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今日焦点/ 我做中文小老师(图)

我做中文小老师(图)

Jan 2, 2019, 14:13 PM
           
 

  图书馆, 早上十点,我和一个八岁的小男孩面对面坐在靠窗的桌子旁,桌上摆满了中文字卡。

 

乔在水写布上练习“爱好”。(庞秋秋摄)

  "我们来玩个游戏,闭上眼睛,选三张卡片。”我说道。

  小男孩闭上眼睛,一一照做。“好,现在用这三个字造句吧。”我看着他选的几个字,不禁笑了;他偏偏摸到了“百”、“鱼”和‘岁”这三个字。他看看我,又看看眼前的卡片,抓了抓头,不紧不慢地说:“我有一条一百岁的鱼。“说完,我俩哈哈大笑。

  每个星期六,图书馆变成了我的教室,卡片和游戏变成了我的教材,而我变成了一名中文老师。我的学生就是那个八岁的男孩—乔。

  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乔和他的母亲。从此,那个金发小男孩就开始了和中文的不解之缘。听他妈妈说,他特别喜欢汉字,常常会模仿类似甲骨文的字体。

  刚开始我从数字教起,乔非常好学,又很机灵,渐渐地发现了规律,很快就数到了一百。后来我开始教他一些基本的日常对话。从“红黄蓝绿”、“爸爸妈妈”,到“食物”与“爱好”, 乔已经学会近三百个汉字。

  为了使乔对中文的兴趣有增无减,我发明了许多练习中文的游戏。乔最喜欢的游戏是“饭馆点菜”:他扮演客人来到餐馆,我问:“想吃什么?”他的回答总是变幻莫测,例如:“草莓饺子”、“鱼肉西瓜面条”  等奇特菜肴。我看看桌上的橡皮食物,“鱼肉西瓜面今天没有,要鸡肉面吗?”乔嘴角往上一翘,“鸡肉面太贵了!”  

  因为乔对写汉字颇有兴趣,所以我给他从中国带来一卷万次水写布和毛笔。自从学会了握笔,乔更喜欢练字了。最近我刚教完“你想去哪儿?”的单元,乔就在水写布上写出了“我喜欢在家打游戏”。

  今年春节,我给他介绍了春节和一些传统习俗。当他看着舞龙舞狮表演高声叫好时,当他用那带着美国口音的中文与我对话时,我在那双蓝色的眼睛中看见了中文的国际化。

  去年教师节,乔亲手递给我一张礼品卡,可是最宝贵的却是卡片上手写的那两个字:“谢谢”。在教乔中文的同时,我也在不断提高自己的中文水平。

  等到乔学会时,我才真正理解,拥有机会传播中华文化是多么的幸运。看着乔每个星期的进步,我坚信中文源于中国,但属于世界。

  ---侨报小记者庞秋秋(十一年级)写于 芝加哥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