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有白吃的美食大餐吗?

回答是肯定的。

身在纽约的你是否为“微博控”?

或是每天一定“非死不可”?

如果你具备以下症状中的任何一种,

我们寻找的“侨报食客”非你莫属

搜、搜、搜美食!

侨报食客之St.George Tavern
Spike食拍客
橘子君到此一游
获奖者9月1
侨报食客7月获奖者3
食客2014.1月获奖者1
王小姐王小姐
新疆菜 纽约缘(图)

  曹大厨说,餐馆里的一些佐料仍然是从新疆远购而来,例如孜然,“任何地方出产的孜然都没有咱新疆的品种好,新疆孜然味道醇正、香气袭人,是独一无二的家乡味儿”。

西式店名+中国内核 St. George Tavern飘香华尔街

探知了金融圈餐厅的秘密,画面回到 《华尔街之狼》 的纸醉金迷,却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在金字塔顶端的奋斗的热诚和勇气就如同摆在我们面前的美食一样,别人只看到了浮华和精美,尝下去也许只是简单的好吃二字,但背后的耕耘和努力才是散发迷人光芒的真正根源。

台式铁板烧“功夫”了得

  “侨报食客”是由 《侨报》 推出的免费美食活动,邀请 《侨报》 的读者和网友免费到特色餐厅享受美食,一起品美食,话美食。只要您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美东侨报”,或者facebook上like“The China Press 《侨报》 ”,或者微信关注微信号“nyusqiaobao”上传您拍摄的美食图片和简单介绍,以“侨报食客”为话题,@美东侨报,就有机会享用免费经典大餐!   ?图文/蔡励婷 铁板香煎鱼排  

上一页 下一页

世界上最贵的贝果是什么味道?

发布于:2017-10-18

  【侨报纽约网报道】1000美元一份的贝果又回到纽约了!   据NBC报道,在首次在菜单上发布这个产品10年后,位于时报广场的纽约威斯汀酒店将于下月再次重新供应这款奢华贝果,限时售卖。   这款由New Yorker Bagels原创的贝果,内馅中使用阿尔巴白松露奶油奶酪,搭配加入了枸杞酿造的雷司令葡萄酒果冻,再撒上可食用金箔,身价瞬间翻倍。   一分钱一分货,据酒店发言人称,这款贝果内馅中使用的白松露号称是世界上第二高价的食物,仅次于鱼子酱。这种白松露生长与意大利尔巴地区,仅在特定的橡树下才能生长,得借助狗或者猪的嗅觉才能找到它们。   这种松露非常罕有,收获的季节只在深秋至初冬。该酒店发言人称,阿尔巴白松露是这款贝果的画龙点睛之笔,也是它身价能飙升至四位数的关键所在。   据悉,1000美元的售价中已经包含了税费,可在酒店24小时客房服务中点单或者早餐时段在该酒店的Foundry Bar餐厅内点单。   威斯汀酒店发言人表示,自从2007年秋季这款售价1000美元的贝果首次面世以来,“每年都有顾客要求购买这款顶级的面包。”   “考虑到近十年来各种物价的上涨,这款贝果仍保持原价售卖,已经算是打折了。”威斯汀酒店称。   贝果爱好者们也无须为这款贝果的高价感到愤世嫉俗,销售所得将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神圣传导者施饭堂(Holy Apostles Soup Kitchen)。   这款1000美元的贝果将在11月1日至12月15日期间售卖,须提前24小时预订。(编译:YF)

