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工商新闻/我在密西根大学博物馆修文物——文物修复专家何谦专访

我在密西根大学博物馆修文物——文物修复专家何谦专访

Dec 5, 2017, 17:49 PM
/

  密西根大学艺术博物馆,伴随着新修复师何谦的上任,重开Robert B. Jacobs亚洲文物修复室。

  这个位于密西根大学艺术博物馆二楼的亚洲文物修复室,建于1987年,是北美地区第一个独立中式纸质文物修复室,也是至今唯一一家设立在大学内的亚洲文物修复室。此修复室除了承担校内馆藏的修复,同时也接受来自全世界私人藏家的亚洲文物的修复工作。

  美国现能够承担亚洲文物全面修复的艺术馆仅有四家,分别为位于华盛顿的弗瑞尔美术馆(Freer Gallery)、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以及密西根大学的艺术博物馆。

  何谦,从事文物修复的家族第四代,专长为纸质文物。在家族影响下,他九岁正式学习文物修复,在家中受过长达9年的严格训练,拥有超过20年经验。毕业于北京城市大学,专业为文物遗址鉴赏及保护。他上任前,曾在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担任修复师和讲师,以及管理北京歌德拍卖有限公司(Beijing Googut Auction Co.)旗下的中国绘画部。负责过的文物超过5万件。他也是中国书画的鉴赏师。

  何谦的工作主旨并不是让艺术万古常新,而是用传统的修复方法让艺术品能长久传承下去。 他表示说:“密大艺术博物馆有着独特的优势——工作室30年来的经验传承,依托着全美最重要的科研大学,拥有浓厚的科教氛围及专业经验丰富的技术及策展人员。”未来他打算通过一系列教育活动,让大众了解修复行业。

 

采 访:

  Q: 你怎么接触到修复师这一行业?

  A: 这是一个家族传承的事业,从太公刘定之开始。他是当代裱画专家。他在民国时期在上海开设“刘定之装池”,经营裱画、艺术品买卖以及开设学堂,培养弟子。现在遍布在全世界的修复亚洲文物的(工匠)顶级修复师,多多少少都这个学堂有关系。

  在修复界,以刘定之为首的苏帮,有着快、易、省的特点,易于保存及展览。当然还有杨帮等其他派系,但是因为苏帮的特点,逐渐取得了领导地位。时值新中国刚成立,急需优秀人才去修复文物, 所以得到政府的任用和支持推广,得以发扬光大。

  后来外公张耀选受政府要求带领师弟五人赴故宫博物院开办文物修复厂裱画部,所以家里迁移到北京,我从小就跟随我母亲去故宫上班。她在故宫修复博物院文保科技部工作。我9岁就开始训练,(第一个项目就)一个很基础的练习项目是刷2万张宣纸!童年真的很苦很艰辛。

  Q:你介绍下在亚洲文物修复的基本情况以及密大的亚洲文物修复室?

  全美现能够承担亚洲文物全面修复的顶级修复工作室有三家,分别为位于华盛顿的弗瑞尔美术馆(Freer Gallery)、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但是这三所原先建立是为了保存日本绘画及艺术品,所以工作室是围绕日系绘画及艺术品而修建,例如大都会博物馆的工作室就是榻榻米形式,在拥有真正的中国修复师后才逐渐改造而成。中国艺术品,特别是纸质类,与日本很不一样,所需场地、修复工具及技巧还是有所不同。1987年,当时密大艺术博士馆的东方部策展人武佩圣(Marshall Wu)和修复师高竞(Jing Gao)具有前瞻精神提议建立一个中式修复室,以改变在美国由日本修复师用日式方法修复中国古画的情况,也找到合适的捐赠者,得以将这个围绕中国书画修复的工作室建立起来,高竞(现为波士顿美术馆亚洲部资深修复师)为这个工作室第一任修复师。我是这个工作室的第三任修复师,前一任为王克微(Kewei Wang)女士。

  未来我的工作是让更多人了解这个行业,让更多有志者参与其中。 

  Q:你修复过最昂贵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A: 艺术品的价值,分三类: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及社会价值。对于我来说,我更看重的其艺术价值。我曾经修复过供奉释迦摩尼佛舍利瓶内的一张黄麻纸文献,距今已有几千年历史,其历史研究价值难以估量。市场价值的,曾经修复过张大千的一幅巨幅作品,市值估几亿人民币。但市值其实对一个修复师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密西根大学 苏德冰)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