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策会举办免费流感针注射等活动(图)
  • 布碌仑华人协会举办耆老千岁宴(图)
  • 谷歌产品经理宫茜分享职业经验(图)

华策会举办免费流感针注射等活动(图)

华策会布碌仑社区服务携手多家机构19日在八大道会所举办了免费流感针注射和乙型肝炎抽血筛检服务,吸引上百位以华裔为主的社区居民前往参加。日落公园州众议员奥迪兹也到

  • 万圣节一起来狂欢 纽约活动全攻略
叶子红了!最全赏红叶路线攻略
纽约10大观看鲸鱼最佳地点
纽约那些酷到不行的别致小众电影院
秋天要来了!纽约周边去哪摘苹果?
新闻中心
文化休闲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65】陈佩霞:决不让英雄在天堂流泪

  陈佩霞,华裔英雄警探刘文健的太太,在她和先生刚结婚3个月时,仇警的非裔凶手布林斯利枪杀了刘文健和他的搭档拉莫斯。转眼5年将逝,陈佩霞用她的坚韧、勇敢和顽强,不仅让自己从深深的伤痛中站起来,还为英年早逝的丈夫诞下女儿并倾力抚养,现在她又创办了刘文健警探基金会,希望籍此能帮助更多像她一样失去至亲的人。这一切非常人所想所能及,但柔弱的她勇敢前行,并认为“这是我应该做的”。简单的“应该”二字,背后蕴藏的是陈佩霞对丈夫的深深爱恋,也承载了她为之付出的痛苦、努力与不折。   ■ 侨报记者 崔国萁  英雄警探刘文健和太太及女儿。 陈佩霞和刘文健的结婚照。 陈佩霞和女儿刘安儿。 小天使2 岁多了。(照片均由陈佩霞提供) 我和先生同年从台山来美 我是1994年和家人一起从广东台山移民来美,巧的是文健也在那年移民过来,也是台山人。最初我住在皇后区,在曼哈顿华埠的孙逸仙初中上学,后来进入皇后区的John Browne高中读书。 在读大学前,学校有个Summer School 项目,我参加后认识了很多中国朋友,我们天天在一起玩,很快成为好朋友。当时,朋友们说要读布碌仑大学(Brooklyn College)的商业与管理专业,我说好呀,我也读这个专业。就这样,进入大学读书后,我随之也搬到了布碌仑居住。 我和他很有缘分 我大约在2007年认识了刘文健,那时我们两个人住在布碌仑的同一个地区,上班也在同一个地铁站乘车,真的很有缘分。而我俩相识是在一个偶然的朋友聚会上,那时他已是警察。当时我们交换了电话,后来开始处朋友。 文健吸引我的地方是他的阳光和开心,每天都无忧无虑,不管什么事情,他都坦诚对待。同时,他也很有责任心,很照顾家庭,对他父母也非常好。当时我想他是独子,对爸爸妈妈这么好,很难得,可以考虑。就这样,我慢慢地和他开始谈恋爱。但相处之后,我发现他一点都不浪漫。有时他会给你惊喜,但不是那种经常带你去这儿去那儿的人。他只会接你上下班,然后买菜回家。 但他非常照顾我,为我做一切事情,把我像公主一样宠着。平时凡是重的东西他从来不让我拿,去买东西时重的包包也都是他拿,我就像公主一样甩着手开心地走;我要吃什么,他都马上买给我,我说的他都会做到。他从来不会甜言蜜语,不会说“我爱你”,所以我说他不浪漫。但他什么都用行动来表达,是很棒的男人。这些都非常吸引我。 求婚结婚 我认识他一个月时他就送了我一枚戒指,一个不大的钻戒。当时我说你发神经啊!他说,没事,你戴着吧,为纪念相处一个月。 2014年情人节时文健向我求婚了。当天我们一起回他家吃饭,他还叫了我的一些好朋友,我很奇怪,说朋友应该回家和自己的爱人过节,你干嘛把人家叫来?后来他拿出一个钻戒,单腿下跪向我求婚。我当时还问他玫瑰花在哪里?他说你嫁给我好吧,就把戒指戴在了我手上,那时我们已认识7年了。 求完婚后,我们在同年9月举行了婚礼,然后一起回到中国,去看望文健在台山的亲人,还去了香港、北京旅游。婚后我搬到文健家,他的爸爸妈妈人超好,每天都把一切准备好,饭煮好,地板打扫干净,很贴心地照顾我,我很开心,也很惭愧。 结婚后,文健一直想要孩子,当时我问他,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他说没关系,只要是自己的孩子就好。因为他是独子,从小长大就他一个人,他觉得比较孤独,那时还想多要一个孩子。 