你知道吗?吃什么火锅蘸什么料

发布于:2017-10-13

  现如今很多火锅店里都设有调料自助台了。调料自助台上摆满了玲琅满目的调料,很多人并不知道该怎么去配蘸料,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自己平时的喜好随意挑选蘸料,殊不知不搭的酱料会掩盖火锅汤底的好味道。   既然花了钱去吃美食,那就是希望能吃到最佳的味道,让钱也花的舒心值得。好马要配好鞍,什么火锅就要配什么蘸料,这样才会相得益彰,将火锅的原味发挥到极致。   为了让大家能够站在火锅调料自助台前不再迷茫,大花今天就带大家来看看我们常吃的每种火锅究竟该搭配什么样的蘸料。   在进入正题之前,大花在网上找到了一张非常形象的中国火锅地图,我们可以先从这张图中了解一下中国火锅的六大派系以及每个派系里的火锅品种,当然这张图中并没有涵盖所有的火锅品种。   对火锅的分类和种类有了大概的了解后,我们就我们常吃的火锅来说说应该搭配什么样的蘸料。   老北京火锅、内蒙肥羊火锅   北派的这两种火锅是我们最常吃的还需要蘸料,很多火锅由于本身已经调好味道,且味道很浓,所以无需酱料。   搭配蘸料:   麻将碟(芝麻酱+腐乳汁+香菜+芝麻粒+辣椒油+韭菜花)   搭配理由:这两种火锅主要会以羊肉为主要涮品,去掉羊肉的膻味,提升鲜香,芝麻酱和腐乳可以很好的去掉羊肉的膻味,少量的辣椒油和韭菜花起到提鲜的效果,香菜特有的味道是每个火锅的必备,但是不爱吃香菜味道的人也可以不加。另外,羊肉有补肾、提升阳气的作用,韭菜花也有同样的作用。   四川火锅、重庆火锅、串串香火锅   潮湿的环境造就了四川火锅的辣度,牛油与辣椒在锅中不停翻滚,热气带出浓浓辣香。吃四川火锅可以搭配两种蘸料,一种是油碟,一种是干料。   搭配蘸料:   油碟(香油+蒜泥+蚝油+盐+醋+糖+芝麻+葱花+香菜)   搭配理由:   油碟可以起到快速降温解辣的作用,辣红素会溶解一部分在油里,保护肠胃,蒜香也可以增加辣的香气,只需要调一个小油碟,立马吃川辣火锅就变得舒畅无比。   干料(辣椒面+花椒面+味精+盐+孜然面+芝麻+花生碎)   搭配理由:有些人是嗜辣的,再辣的川辣火锅都阻止不了他们对于辣的更高追求,于是很多人吃川辣火锅时蘸干料,既可以提升辣度,也可以提升鲜度。一般的店里会把干料直接配好,只要直接去拿就行,只是配好的干料往往没有芝麻和花生碎,这些可以自己添加搅拌。   潮汕牛肉火锅   新鲜牛骨熬制的清汤配上甜玉米、大枣,微微的香甜气息扑鼻而来。新鲜的牛肉被分割区域亲手切成薄薄的片,嫩肉、吊龙、匙皮等只要下锅涮上10秒便可感受到牛肉的鲜嫩。还有一种是牛杂锅,牛杂经过精心熬制端上来就立马引起味蕾的注意。   搭配酱料:   沙茶酱(沙茶酱+芹菜粒+葱花+香菜)   搭配理由:潮汕牛肉火锅的标配酱料之一,每一家的沙茶酱会有不同的秘方,非常好吃,如果只是直接罐装的沙茶酱则没有什么新意,芹菜粒可以引出牛肉的香气。   剁椒酱/辣酱   搭配理由:辣酱和牛肉牛杂等融合的恰到好处,既不会破坏牛肉的本身味道,又给牛肉增添了新的味感。   海鲜火锅   众多的新鲜海鲜在锅中散发浓郁的鲜气,凑近一闻都有种大海的即视感。海鲜本身的鲜度已经很够,所以在吃海鲜火锅时蘸料一定要挑对,否则会影响海鲜本身的味道。   搭配酱料:   海鲜汁   搭配理由:海鲜汁可以很好的调出海鲜的本身鲜味,同时也有去腥的作用。   酱油   搭配理由:精心酿制的酱油本身就有提鲜的作用,增添海鲜的鲜度,又不会掩盖海鲜本身的鲜气。   萝卜牛筋火锅、萝卜羊肉火锅   萝卜对于牛肉或是羊肉可谓是最佳搭档,彼此互相影响,互帮互助。萝卜的清甜带出牛肉、羊肉的清甜。牛肉羊肉带出萝卜的清香。   搭配酱料:   南姜醋(香油+白糖+南姜末+白醋)   搭配理由:南姜醋可以很好的去除牛肉、羊肉的膻气,增加萝卜的清甜。   椰子鸡火锅   清甜的椰汁遇到鲜香的嫩鸡肉,画面真的是太美,而味道更加的鲜美,清甜鲜香一起袭击味蕾的每一个细胞。   搭配酱料:   沙姜料(小金桔汁水+酱油+沙姜+红椒圈)   搭配理由:沙姜是海南美食经常用到的调料,搭配鸡肉有着神助攻的功效,提神鸡肉的鲜美度,酱油、小金桔汁、红椒圈可以为椰子鸡火锅增加浓厚的韵味。   斑鱼火锅   斑鱼骨熬煮出雪白的浓汤,斑鱼被切成如纸片版的薄片,轻轻拎起透过斑鱼片都可看到阳光的透过。轻轻入锅一涮,立马鲜气环绕。   搭配酱料:   斑鱼碟(芝麻酱+剁椒+姜汁+葱花+香菜)   搭配理由:芝麻酱剁椒和姜汁可以增加斑鱼的嫩度同时提鲜,葱花香菜独有的香气与斑鱼鲜气互相环绕,相得益彰。   介绍完大家常吃的火锅搭配蘸料,希望大家以后去吃什么火锅都可以轻而易举的配出最适合的蘸料,能吃到火锅最好的味道。都说火锅是最适合一群人的美食,要去看一个人和你合不合,吃一次火锅就知道了。赶紧约起一顿火锅,感受人间的烟火气。

