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纽约市确诊破20万 公布第一阶段企业重启守则
  • 歧视亚裔 市府:扩宣导严打击
  • 天公不作美 SpaceX历史性载人飞船发射改期

纽约市确诊破20万 公布第一阶段企业重启守则

据纽约州长葛谟当天发布会公布的数字和州府公布的数字显示纽约州5月27日检测人数达到65245人,截止28日中午,纽约州已检测1876789人。截止28日中午,纽

GetCoveredNYC Feimanlaw
  • 疫情期间宅家怎样给自己剪头发?
在家无聊怎么"薅"免费网课的羊毛
纾困金开始发放 如何领取全攻略
在家抗疫也可抬头望月 周二将迎来超级"粉月"
图书馆闭馆期间 怎么借电子书?
新闻中心
文化休闲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75】韦德跃: 华裔麻醉师战疫记

韦德跃为共同抗疫的同事拍下照片留念。 韦德跃在一线抗疫。 韦德跃在一线抗疫。 韦德跃在一线抗疫。 韦德跃在一线抗疫。 市长白思豪日前到医院致谢医务人员。(图均韦德跃提供) 在抢救新冠肺炎病人中,大批麻醉师被推到抗疫最前沿,由于呼吸困难是病人最典型症状之一,重症病人需要插管、吸痰,而气管插管和呼吸机管理正是麻醉师最擅长的技能,他们与病人近距离接触,给病人安置人工呼吸机,帮助他们从死神手中夺回宝贵的生命。在这过程中,华裔麻醉师韦德跃亲眼目睹了病人与死神生死搏斗的难忘经历,请听他娓娓道来—— ■ 侨报记者 林菁 我这次在纽约市公立医院 Jacobi Trauma Center服务,该院门诊突然间有很多病人,我有个同学是麻醉师,说现在重症室ICU急需麻醉师,医院部门主管也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到医院工作,我答应去帮忙,注册成为灾难急需麻醉师。 上岗几分钟便开始抢救病人 我从4月1日开始上班。上午9点去人事处和保安处登记,10点就开始上班,过几分钟就参加抢救,做气管插管。当时那位病人的血氧降低到90以下,我有20年麻醉师经验,马上带着年轻医生给病人插管,他们操作,我在旁边指导。当时医院的防护用品(PPE)不够,我穿了三层的隔离衣,其他医生才穿一层防护衣,但是他们很勇敢,都冲到前线去,第一个病人一次插管便成功,第一天我们做了3个病人的插管。 那时候医院已有3个麻醉师感染病毒,人手紧缺,我同时在手术室和ICU,还要做插管,在三个部门之间跑来跑去。期间,每个ICU需要一个专业护士,但纽约本地人手不够,从全国各地招来上百个医生、护士,我的同事中有来自丹佛、佛洛里达、西雅图。4月初有一次连续3天我没回家,当时医生不够,我自愿留下来在医院值班。 同时为孕妇和新冠病人插管 我负责那么多地方,有时候忙不过来,有一次我值班,有个怀孕33周的孕妇感染了新冠病毒,为了保护母亲和胎儿的安全,医生给病人做保守治疗,但是第三天病人的血氧掉到90以下,必须紧急做剖腹产,我正在给病人插管的时候,ICU那边有个新冠病人需要插管,我赶紧换了衣服跑过去,留下另一个年轻医生照顾孕妇,当我回来时,婴儿已经生下,我们都感到很欣慰。 我们要经常给病人调药,病人很痛苦,动来动去,插管时很困难,有个病人吓得眼睛一动不动,全身僵硬,幸好治疗顺利,后来出院了。 还有一个病人插管前很紧张,用手机跟家人视频,病人与家人都在哭,有十多分钟时间的视频,好像在告别。他们讲西班牙语,但我们可以看出家人对我们有很大期望,我们安慰病人,过几天就能苏醒,就可以回家,病人终于安定下来。 在实战中启发小发明 在抢救病人过程中也遇到过挑战,有个病人肥胖,380多磅,脖子粗短,舌头大,这类病人比较难插管。我们3个麻醉师给病人插管,我为年轻麻醉师递东西、穿衣服、整理帽子,其中有个韩裔麻醉师刚毕业一年,很优秀,很快把管子插进去,但麻药用得不够,一个小时后病人醒了,自己把管子拔出来,咳嗽很严重,病毒到处散播,我们3个麻醉师马上冲过去,韩裔医生衣服还没穿好就要跑过去,我们重新给病人插管,但不容易,这次插管没成功,病人不幸死了。 我指导两个年轻医生插管,他们都做得很好,没发生失误。