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三)阿黛琳-十月

(三)阿黛琳-十月

Apr 5, 2019, 18:16 PM
           
 

  人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可以有很多变化,甚至可以蜕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我想到了在今年夏天之前,我熟悉的维拉的样子。她会常常笑,从不用担心别人对她的看法。在当她不用担心腰部不够纤细的时候,她的笑容是真实的,美丽的。

  但是现在,维拉的直发被烫成了柔软的波浪,其中一屡染成了明亮的蓝紫色。我想这可能是她的朋友们之间流行的发型吧。我们的谈话常常会转移到她衣服上,她会不厌其烦地问我明天应该在学校穿哪一件,还有对现在各种流行服饰的看法。最终,忍无可忍的我厌倦了,让她去征求她朋友们的意见,她会抛下我去和她们聊天。渐渐地,似乎我们能聊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突然,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一闪——万圣节快到了。那是姐姐她最喜欢的节日,她会装扮成什么样子呢?我走向维拉的房间,但是房门紧闭。我犹豫了一下,退回到我的房间,拿起手机给维拉发了一条短信。“嘿,你万圣节做什么?”不知从何时起,我和姐姐虽然住在一个房子里却开始用手机交流了。

  一个回复在我的手机上响起,我兴奋地瞥了一眼明亮的画面,却只有短短的三个字:“不知道。”

  “我明天要和朋友们一起去买万圣节服装。”我的手指划过键盘,飞快地打着字。“一起去吗?”

  二十秒后,她回复了。“不,我今年不打算装扮了。”我的笑容从脸上慢慢消失了,这完全不应该是维拉的反应。“你怎么对万圣节显得不太关心?”

  “我为什么要关心?”维拉的回复是在漫长的停顿之后发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关心?”这句话让我心头一颤。“万圣节不是你最喜欢的节日吗?” 我小心翼翼地写道,“你确定吗?”

  接下来又是一个长时间的停顿,我把头埋入枕头。维拉好像真的离我越来越远了。我闭上眼睛,一遍又一遍地把手机在手中翻来翻去。回忆涌入我的脑海。一个穿着鲜艳的黄色仙女服装的女孩,在家门口蹦蹦跳跳地等着我和她一起去要糖,那是她一年级的时候;因为那年她腿部骨折无法去要糖,她哭得稀里哗啦,那是三年级的维拉;在她化妆成吸血鬼的时候,我把她的妆弄花了,她追着我打,那仅仅是两年前……

  随着手机“叮”的一声,她的回复终于到来了。“爸妈快回来了,我应该去做作业了。”我心里一阵酸楚。维拉虽然变了,但是她依然对我很好。那么我为什么会觉得她越来越陌生?我为什么会越来越担心?可能是因为,她好像躲在一张面具后面,尽管她仍然笑得彬彬有礼,保持着柔美的声音,但这不是她。(未完待续)

  侨报小记者郭耀匀

  (八年级)写于波士顿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