英国是如何变成黑暗料理王国的?

发布于:2017-10-10

  这年头,嘲讽英国菜难吃,几乎成了一种政治正确。   相传去英国留学的小伙伴,无论学什么专业,都要在厨房辅修一门“烹饪”,若是偷懒翘课,就得臣服于土豆的一百零八种吃法,并接受炸鱼薯条、血肠布丁、牛排腰子派的轮番历练。   就算没去过英国的人,对于死不瞑目的“仰望星空派”也耳熟能详(然而很多英国人自己也没吃过呢),如果你胆敢对英国菜的黑暗程度表达丝毫质疑,他们只要笑眯眯地拿出苏格兰国菜“羊杂碎小肚”(Haggis),就能塞住你的嘴…… 其实Haggis也可以摆得很好看呢!   但是——我得壮着胆子硬着头皮才能说出这句话——有个不合逻辑之处,似乎被轻飘飘地忽略了:从诺曼、金雀花到都铎王朝,这个国家的辉煌历史数不胜数,海上贸易繁荣兴旺,更带来源源不竭的香料、茶叶和异域食材。王公贵族为了彰显地位身份,把自找麻烦奉为人生最高准则,从帽檐宽窄到领边纹绣都要挑剔不休,难道他们那些金光闪闪,恢弘盛大的宴席上,也只有土豆、鱼排和香肠几样食物来回更替吗? 《唐顿庄园》的晚宴这么Fancy,总不可能只吃炸鱼薯条吧?   如果,他们也曾拥有精致繁冗的菜式,那英国菜为何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我在英国大吃几天后,又一头扎进故纸堆里翻寻数日,才算拼凑出英国菜的大致身世——出乎意料,它并不是一个简短的冷笑话,倒像一首,绵长婉转的叙事诗。 1 | 辉煌时代   11世纪以前的英国菜,由于缺乏文献资料,面貌非常模糊。我们只能从一些书信中推断,盎格鲁撒克逊的王室餐桌上已经出现几道复杂菜式,例如把鸡肉剁碎,和打发蛋白混合,堆在扇贝上,入锅蒸熟,用一点葡萄酒和蜂蜜调味——听起来还不错,对不对?   11世纪,诺曼底公爵威廉征服英国,这是英国料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诺曼人原居于法国北部,在征服英国后不久,也从北非阿拉伯人手中夺取了西西里岛。法国和北非的文化融汇交贯,又被王室带入英国,从此开启了英国料理的繁盛时代。 1390年的《The Forme of Cury》,是英国现存最古老的菜谱   今人对于英国菜不用香料、寡淡无味的批评,放到那个年代,简直是大逆不道——受阿拉伯、波斯菜的影响,诺曼王朝对于香料和调味品的热爱近乎痴迷。西西里岛和北非出产的馥郁橙花、多汁柑橘、熟甜的无花果、明艳的柠檬、清脆的开心果和松仁,都是英国厨师争相追捧的食材。胡椒、杏仁、孜然、丁香、肉豆蔻、藏红花和姜,也常出现在王室采购单上。翻开13世纪的菜谱,就有香气云蒸霞蔚,扑面而来: Rose Pottag 杏仁奶用碎玫瑰花瓣调味, 加入鸡蛋和面包屑搅拌, 煮至浓稠,用藏红花染色,再撒一点糖。 玫瑰花亦可用山楂花代替, 再加些野草莓、黑莓或接骨木花。 Camely 一种深色酱汁,用黑醋栗、核桃和肉桂制成, 加入醋和面包屑调整浓稠度。 通常搭配苍鹭、白鹭、鹤、麻鸦、琶嘴鸭、啄木鸟或大鸨食用。   你应该也看得出,除了吃,它们兼具炫耀财力的性能。香料在古代贵如黄金,苍鹭、野鹤之类,自然也比鸡鸭牛羊更加雅致。