文健牺牲 我们从中国回来后文健天天超时加班,很晚才回到家,那时正值非裔示威狂潮。尽管如此,他回家从不向我说工作有多危险,总是报喜不报忧地说同事对他有多好,他又抓了几个坏蛋等。尽管我知道做警察很危险,但阳光的他讲得都是好事情,所以我没有意识到会有坏事情发生,也没提醒过他要注意安全。 2014年12月20日文健出事了,那时我们才结婚3个月。那天晚间,警局的车到家来接我们,当时只说文健出事了,尽管他们已知道出了什么事。我记得那晚很冷很冷,也只记得等我到了医院时那个房间里坐了很多的人,我不知道都是谁,也不知道自己都见过谁。 我悲痛欲绝,呆坐在那里许久许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当时我就知道他想要什么,因为我们在一起太久了,他想要什么我都知道,就像是灵魂伴侣一样。 我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当时我不停地跟自己说我要站起来,我一定要站起来。终于,我很努力地站了起来,我和警局说我做了决定,可不可以请医生把我先生的精子留下来,将来我要怀他的孩子。 警局很快联系了有关医院,医生赶了过来,当晚把文健的精子取出,经过测试医生说精子很活跃,并冷冻了起来。那晚我签了一堆文件,签了什么我都忘记了。当时我问医生什么时候我可以做人工受孕手术?医生说你还不稳定,情绪也不稳定,要我看心理医生,要通过评估证明我身心都准备好了才可以。 为完成先生的遗愿做准备 自我先生出事后,我一直有个目标:我一定要完成他的遗愿,因为婚后他一直想要孩子。这个信念我一天都没有放弃过,我希望自己能早一天站起来,让文健的遗愿早一天实现。 尽管我悲痛欲绝,但我开始不停地训练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坚强,内心更强大,如此我才能面对以后发生的一切。之前我很怕开车,尽管有驾照但从不敢开,那时都是文健开车。他出事后,尽管警局一直都非常关照我们,随时可以过来接我们出去,但我觉得这样不行,我必须要靠自己勇敢地去驾车。 我之前也非常非常地怕狗,还对狗过敏。在我悲伤的日子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个在警局工作的朋友,她建议我养个小狗试试,说狗通人性,友善,也会懂你。 但当我把狗狗抱回家的第一天,我害怕极了,一直和自己说“我怎么办?”我不敢碰它,也不知怎样照顾它。因为过敏,我不停地打喷嚏,一连两个月我都像感冒一样。 但那时我有一个信念,如果任何事情能让我站起来,能让我走出痛苦,我一定会去做。就这样我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养狗。养了小狗后,慢慢地我的感觉变得奇妙起来,那时先生出事后我每天都很神经地在街上走,一边走一边哭,一走就是好几个小时。有了小狗的陪伴,慢慢我悲伤的心情也开始好转。 然后我不停地去旅游,籍此让自己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放松散心,有时我是一边哭着就一边抓起行囊出发了。以前我不会游泳,很怕水,但我去学习潜水,学的还是深度潜水,并获得了证书。 我每天不停地训练自己,为的是让自己身心能彻底准备好。因为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实现先生的遗愿,我不能让自己放弃。如果我不够坚强,那么在怀孕后我怎么去面对一切,我将来怎么能照顾好我的孩子! 人工受孕成功 为了让自己的身体也能准备好,我一连打了两个月的针,让自己的卵子成熟以便取出,那针真的好痛呀。但等医生将胚胎送到体内后,我开始天天打黄体酮时,才知道这针才让人痛的要死呢,之前的疼已不算什么了。到后来我打的肌肉都没感觉了,变得僵硬和紫色,一年半后肿块还在那。 打黄体酮针时,医生每天还要根据你体内荷尔蒙的状态来调整剂量,那时我每天早晨6时到8时抽血测试,然后医生调整剂量再打。就这样,我每天都是抽血化验,再打针,再抽血。 令我高兴的是后来我一次受孕成功。当医生告诉我时我好开心,但一点也不惊讶。