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州众议员携手居民反对维拉扎诺大桥双向收费(图)
  • 隐患未告知房东 房客受伤难索偿(图)
  • 美东各界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图)

州众议员携手居民反对维拉扎诺大桥双向收费(图)

州众议员玛丽奥(Nicole Malliotakis)16日召开记者会,反对将维拉扎诺大桥(Verrazzano Bridge)改为双向收费计划,并称这是代表当

更多新闻 →
  • 秋天要来了!纽约周边去哪摘苹果?
18周年纪念 纽约全城铭记9·11
劳工节政府、商店...各大场所开门时间表一览
那些刷爆朋友圈的网红雪糕
抓住夏天的尾巴 再去一次海边吧!
新闻中心
文化休闲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63】李尉崧: 华裔医生凉山助学路(图)

  纽约痛症华裔医师李尉崧,在中国时已是一名眼科医生。他1993年赴美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后,研究眼部疾病。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双手无法再做精密的眼部手术,同时也了解到海外华人耆老深受痛症的折磨,他决定转行成为一名专治痛症的医生。然而,李尉崧并未将自己局限在一间医疗诊所内,2013年,他加入了美国中华艾滋病基金会并成为基金会执行副主席,同时担任四川凉山助学计划主任。他数年如一日为凉山彝族孤儿及贫困学童筹款,组织美国华裔学生家长前往凉山地区进行公益夏令营活动,至今已帮助了232名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彝族学生完成了学业。李尉崧向记者讲起援助凉山孩子的故事,辛酸、凄凉和希望交织在一起。   ■ 侨报记者 张帆 李尉崧(右一)在凉山与贫困家庭在一起。 美国中华艾滋病基金会每年组织数十名美籍学生家长前往凉山参加公益夏令营。 儿子儿媳走了,我还要为孙孙活着,他是优秀少先队员,奶奶蹲在孙子边上说到。 这家九岁的儿童因先天性疾病不能行走,家中最小的幼子头皮上还有静脉输液管。 小学生每日简单的餐饮,也比在家吃了上一顿没有下一顿奢侈很多。(图片均为李尉崧提供)   我之所以发起凉山助学计划,是因为在2013年加入基金会后,我的一位来自凉山的摄影师朋友曾向我介绍说,凉山彝族地区毒品泛滥,艾滋病成灾,许多孤儿无依无靠自生自灭。这位摄影师朋友曾在2013年冬季前往凉山拍摄人物,在当地偶遇一名9岁小男孩,父母因罹患艾滋病去世。当地村长希望这名摄影师将小男孩带走领养,因为没人照顾小男孩,担心孩子很难挺过寒冬。但领养并非易事,摄影师朋友表示愿意回美国联系有意收养小男孩的家庭。不久以后,也就是2014年2月,摄影师朋友终于联系到一对好心的加拿大夫妇愿意收养小男孩,但当他再去联络小男孩和村长时,却被告知孩子已经冻死,而这前后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之隔。   3公里走了22个小时   惊闻此事后,我当即前往联合国查看有关凉山艾滋病的资料,并与中国卫生部和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交流。不满足于此,我又在2014年7月亲自前往凉山地区进行实地考察。去凉山的路艰难险阻、举步维艰。我首先乘飞机到西昌,再坐车到昭觉,两地之间地图距离显示为3公里,但实际走山路需要9公里,又正值雨季需要绕路而行,结果整整走了22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而凉山内外的景象,用“门外青山碧水,门内悲惨世界”一言以蔽之再合适不过。   首次走访凉山,我确实被眼前的情况吓到了。失去双亲的孤儿们与年迈的老人们相依为命,家徒四壁,屋里搭两块砖头就是炉灶,食物只有土豆。床头屋漏无干处,家里也没有厕所,卫生条件几乎是零。据我了解,凉山地区至今的贫困是由许多因素所导致。凉山地处崇山峻岭间,不适合农作物耕作。在地理上位处南方丝绸之路,来自东南亚“金三角”的毒品毒贩很容易渗透到这个穷山区。同时,又因很多人吸毒而造成艾滋病蔓延,导致凉山的经济和社会状况不断恶化。自1995年凉山报告的第一例艾滋病病例就是一名注射毒品使用者。从那时起,当地艾滋病毒感染率不断上升,截至2015年12月,该地区累计艾滋病病例达29,987例,是中国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当地受教育程度不高的村民发现,贩毒可以发财致富,于是飞蛾扑火误入歧途。随后越来越多的村民也因为共用针头静脉注射毒品而感染疾病,生病的村民获得政府补助,又招来其他村民的眼红。长此以往,为了致富不择手段的村民甚至不惜搭上生命。此外,由于彝族曾是母系社会,为了繁衍后代且性关系不受限制,更助长了艾滋病的流行泛滥。   