这其中,藏红花大概是最受偏爱的香料。一是因为贵,二是因为美,酱汁里加一小撮,就能染一锅金光四射。   如今的英国名厨赫斯顿·布鲁门塔尔(Heston Blumenthal)在伦敦开了家餐厅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以创新理念诠释英国古代菜谱,菜单上就有一道以藏红花调味的Rice & Flesh。   1390年的原菜谱非常简单,米饭加高汤炖煮,再用杏仁奶、藏红花和盐调味即成。看起来随意,成本却不低,大米在当时也是高贵的进口食材,再有藏红花加持,就是双重的炫富。   原菜谱中没有肉,“flesh”指的是炖饭的肉汤,但为免食客懵逼,Heston额外加入了红酒炖小牛尾。米饭是意式烩饭的做法,帕玛森芝士和黄油带来浓郁口感,白葡萄酒和白葡萄酒醋却让它尝起来无比清新。   在显摆食材的同时,厨师们又在造型上玩起了花样。要知道,那是个没有电视、手机的年代,而一顿正式晚宴至少要吃两个小时。为避免谈资耗尽,话题猝死,食物也得担负起娱乐的重任。   有些菜谱会教厨师如何在宾客面前,表演白葡萄酒变红葡萄酒的小魔术;如何把鱼籽、鸡蛋和面粉滚成小面团,再用欧芹汁染色,假装自己是一颗豌豆。   其中最具幽默感的大概是这道:把猪肉剁碎,加蛋清团成肉丸,先煮后烤,再用蛋黄或藏红花模拟橘子的金黄色表层,也有用面粉加香草汁塑成绿色外壳的,再刷一层榛叶汁加蛋黄,就成了闪闪发亮的“苹果”。   中世纪的英国贵族很少生吃水果,因此当他们带着满腹疑惑,切开圆滚滚的苹果,露出的却是猪肉馅时,往往能引起一阵会心的愉悦笑声。   Heston Blumenthal也在餐厅里复刻了这道菜,名之为“Meat Fruit”,外层的柑橘果冻均匀精湛,完美模拟橘子外形,上桌就能引起一片惊叹;内部用柔滑的鸡肝慕斯代替猪肉,又明显是法餐的影子了。   鸡肝慕斯的浓郁顺滑不难想象,但点睛之笔在于酸甜清爽的柑橘果冻,柔和地托住鸡肝,使之不至于堕入肥腻的歧途。   这种风气愈演愈烈,以至于宴席几乎变成了一场精心排布的戏剧,菜肴不过是娱乐和炫耀的工具。皇家宴会中,厨师把孔雀烤熟,再一根根插上羽毛:   酥皮派一切开,就有小鸟扑棱着翅膀飞出;看见巨大布丁端上来时要尤其小心——可能有侏儒杂技演员突然从里面跳出来。 《权力的游戏》的鸽子派,并不是马丁老爷子自己的脑洞呢...   用面团雕塑出的宏伟城堡环绕着茵茵绿草,烤熟的野鸡、鹧鸪和鸽子被精心着色,复原为栩栩如生的模样。那时的贵族真是意气风发——千亩良田万顷密林,草原山野河流海洋,在他们眼里不过是自家财产,可以信手拈来,化作餐盘中的微缩景观。 2 | 田园牧歌   到了都铎王朝,贵族的生活渐渐不那么好过。圈地运动和宗教改革相继到来,再加上商品经济的冲击,旧贵族逐渐衰落,乡绅和富商开始崛起。   新兴的资产阶级对浮夸繁琐的中世纪菜谱毫无兴趣,他们不追求昂贵的进口香料,而更愿意欣赏一枚本地生蚝不加修饰的美味。 都铎时期的厨房   17世纪,英国费迪普雷斯夫人(Lady Fettiplace)的一本手抄食谱,使我们得以观察烹饪方式的有趣演变。