摄)

  大白和二丫是我们的两只小鸭子,它们像两个毛茸茸的小黄球,顶着一个橘红色的扁嘴巴,球下是一双橘红色的大脚蹼。六月的一天,他们在闹哄哄的集市里,挤在一团的小鸡和小鸭中,被我们一眼挑中。

  到家了,两个小脑袋一下从装着他们的纸盒里冒出来,侧着头用黑溜溜的眼睛仔细地打量我们。有一只小鸭比另一只大一点,我们叫他“大白”,另一只有点儿害羞,我们叫她“二丫”。我用松软的布和木屑铺在一个大纸盒子里给他们做了个新家。大白和二丫在新家里吃饱喝足,然后就挤成一团呼呼睡大觉了。

  我们全家人只要一有时间就蹲在箱子边逗大白和二丫,喂他们好吃的。调皮的大白和二丫把扁扁的嘴巴伸到水里,吃一口就把头左右乱甩,把水弄得到处都是,有时还跳到水盆里喝水,闹得我们一天要给他们换几次垫子。

  有一次二丫病了,蔫蔫的,闭着眼睛直发抖。妈妈用温水给她洗了澡,又用吹风机给它吹干,再用棉签沾水清洗小鸭子睁不开的一只眼睛。最有趣的是爸爸妈妈还给她喂药,爸爸用手圈着二丫,妈妈拿针管喂药。三四天后,二丫又活蹦乱跳了。

  六月雨下得不停,我天天都到后院给大白和二丫挖蚯蚓,还去宠物店买黄粉虫和大麦虫。每次喂虫子,大白和二丫都会激动地推推搡搡,蹦蹦跳跳。

  晚饭后,大白和二丫会在虫子的诱惑下,摇摇摆摆地从前院走到后院,先在一个大盆子里游泳洗澡,然后在太阳底下转动着细细的脖子仔细地捋毛,把毛晒干。我们要是进家,他们就赶快藏在菜地里的大叶子底下,大白还经常侧着头看天上飞过的飞机,他也许把飞机当成老鹰了吧?

  大白和二丫一天天地长大了,我走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我跑起来,他们就紧跟在后踩着大脚蹼猛追。很快,他们开始脱毛了,小时候的绒毛渐渐地被雪白的羽毛替代了, 叫声也变成“嘎嘎”的了。这时,我们的大纸箱就像一下变小了似的,它们已经不能再在纸箱里生活了,而我们也要出门两周。大白和二丫,我们该怎么安置你们呀?

  侨报小记者姚睿和

  (九年级)写于威斯康星州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