我说,我知道我一定会成功,而且我还知道是个女儿。因为我先生走的那个晚上我梦到他了,他穿着白袍给我一个婴儿,我说这是谁的baby?他说是你的,是你的女儿,一个小天使。所以,当医生说我一次受孕成功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怀的是女儿。 女儿降生 2017年7月25日女儿出生。有了女儿后,再经过之前我和先生共同走过的地方时,心中的那份痛已没有那么刺痛了,我想那一刻就是释怀吧。 我女儿很像他爸爸,开心阳光。她也真是我的小天使,贴心懂事,很让我安慰和感恩。女儿做什么事都不麻烦我,你让她玩玩具她就自己玩。在性格上她很像他爸爸,她爸爸爱干净,她也很爱干净;她爸爸喜欢看书,女儿也同样爱看书。 但女儿的脾气比较像我,很坚强,很独立。她做事的时候不会放弃,比如说东西放得很高,她够不着时,就会去房间找出一个小凳子,那时她很小,凳子重搬不动,她就会推或拖,直到拿到那个东西。 我的女儿也很贴心和懂事。从两个月前开始,你给她吃东西时她都会多拿一个,把其中的一个给我。如果只有一个,她会吃一下,然后就给我,和我分享。我好开心,也很幸福。 我在家中还特别设了一个纪念室,里面全部摆放我先生的东西,像奖状、警帽、警服、照片等。在月子里时我就带孩子到这里告诉她这是爸爸,并带着她一起拜祭爸爸。每当他的生日、忌日,或有什么想和他说的了,我就让孩子在纪念室里玩。自从我教了女儿爸爸在哪后,每当我问她爸爸在哪?她就会用小手指指天。 成立刘文健警探基金会 我一直有一个信念,就是要为我先生做些事情。他很年轻就离开了,而且他生前非常热情,很乐于助人,所以我要成立基金会,也想籍此为我女儿做些事情。这个想法在我人工受孕成功的那一瞬间,我就萌发了。 像我前面所讲,我能重新站起来,其中一个很大的功劳来源于我收养的狗狗“刘仔”,这是我先生的姓,当初它的陪伴对我帮助很大。所以,基金会的宗旨是为警官、第一响应人员、消防员、军人等服务,当他们失去亲人时,基金会会为他们提供一个宠物狗。 当你失去一切,在人生最无助、最伤心的时候,狗狗陪伴在你身边,给你带来精神上的寄托、希望和快乐,也帮助你走出伤痛,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所以,我希望也能以这样的方式去帮助其他失去亲人的人。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藉此能为那些在收养所里的流浪狗找到一个家,让双方互助互惠。 10月23日,基金会将举行第一届颁奖和筹款晚宴,当天会表彰自我先生出事后一直帮助我们的警局和社区等5位人士,其中有两个是我们的恩人。当年,在我先生和搭档被凶手杀害时,他们目击了经过并一直跟着凶手。当时,凶手还用枪指着他们说,再过来我就杀死你们。但他们没有害怕,一直跟着凶手直到警察到来。 我希望基金会将来能发展壮大,也能提供其他服务,并为社区做更多的事情。我也希望我的女儿能成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像他的爸爸一样,有爱心帮助别人。 愿意捐助刘文健警探基金会的人士,请致电刘太太929-390-8728;或购买餐票,每位125元或1200元(10人),或将捐款支票寄到P.O.Box 340681, Brooklyn, NY 11234。

【百年华埠探秘30】19世纪阿波父子案 折射纽约底层社会(图)

  ■侨报记者 林菁   1859年3月8日,纽约仍是春寒料峭,一桩发生在曼哈顿下城的凶杀案惊动了全市,一个华人男子持刀捅死了其爱尔兰女房东,那时候纽约只有很少的华人,这个叫阿波的华人茶商英文流利,举止西化,娶了了爱尔兰太太,可能是纽约最有名气的华人,却一夜间成为杀人凶嫌,且竟然杀死的是一个白人,一下子触发众怒,上千人围在他家门口叫嚣着把他绞死。   阿波的英文名叫Quimpo Appo,因此这起谋杀案,英文报纸和历史书里都有不少有关他的记录,更具传奇色彩的是,阿波的混血儿子乔治·阿波(George Appo)后来也成为黑道上一个名气响当当的人物,历史学家Timothy Gilfoyle为他写了本传记,叫《扒手传奇》(A Pickpocket’s Tale),书中详细记载了阿波父子跌宕起伏的一生。 