她依然喜欢用中世纪常见的玫瑰露和黑醋栗,但藏红花已经很少出现,菜谱中的香料也从七八种减少至两三种。她用蛋黄代替面包屑,做出更柔滑的酱汁,把玫瑰花瓣熬成果酱,桃杏熬成糖浆,用白葡萄酒酱汁搭配羊肉,在蒸生蚝上挤一点新鲜的塞维利亚橙汁……   直到18世纪末19世纪初,资产阶级的饮食习惯也没有太大改变。简·奥斯汀的挚友玛莎·劳埃德,曾与奥斯汀家庭同住,在她的手稿中,我们不难看出,当时的乡绅生活充满田园牧歌式的悠闲——院子里养着火鸡、鹅、鸭子和珍珠鸡,果树在春天结出殷红可爱的草莓。玛莎从花园里采来莴苣、菊苣、洋葱、菠菜、黄瓜、豌豆、芦笋等各种鲜蔬,加入蛋黄、奶油和一小勺面粉,就能变出一锅蔬菜汤,珍珠白色的蒸汽把厨房烘得暖洋洋。 18世纪画家约翰·伍顿描绘的打猎场景   英国人对野味的热爱仍未消减,奥斯汀家中常吃鸽子派(当然,是烤熟的那种),野兔、野猪等猎物也时常出现在乡绅的餐桌上。   伦敦现存最古老的餐厅Rules Restaurant,从1798年创建以来,完整保留了烹饪野味的传统。他们在约克郡有座庄园,放养着鹿、狍子、松鸡、鹧鸪等等。餐厅四壁装饰着各种鹿的头骨,底下小标签还记载着猎获年份和猎手姓名。   菜单上的野味随时令而不断变化,我们在这吃到了烩鹿肉配香菇和酸黄瓜:   以及烤鸽子配酸甜多汁的黑莓:   在有些人看来,这是英国料理最后的荣光。不久之后,从农业到工业的巨变,就给它带来了连续暴击。 3 | 三重暴击 饥荒   18世纪末,纺织业的革新开启了工业革命时代,却也导致失业率迅速上升。与此同时,1794-1795年的恶劣天气造成了广泛饥荒,政府赶紧发布一系列指南,仔细讲解“马铃薯的种植与食用”,以填补小麦的缺口——毕竟一英亩土豆能养活的人,差不多抵得过三英亩小麦。 收获土豆的英国妇女   百姓一开始并不接受土豆,奈何现实残酷:白面包价格疯涨,肉和芝士的标价也都翻了番。农业委员会信誓旦旦,推波助澜:“水煮土豆加盐,就能够为人们提供足够养分。”   就这样,土豆摇身成了英国人的主食,并在此后几百年间阴魂不散。 工业革命   19世纪初,正是工业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年代,农民纷纷抛下土地,涌向新兴工业城市,转而成为工人。   当时的厨师Eliza Acton注意到,传统的炖汤技艺似乎完全消失:“那些健康,美味又成本低廉的家常炖汤,明明广泛流行于法国和其它国家,在英国却被彻底忽视了。” 早期的罐头水果   当然啦,工人挤住在狭小公寓里,只能在下班路上匆匆买点三明治,哪还有精力研究烹饪?更何况,美洲进口的肉类制成罐头,比同重量的新鲜肉类便宜了一半,罐头蔬菜水果、袋装汤料包、人造黄油、炼乳、面包预拌粉从此大肆入侵厨房,家庭主妇放弃复杂的家传菜谱,光靠产品说明书也能捣腾出一桌像模像样的晚餐。   而当平民百姓都开始拥抱流水线生产的标准味道时,还有谁会去记忆野菜、豌豆和培根一同炖煮的那抹清鲜呢? 两次世界大战   作为岛国,英国一直对进口食材有着强烈依赖。16世纪开始的殖民扩张,更是把全世界变为了英国的粮仓。战前,英国的小麦有四分之五要从加拿大迢迢运来。然而,一旦爆发战乱,食物供应就受到了毁灭性打击。 