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五) 维拉—十二月(续)

(五) 维拉—十二月(续)

May 7, 2019, 16:50 PM
           
 

  克里斯蒂娜从她的背包里掏出一包香烟,拿出一根给我。“想现在试试吗?”“这里有烟雾探测器…”我把目光投向天花板,祈祷她没有注意到我声音的颤抖。“我们会被发现的。要不以后吧……”“不要这么扫兴嘛!”她的声音中除了友善,还渗透了一丝淡淡的警告。“这一定会很有趣的。别担心,你吸一小口,我就把烟灭掉。”

  我的手颤抖着接过了香烟。 克里斯蒂娜的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我。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开始怀疑我现在拥有的所谓友情了。很久很久以前,我跟我的朋友们的关系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 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尖叫着让我走开。但她正盯着我。一阵焦虑袭上心头,我不寒而栗。

  克里斯蒂娜拿出一个打火机,帮我把香烟放到嘴边。当香烟终于被点燃,我感觉到喉咙被灼伤,但我用力抵制住了咳嗽的冲动。我对自己太失望了。我从没想过我会做这样的事。但我还能怎么办呢?

  ***

  颤抖已经停止了,我现在只感到一阵阵的麻木。我站了起来,没脱掉外衣就爬上了床。

  已经凌晨2点了,我静静地望着时钟的秒针一格格地跳动。我实在太累了。我知道我真的应该睡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睡着。我怀恋从前,当我没有这种疲惫的感觉的时候。那时,我能感觉到朋友的真实。我真正地关心我朋友们,就像他们真正地关心我一样。那时我不会失眠,不会整夜整夜地睡不着。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

  我伸手到床边的桌子上,紧紧抓住一小瓶安眠药,把它拧开,然后把两片药丸塞进嘴里。

  当黑暗吞噬了我时,一个念头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的脑海中翻来覆去:如果我是另一个人该有多好,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未完 待续)

侨报小记者郭耀匀

(八年级)写于波士顿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