历史著作《扒手传奇》封面。   早期美国华人绝大部分来自广东台山,阿波却是宁波人,关于他如何来到美国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说他在中国犯了罪,逃到美国来,也有的说他在一艘美国远洋轮船上当厨师,到美国后留了下来。   阿波在加州淘金热潮开始之前就已经来到了美国,1847年他落脚于旧金山,从事茶叶生意。据其儿子讲述,阿波后来也加入淘金大潮,并且幸运地掘到金矿,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在暴力频发的矿场,钱财容易招惹横祸,有一次阿波和另一个华人睡在帐篷里,劫匪闯进来打劫,同伴遭击毙,阿波逃过一劫,一直从加州跑到东部康州,在康州定居下来,娶了个爱尔兰姑娘,于1856年国庆日生了个儿子,阿波很自豪地为儿子取名为“乔治·华盛顿·阿波”。   阿波在纽约市唐人街之外的地方开了间茶叶店,与他打交道的美国人都对他印象深刻,描述他长相好看,英文说得流利,人很精明,能说会道,且是一名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徒。   据说阿波很爱他妻子,但很不满意妻子酗酒,两人经常吵架,案发当天晚上8点半,阿波回到家又跟妻子吵起来,爱尔兰女房东和另外两个爱尔兰女房客过来劝架,据称阿波拿棍子打妻子,女房东过去劝架而跟阿波扭打起来,女房东抓起一把熨斗往阿波砸去,阿波被激怒了,拿起刀子刺回去,女房东当场毙命。   一个华人捅死一个爱尔兰人,这起凶杀案在全纽约引起轰动,上千民众怒气冲冲围堵阿波,要把他绞死,幸亏警察在场把人群驱散。阿波被控杀人罪,陪审团用了不到一小时就定他罪成,法官更是处以重罚,判他死刑。当时极少有人被判死刑,阿波立刻掉下眼泪。   不过,尽管作为华人势单力薄,仍有不少人同情阿波,并愿意上庭作证陈述命案发生的来龙去脉,希望阿波获得轻判。当时一个很有名的白人律师替阿波上诉,辩称阿波出于自卫和一时冲动酿成悲剧,请法官给予翻案。但上诉失败了,阿波难逃一死。但支持者的求情请愿为阿波争取到了州长的赦免,1860年州长赦他免死,改为服刑10年。   这起谋杀是阿波人生的转折点,他从监狱释放出来后,不断地卷入各种打架殴斗中,又进监狱坐牢,后来又送去精神病院,在那里走完他的余生。   两三岁的小阿波懵懵懂懂地看着父亲被关进牢里,从此似乎注定了他的一生也将像父亲一样崎岖不平。不久,小阿波的母亲死于一次事故,他被托付给亲戚照顾,住在贫民窟五点区,在父母缺席的环境中成长,小阿波没上学,小时候当报童,但很快就误入歧途,跟一帮不良少年偷东西,成为一个专业扒手,因为混血儿长相,他很容易辨认,这对他干的行当是不利因素。   据同时代人描述,乔治长得英俊,人非常聪明,也很遵守黑道的潜规则,平日他游手好闲,在鸦片馆抽烟,花到没钱了就去偷,混入人群中偷钱包,手法极为灵敏,因此常常得手,一次出动能偷到几百块钱,相当于一个工人的年薪。   他的娴熟技能获得黑社会大佬的赏识,他们请他加入假钱诈骗行当,小阿波凭着机巧圆滑的本事,常常让受骗者上钩,但在一次交易中出了问题,受骗者识破阴谋后朝小阿波开枪,小阿波因此瞎了一只眼睛。   最让小阿波出风头的是,美国国会议员对纽约警察腐败进行调查,让小阿波去作证讲述假钱欺诈,小阿波讲出了他所了解的内幕,在报纸上广为报道。   小阿波从年轻时便频繁进出监狱,他多次想自杀,但都未能如愿,放出监狱时他想改过自新,但每次都又回去做老本行,由于他在国会作证,招惹黑道的怨恨,因此日子很不好过,一生中很多时间被关在监牢里。他的父亲阿波也是监狱常客,有一次父子竟然在监狱里相遇。   小阿波在狱中学会了写字,他写了一篇传记,历史学家Timothy Gilfoyle以之为主线,撰写了小阿波的一生及其生活的社会环境、司法系统、黑社会,小阿波成为19世纪纽约底层社会一个缩影。   老阿波晚年死于精神病院,小阿波后来金盆洗手重新做人,70多岁时在纽约一家医院寿终正寝。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