1916年,索姆河战役中吃着土豆的士兵   一战期间,游荡在大西洋的德军U型潜艇击沉了上千艘商船,英国的食物供应骤然收紧。1918年,黄油、人造黄油、猪油、白糖和肉都实行定量配给制度,连土豆(土豆!)都一度出现短缺。   英国人还没从一战的阴影中彻底走出,二战的炮声又动地而来。营养学家约翰·博伊德·奥尔告诉英国政府,只要给人民供应面包、脂肪(黄油或人造黄油)、土豆和燕麦,再加上足够的维生素A和C,就不会有饥荒的危险。   这一句话,以及相应的食物配给制度,统治了英国人的菜谱长达数十年。 当时的小孩把胡萝卜当冰棒啃   政府开始教育民众,蔬菜要简单烹饪甚至生吃,才不会破坏宝贵的维生素。战前作为牲畜饲料的胡萝卜,被宣传为“有助于夜间视力”的健康食品。易碎而难以运输的鸡蛋几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干燥提取的“鸡蛋粉”,食品部循循善诱:“你完全可以用它做一份热腾腾的鸡蛋饼,省下的钱还可以买罐美味的果酱配着吃!” 战时鸡蛋粉和搭配的食谱   有人说,在人类历史上,战争大概是改变饮食习惯最有力的武器。英国菜在此前早已辉煌不再,经此一役,更是遭到沉重打击。 1942年,英国皇家海军的士兵在削土豆   战后劳动力锐减,物资持续紧缺,1947年的冬天,英国先遭大雪,后遇洪水,八万吨土豆和七万英亩小麦都毁于水灾。食物配给制度一直持续到1950年代才逐渐松弛,但许多口耳相传的菜谱已彻底消失。   1952年,碧·尼尔森所作的《企鹅烹饪大全(The Penguin Cookery Book)》(咦???)中,依然在教人用鱼罐头做菜,所有用到黄油的菜谱,也要补上一句“亦可用人造黄油代替”。食谱变成了操作手册,用最经济的方式烹制食材,但那些花团锦簇的香料,傲放慧黠的搭配,喷薄欲出的想象力,早就在工业革命、饥荒和战争的接连蹂躏中,壮烈牺牲了。   幸好,几十年之后,我们又能在这片土地上看到牛羊遍地,草场丰茂,果树成林的风光长卷。世界各地的食材也都漂洋过海,在这里交汇融合。去菜市场逛一圈,你既能买到德文郡的奶油、约克郡的干酪、肯特郡的苹果、湖区的坎伯兰香肠,惠斯特布尔小镇的生蚝,也能欣赏到色彩各异的法国番茄,艳红的伊比利亚火腿,张牙舞爪的阿拉斯加帝王蟹。   餐厅的丰富度更让人印象深刻,意大利的披萨、西班牙的海鲜饭、印度的咖喱、土耳其的烤肉丸、中国的咕咾肉……你以为是英国人乐于接纳新口味,却想不到,对于香料的热爱,早就刻入了他们祖辈的基因。   而英国传统烹饪,也在逐渐重拾荣光。有Rules这样的老派餐厅,顽强延续着两百年的传统口味,也有Heston Blumenthal这样的新派厨师,借用现代技术,让中世纪菜谱重见天日。 在约克吃到的当地兔肉,搭配可爱的胡萝卜   当然,你也可以去探访那些散落各地的传统英式小餐馆,偶遇烤兔子、炖羊舌、野猪派这样的菜式,猜想百年甚至千年以前的人如何欣赏这些风味——大概,也可算作一种别致的惊喜。   说了这么多,都不如亲身去吃来得直接!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