8000孤儿缺吃缺教育   我发现,这些无法获得社会关注和经济支持的孤儿贫儿们,在严重缺乏日常食物和营养的条件下,往往濒临辍学,或者根本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没有任何监督的孩子们不是在街道上游荡,就是充当起家里的劳力。据估计,2011年,凉山地区约有8000名孤儿。我拜访过许多让人心酸的贫困家庭,其中一名在当地成绩优秀的高中男生,父母都是公务员,但因吸毒双双染病去世,孩子只能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爷爷是小学老师,奶奶卧病在床,一家人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孩子只能辍学。这样的例子并不在少数。另有一名学生为了一学期60元的生活费,离家出走去打工,这个学生在当地中学的成绩名列前茅,现在他的同班同学都已高中毕业,但却再也没有看见他回家来。   凉山当地许多学生辍学打工,一是因为生活条件太苦,二是学习太艰难看不到希望,三是因为外面世界诱惑太多。根据我实地调查结果显示,凉山彝族自治州彝族居民的小学生平均辍学率达到25%,初高中辍学率达到11%。 例如在一个自治乡镇,每年有50多名初中学生失学。在辍学的学生中,40%是男生,60%是女生。辍学的主要原因是50%的学生都成为农民工,40%的学生无法完成学业,10%因为家中缺乏钱和劳动力。   2015年起开展凉山助学计划   从凉山地区返美之后,我将调查报告反映给了美国中华艾滋病基金会,希望开展凉山助学计划,帮助当地儿童不至于因为生活窘迫而失去受教育的机会。基金会随即决定于2015年起开展凉山助学计划,利用多年来致力于为河南艾滋病孤儿提供资金、社区支持和教育的经验,最大限度地挽救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贫困孤儿。幸得国家的支持,这些学生们的学费全免,但他们仍然缺少固定的生活费来源。而且许多学生家住山区,往返学校一趟至少要走三到四个小时,因此学生们选择住校。一个住校初中生一年的生活费,包括食宿为300美元,而高中生也仅为500美元。即使如此,这个费用对于许多彝族孤儿而言,这也是个天文数字。因此基金会决定资助每位学生90%的生活费,为了让家庭承担起抚养孩子的责任,其余的10%费用仍由学生家里付出。但失依孤儿的生活费则由基金会100%全部负责。   助学金申请书需要学生自己写,并介绍家里经济情况,在9月开学后提交申请,随后由班主任签字认证情况属实,最终由学校签字。11至12月份,第一笔助学资金到位,第二笔资金于春季到位。为了落实每一份善款的走向,基金会将筹得的款项交给凉山当地助学基金会,经学生落实签字后,再交由学校财务部统一管理学生们的生活费。   组织凉山公益夏令营   捐钱容易,但亲临凉山拜访却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自2016年以来,基金会每年组织来自美国的25至30名中学生及其家长共50余人,来到凉山参加公益夏令营,并参观当地乡镇。公益夏令营的目的之一是考察经费的使用情况,从各学校把学生们的签字收集起来交给基金会;但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是,让同龄、但生长在不同文化与环境中的华裔美国学生们了解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和他们生活的不一样。许多华裔美国学生们对我说,最让他们无法忍受的是彝族小朋友们的家中竟然连厕所都没有。   但参加过公益夏令营的学生家长们却向我反映夏令营带给孩子们的影响非同凡响。凉山失依孩子们即便遭遇不幸。但他们对知识的渴望、读书的用功、在逆境中的顽强成长无一不让人感动。这使得来自大洋彼岸生活优渥的孩子们在一夜之间就成熟起来,变得更懂得珍惜现有的一切,并更加理解尊重他人。   在海拔2000米的地区和强度的光照下,来自美国的孩子们翻山越岭,希望把小礼物和问候送到每个凉山孩子的手上,连团队年龄最小的6岁小队员也沒有向他们的爸爸妈妈们叫苦。因此,家长们认为在家中空口谈教育,不如送孩子亲自去凉山体会,孩子们在精神上的收获比付出的金钱更多更有价值。   夏令营让参与的双方学生皆受益,在培养美国学生们身体力行、珍惜感恩,并成为未来领袖和慈善家的同时,美国学生与凉山学生建立了一对一的支持计划,并帮助凉山学子支付生活费接受教育,同时也辅导他们的学业及心理健康。经过夏令营多年的努力,凉山地区受教育水平逐渐提高,当地女孩们的地位也有所改善,她们会讲汉语、会算账,有机会谋得好工作。与此同时,他们对艾滋病也越来越了解,认知也从此发生改变——疾病并不可怕,并通过他们教育身边的人。   需要帮助的凉山儿童实在太多,基金会现在资助了2个初、高中,4、5个小学,共232名学生,分布在昭觉、布托和美姑这中国十大最贫困县钟的三个。被资助的学生们在高中毕业后大部分可以考上专职院校,并回到当地帮助经济发展。我认为,慈善是盏灯,温暖别人照亮自己,我也希望与欢迎华人社区的参与,帮助凉山儿童重回校园。  

【百年华埠探秘30】19世纪阿波父子案 折射纽约底层社会(图)

