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宇:留学中国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本文作者为佩斯大学鲁宾商学院学生)
我是在纽约长大的美籍华人。我的父母在80年代从老家湖南长沙移民到了美国。我从小在家里跟父母和祖父母说汉语。在成长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了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食物、语言以及中国传统节日。其中有一个方面我没有接触的,那就是读、写汉字。
孩童时期的我讨厌学习中文。有一年暑假,父母把我送去中文学校,我在那里苦不堪言,因为读写中文字对于在美国长大的我实在是太难了。更有甚者,我当时觉得学习中文是浪费时间,因为我认为在日常生活中不可能用到它。
当然,我并不是很后悔年幼时没学习中文,但是,我现在明白,如果我在能听说中文的基础上还有读写中文的能力,今天将会是很大的优势。大学阶段的我有机会在香港读了一学期的书,又在暑假游历了中国。这段经历让我深信,发展中的古老中国将有很多机会。回到美国后,我幸运地在佩斯大学孔子学院找到了一份自愿者的工作。工作期间,我接触到了更多的中国文化,并获知了能让我去中国学习一年中文的孔子学院奖学金。起初我对申请有点犹豫,因为这样意味着我要在美国休学一年以及延迟毕业。但我同时认为,这也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让我终于能花时间学习中文。记得刚从香港回来时,我曾经尝试自学中文,但是效率不高。那时的情形是,我很努力地学一周,而下一周忙起来顾不上学又忘了,之后学学又懒散掉了。我的父母曾试着帮助我,然而他们不是专业的老师而且也没有耐性去教我。因此,我决定就去中国学中文一年吧。
于是,我参加了2011年5月佩大孔院的汉语水平考试(HSK),有幸成为孔院第一批到中国留学的学生。我学习的院校是南京师范大学。今天我已经学习归来,仔细想起来,在中国学习的一年确实是个非常新鲜和有趣的经历。我以前去过中国,所以,对她并不陌生。然而,独自生活在一个全新的地方却是非常不同的经历。由于我是美国人,我住在外国留学生宿舍。我第一个室友来自索马里,而我的邻居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们,他们当中有的来自欧洲、中东,有的则是来自非洲、拉丁美洲,也有的来自亚洲各国等等。有趣的是,虽然我们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母语,我们却能用汉语沟通。
学习读写汉字让我感觉特别的困难。如前所述,虽然我从小在家说汉语,却从未学习读写汉字。相对我的同班同学,我的听说能力比他们强多了,但是我的读写只是入门水平。一开始的课程对我并不合适,原因是部分内容对我而言太简单了,以至于我什么都学不到,而另外部分内容对我而言又太难了。慢慢地坚持下来,再加上老师们认真而耐心的教学和辅导,让我学起来容易多了。与此同时,我感觉到我的大部分学习都在课堂之外。在一个全中文的环境下,你不得不学得很快。
我记得起初我连餐厅菜单里的字都不会认,由于我会说中文而且长着一张“中国脸”,因此,跟餐厅里的人解释我看不懂中文是非常困难的,而我也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但因为我每天都得吃饭,久而久之看着相同的汉字在菜单不断重复出现,我终于记住了很多词。最重要的就是要能把在课堂学到的知识运用到现实生活中。现在,我一般能看懂中文菜单的大部分内容,借助字典也能读简单的文章。但是要流利地看报和读书还有些困难,所以,我还得继续努力。但是,起码留学中国,让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我非常庆幸自己抓住了留学中国的机会,它大大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去中国学习之前,因为我是佩大鲁宾商学院会计专业的学生,所以,我原计划在会计领域工作。但在中国学习一年之后,我现在准备去亚洲读研究生,方向是亚洲研究或者国际关系。我对即将回归亚洲/中国的计划非常激动和乐观,它将开启我通向未来的希望之旅。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Email:news@chinapress.net MSN:nychinapress@hotmail.com QQ:2289914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