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维拉 - 二月

维拉 - 二月

Jun 26, 2019, 14:50 PM
           
 

  上个月,阿黛琳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当我向她撒谎时,她的眼神会变得犀利,就像知道我在说谎一样。她看着我的眼神常常带着一丝担忧、伤感和疑虑,似乎想知道是什么让我改变了这么多。我能看出,她很失望。我已经从一个她曾经仰视的姐姐变成了一个她永远不想成为的人。

  我控制不住地每天都吸烟。阿黛琳每次发现都会尖叫着让我停下来,把香烟从我手中夺走。但只要她一离开,我就会再次点燃一支。

  我感到内疚。我应该是那个照顾阿黛琳的人,而不是相反。

  有时我会想,如果我不存在,世界也许会变得更好。有谁能理解我的感受吗?我不知道哪些朋友会关心我。我也不敢告诉妹妹,因为她只会更加担心,我不应该这样对她,她已经为我伤神太多了。我回想起今天她看我的眼神,突然一阵心悸,那眼神好像能看透我的心。我开始紧张,呼吸也加快了,赶忙摸索出一根香烟来……

  今天,阿黛琳不在家,所以我可以随意在屋内吸烟。但当她回来时,她一定会闻到烟味并再次用那么失望的眼神看着我。我打着打火机,火焰出现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想知道被灼烧会是什么感觉。我叹了口气,收起这些疯狂的想法,瘫软地倒在床上。

  我终于还是点燃了香烟,让烟雾弥漫在我的肺部。我的头脑变得清醒起来,随后便是一阵麻木,已经没有吸烟最初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了。我慢慢地将烟雾吐了出来,任凭它像云一样飘浮在我的头顶。

  克里斯蒂娜今天笑着告诉我,她的朋友们终于搞到了一些电子烟。我不想对它上瘾,但我无法拒绝她。我笑着告诉她我会非常乐意去尝试的。

  我听说重病的人的思绪会变得模糊,有时甚至会歇斯底里和疯狂。如果有一天,这个病人像是醒了一样,思绪恢复正常,甚至比以前更加健康,那就是他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了。

  我觉得我是时候该醒来了。

  (未完 待续)

  侨报小记者郭耀匀

  (八年级)写于麻州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