  ■侨报记者 林菁   1859年3月8日,纽约仍是春寒料峭,一桩发生在曼哈顿下城的凶杀案惊动了全市,一个华人男子持刀捅死了其爱尔兰女房东,那时候纽约只有很少的华人,这个叫阿波的华人茶商英文流利,举止西化,娶了了爱尔兰太太,可能是纽约最有名气的华人,却一夜间成为杀人凶嫌,且竟然杀死的是一个白人,一下子触发众怒,上千人围在他家门口叫嚣着把他绞死。   阿波的英文名叫Quimpo Appo,因此这起谋杀案,英文报纸和历史书里都有不少有关他的记录,更具传奇色彩的是,阿波的混血儿子乔治·阿波(George Appo)后来也成为黑道上一个名气响当当的人物,历史学家Timothy Gilfoyle为他写了本传记,叫《扒手传奇》(A Pickpocket’s Tale),书中详细记载了阿波父子跌宕起伏的一生。 历史著作《扒手传奇》封面。   早期美国华人绝大部分来自广东台山,阿波却是宁波人,关于他如何来到美国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说他在中国犯了罪,逃到美国来,也有的说他在一艘美国远洋轮船上当厨师,到美国后留了下来。   阿波在加州淘金热潮开始之前就已经来到了美国,1847年他落脚于旧金山,从事茶叶生意。据其儿子讲述,阿波后来也加入淘金大潮,并且幸运地掘到金矿,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在暴力频发的矿场,钱财容易招惹横祸,有一次阿波和另一个华人睡在帐篷里,劫匪闯进来打劫,同伴遭击毙,阿波逃过一劫,一直从加州跑到东部康州,在康州定居下来,娶了个爱尔兰姑娘,于1856年国庆日生了个儿子,阿波很自豪地为儿子取名为“乔治·华盛顿·阿波”。   阿波在纽约市唐人街之外的地方开了间茶叶店,与他打交道的美国人都对他印象深刻,描述他长相好看,英文说得流利,人很精明,能说会道,且是一名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徒。   据说阿波很爱他妻子,但很不满意妻子酗酒,两人经常吵架,案发当天晚上8点半,阿波回到家又跟妻子吵起来,爱尔兰女房东和另外两个爱尔兰女房客过来劝架,据称阿波拿棍子打妻子,女房东过去劝架而跟阿波扭打起来,女房东抓起一把熨斗往阿波砸去,阿波被激怒了,拿起刀子刺回去,女房东当场毙命。   一个华人捅死一个爱尔兰人,这起凶杀案在全纽约引起轰动,上千民众怒气冲冲围堵阿波,要把他绞死,幸亏警察在场把人群驱散。阿波被控杀人罪,陪审团用了不到一小时就定他罪成,法官更是处以重罚,判他死刑。当时极少有人被判死刑,阿波立刻掉下眼泪。   不过,尽管作为华人势单力薄,仍有不少人同情阿波,并愿意上庭作证陈述命案发生的来龙去脉,希望阿波获得轻判。当时一个很有名的白人律师替阿波上诉,辩称阿波出于自卫和一时冲动酿成悲剧,请法官给予翻案。但上诉失败了,阿波难逃一死。但支持者的求情请愿为阿波争取到了州长的赦免,1860年州长赦他免死,改为服刑10年。   这起谋杀是阿波人生的转折点,他从监狱释放出来后,不断地卷入各种打架殴斗中,又进监狱坐牢,后来又送去精神病院,在那里走完他的余生。   两三岁的小阿波懵懵懂懂地看着父亲被关进牢里,从此似乎注定了他的一生也将像父亲一样崎岖不平。不久,小阿波的母亲死于一次事故,他被托付给亲戚照顾,住在贫民窟五点区,在父母缺席的环境中成长,小阿波没上学,小时候当报童,但很快就误入歧途,跟一帮不良少年偷东西,成为一个专业扒手,因为混血儿长相,他很容易辨认,这对他干的行当是不利因素。   据同时代人描述,乔治长得英俊,人非常聪明,也很遵守黑道的潜规则,平日他游手好闲,在鸦片馆抽烟,花到没钱了就去偷,混入人群中偷钱包,手法极为灵敏,因此常常得手,一次出动能偷到几百块钱,相当于一个工人的年薪。   他的娴熟技能获得黑社会大佬的赏识,他们请他加入假钱诈骗行当,小阿波凭着机巧圆滑的本事,常常让受骗者上钩,但在一次交易中出了问题,受骗者识破阴谋后朝小阿波开枪,小阿波因此瞎了一只眼睛。   最让小阿波出风头的是,美国国会议员对纽约警察腐败进行调查,让小阿波去作证讲述假钱欺诈,小阿波讲出了他所了解的内幕,在报纸上广为报道。   小阿波从年轻时便频繁进出监狱,他多次想自杀,但都未能如愿,放出监狱时他想改过自新,但每次都又回去做老本行,由于他在国会作证,招惹黑道的怨恨,因此日子很不好过,一生中很多时间被关在监牢里。他的父亲阿波也是监狱常客,有一次父子竟然在监狱里相遇。   小阿波在狱中学会了写字,他写了一篇传记,历史学家Timothy Gilfoyle以之为主线,撰写了小阿波的一生及其生活的社会环境、司法系统、黑社会,小阿波成为19世纪纽约底层社会一个缩影。   老阿波晚年死于精神病院,小阿波后来金盆洗手重新做人,70多岁时在纽约一家医院寿终正寝。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