通常肥胖、口腔小、脖子粗、舌头大的人,插管比较困难。3年前我设计了一种导丝并申请了专利,它使插管操作起来更容易,我把我设计的导丝运用到两个病人的插管,结果都很成功。 麻醉师最大技能之一是插管,大部分全麻的病人要插管,急诊ER、ICU、内科、肺科,都需要插管。我们给病人插管后,需要注射麻药让病人睡着,这样病人才不会受不了。除了打镇静药点滴,还要打肌松药,这样病人更容易人工呼吸,如果没这两种药,人工呼吸机对病人来说非常难受。 插管病人死亡率大幅降低 刚开始80%使用呼吸机的新冠病人都死了,主要原因是那时候对病毒不了解,药物和护理跟不上,后来这些方面都有改善,很多使用呼吸机的病人都能活过来。 现在医院有两种治疗新冠病毒的药,一种是瑞德西韦,另一种是抗凝药。医生在抢救病人过程中发现,有些新冠病人肺里产生血栓(blood clot),于是很快补上抗凝药,比较常用的抗凝药是肺素,用了这两种药后,死亡率就下降。 另一方面,现在护理人员也跟上了。护理人员除了护士外,还需要呼吸治疗师帮新冠病人吸痰,刚开始呼吸治疗师人手不足,后来跟上了。在呼吸机操作方面,最初呼吸机给病人肺部造成压力,后来调整了指数,降低了对病人的损伤,也减少了死亡。 从5月起新冠病人明显减少 我在JACOBI医院工作了一个多月,5月20日我们的临时ICU开始没有了病人。我们医院设有3个临时ICU病房,另外加上原来的ICU病床,总共有大约120张ICU病床,从5月1日起病人明显减少,5月19日临时ICU只剩8个病人,后来都转移到固定ICU病房,现在只剩下大约25名ICU病人。 ICU病人病情都很严重,他们大多数年龄60-70多岁,肥胖,有糖尿病、高血压、肺病。 治疗新冠病人麻醉师大显身手 在医院抗疫期间,我感觉以前学了那么多东西,现在派上用场了,我平时很爱读书、工作、收集很多技术,我想现在是我们麻醉师大显身手的时候了。麻醉师最擅长的技能是气管插管和呼吸机管理,这也正是治疗新冠病人所需要的。 纽约这20年来都缺乏麻醉师,所有医院都在登广告找麻醉师,麻醉师不愁找不到工作。一方面医院在扩大手术室和科室,例如心导管科室,都需要麻醉师,但另一方面麻醉师训练基地越来越小。 去JACOBI医院之前,从2月初起我在另外两家医院处理过新冠病人,积累了不少经验。所以对我来说压力不大,我懂得自我保护,穿防护衣很标准,我的镇定和放松也影响了身边其他麻醉师。 美国医生不戴口罩很普遍 这次抗疫最大体会之一是,美国医生和医务人员都不是很重视这个病毒,粗心大意,不戴口罩很普遍,这就很容易感染,纽约有家医院25%的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可能因为防护观念不同,他们可能也觉得自己身体健康,感染了也没问题,有个医生刚开始还在笑我,不到一个星期那位医生自己感染了,看到我有点不好意思。在工作中我也深深体会到,美国的医生护士工作非常努力积极,是很好的团队。 新冠病毒传染性很强,轻重取决于个人身体状况,很多医护人员即便感染了,也几乎都是轻微的,这个病毒对年龄大的人有威胁,对年轻人威胁不大。纽约可以谨慎地逐步解封,但不可能做到群体免疫,因为有很多高危人群,他们做不到免疫,感染了就会死,代价太大。 后记: 韦德跃医生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在广西医科大学读泌尿科研究生,在中国是外科医生。后来到波士顿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医学院做博士后研究,在纽约州立大学布碌仑分校做4年的麻醉科训练,即麻醉科住院医生,留校教书两年。目前在纽约数家医院做兼职麻醉师。 随着新冠病人减少,韦德跃医生在JACOBI的抗疫即将告一段落,部门主管想聘他做全职,他婉拒了,因为想有更多的时间自己做研究。他写过一本《麻醉使用手册》,还在申请一项发明专利。 几年前他发明一种气管插管术的医疗器件,在抗疫期间做气管插管的次数多了,他便进一步改进这个医疗器件,目前正在申请更新型的气管插管器械专利。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